第九百八十八章 旭日王(1 / 2)

旭日王城,雄威如岳的巨大城池,王者坐鎮,亙古長存,無人敢犯。

夜空下,一隊十余人的鐵騎趁著夜色朝著王城方向疾馳而去,隆隆之聲,震耳欲聾。

疾如風、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動如山,旭日王騎,威名遠播,聞著驚懼,見者膽寒。

千百年來,旭日王騎極少出城,然而,一旦出兵,寸草不留。

黑夜冷寂,鐵騎奔騰,揚起十里沙塵,轉眼之后,消失黑夜之中。

后方,五道身影疾馳而過,臉上盡是憤怒和仇恨,沖出沙塵,如若瘋狂一般追逐著旭日城十數王騎。

突然,王騎之首,一位身著重鎧,面覆黑甲的男子抬手,下令停下。

十二王騎領命,全部勒住戰馬,停止不前。

王騎首領回望,看著后方不斷靠近的五道身影,目光中殺機閃過。

“殺!”

不容分說,王騎之首一聲令下,后方,十二王騎原路返回,朝著五人趕去。

彎刀出鞘,月下寒意四射,揚起的沙塵中,十二王騎迎上五人,刀過封喉,殺機逼人。

剎那間的風起,鮮血飛濺,三人尚未來得及還手,便被彎刀奪取生命,永遠埋骨。

中年男子雙眼欲裂,弓箭射出,欲要為眾人報仇。

然而,旭日王騎的重鎧,刀劍難傷,箭鏃飛來,只聞一聲鏗然劇震,火花中,箭鏃偏離,難以傷及王騎分毫。

彎刀再過,鮮血紛飛,封喉冷光,帶出一瀑燦爛血花,只是轉眼的工夫,五人中的四人,已經身首異處。

最后的年輕人,看著這震撼的一幕,身子僵住,眸子的憤怒漸漸化為恐懼,想要逃,雙腿卻已不聽使喚。

王騎之首,身跨戰馬,手持彎刀上前,刀鋒斬下,斬草除根。

就在這一刻,遠方,一道劍光破空而至,鏗然一聲,擋下彎刀鋒芒。

十二旭日王騎神色同時一凝,目光望向劍光所來方向,但見夜色下,一位身著暗紅劍裝的行者邁步走來,平靜的臉上淡有不忍,轉眼之后,已至戰局之中。

“各位施主,生命可貴,還望各位能高抬貴手。”行者看著王騎之首,開口道。

“沙羅行者”

看到來人裝束,王騎之首的男子神色凝下,此人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人族,何時也敢管起百族之事,沙羅行者,吾旭日王城之事,還輪不到你來插手!”十二旭日王騎中,一人開口,冷聲道。

“上天有好生之德,旭日王城,不該如此殘忍行事。”沙羅行者輕聲嘆道。

王騎之首,鐵甲面具下,男子眸中閃過忌憚之色,此人的實力遠在他們之上,麻煩了。

情況生變,男子不再猶豫,手中一枚玉簡出現,旋即怦然捏碎。

這一刻,旭日王城內,沒有黑夜的極晝世界,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傳到西院。

“王騎任務受阻,你前去接應。”

西院中,正在觀看幾位侍女踢繡球的年輕人聽到來自王殿的傳音,臉上露出無奈之色,他這父王當真就不能讓他清閑一會兒。

“各位姐姐先自己玩,我出去辦一點事。”

旭堯起身,面帶笑容地說了一句,轉身拿過石桌上的古劍,轉身朝著西院之外走去。

旭日王城三百里,旭日王騎、沙羅行者對峙,彎刀刺目,王城任務,不容阻礙。

眾人遠方,素衣的身影出現,十里之外停下腳步,沒有上前。

平靜而又淡漠的雙眼,絲毫沒有因為前方的殺戮而有任何變化,在這異境之中,他只是一個過客,異族之間的恩怨,他不會管,也不想管。

王城外,行者、王騎各自不退,僵持之間,王城方向,一道年輕的身影邁步走來,手中古劍,劍氣內斂,不現鋒芒。

數個呼吸后,年輕的身影走出戰局,速度之快,讓人心驚。

“少主!”

看到來人,十三位旭日王騎齊齊行禮,恭敬道。

“回去復命吧,這里交給我。”

旭堯淡淡說了一句,道。

“是”

十三王騎恭敬領命,勒過戰馬,疾速朝著王城趕去。

王騎離去,戰局中,唯剩三人,沙羅行者目光看著眼前旭日王城少主,揮手將身后年輕人送了出去。

“父王的命令是斬草除根,你,護不下他。”旭堯平靜道。

福建22选5开奖 云南快乐10分计划 吉林体彩11选5走势图 河北11选5走势结果 历年上证指数图 中国福利彩票快3开奖 幸运飞艇倾家荡产 四肖中特期期准 股票行情上证指数 多赢彩票秒速赛车 49829原创5尾中特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 中国福利彩票手机购买 玩秒速赛车正规平台 香港最准单双 广西快3遗漏统计值 福彩陕西快乐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