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一章 混沌(1 / 2)

第九峰后山,密林之中,混沌出現,身后惡相猙獰恐怖,震撼人心。

音兒看到來者,神色一震,二話不說,轉身就跑。

男子邁步,一步一沉,月光下,混沌惡相雙眸陰森徹骨,宛如最貪婪的野獸,擇人而噬。

諸峰之上,方才觀過一場惡戰的墨門四子心神久久未復,誰都沒有注意到第九峰發生的異變。

寄語峰,墨主回歸道臺,這一刻,目光看向第九峰,蒼老的眸中閃過一抹光芒。

與此同時,昏暗的空間,黑衣踽踽獨行,周圍森寂陰冷的世界,讓人不禁渾身發寒。

舉目望去,四周空無一物,寂靜異常,聽不到絲毫動靜。

寧辰放開神識,一邊前行,一邊注意著周圍的變化。

奇異的時空,看似奇特,不過,對于寧辰而言,并算不陌生,甚至說,十分熟悉。

混沌,鳳凰,饕餮……腹中介子,世家最頂級的一些神獸所擁有的天賦本能,其中以饕餮和混沌最為擅長,吞噬萬物,盡化己身。

一直前行,不見盡頭,唯有無邊的沉寂,困鎖來人。

再走數步,忽見天際降下大雨,落地生霧,呲呲的腐蝕聲不絕于耳。

寧辰定神,紅色劍光極轉而出,縱橫交錯,擋下毒雨。

雨水中,黑衣周身氣息涌動,神識不斷向四周擴展。

毒雨越下越急,朦朧了雙眼,湮沒了黑衣。

驀然,寧辰停步,看著一邊,眸子瞇起。

大雨中,遠方,一座山谷隱約可見,相隔甚遠,都可看到山體上那被腐蝕的可怕痕跡。

沒有猶豫,寧辰身影掠出,直直朝著山谷趕去。

轟隆一聲,這一刻,天際雷霆大作,亂了沉吟。

山谷中,尸骨遍野,山上巨石擋下了雨水,許多尸骨還未完全被腐蝕。

眼前,所有的尸骨都集中在崖壁下、巨石下,似乎生前便被吞噬,擠在崖下躲避毒雨。

隆隆震動聲響起,山谷上,一處崖壁再難承雨水侵蝕,從天而降,砰然砸落大地之上。

頃刻間,雨水湮沒白骨,幾個呼吸的工夫,大片尸骨被腐蝕的干干凈凈。

轟隆,又是一聲巨響,一塊巨石砸落,更多的白骨暴露毒雨下,不多時,消失雨幕中。

驚人的景象,處處可見,不知多少生靈葬身混沌腹中,這一刻,湮沒雨中。

經年被毒雨腐蝕的懸崖峭壁,不時墜落,大地隆隆,震動不已。

不知過了多久,大雨漸漸停下,寧辰周身,一道道縱橫盤繞的劍光散去,重新斂入體內。

山谷幽深,看不到盡頭,寧辰邁步走去,一雙深邃的眸子左右觀望,他總感覺有些不對勁,卻又說不出為什么。

很顯然,這個介子世界所有的東西都已被毒雨腐蝕,唯一還存在的便是這座搖搖欲墜的山谷。

但,為何混沌腹中會有這么一座巨大的山谷,若是想要吞噬生靈增強力量,選擇人類的城池不是更加合適。

又走了許久,一座山壁上,雨水淋不到的地方,血跡出現,沁入崖壁,在歲月的流逝下,已變成深褐色。

寧辰眸子微瞇,武者之血。

以斷崖被腐蝕的程度來看,此地存世至少也有上百年,普通凡人和生靈的血,早就徹底灰化,連痕跡都不可能留下。

看到武者的血,寧辰心中疑云更加凝重,沿著血跡,一步步向前,尋找著那被掩蓋歲月中的真實。

前路上,血跡越來越多,顯然武者的傷勢越來越重,大灘的血污沁入崖壁,徒訴凄涼。

終于,一處凹入的崖壁下,幾個血跡斑斑的字出現,清晰刺目。

“我要死了,怎么辦,我還有一個不滿八歲的妹妹啊”

“我不能死啊,誰來救救我”

百年前凄涼的一幕,不斷咳血的年輕武者以鮮血在崖壁上一遍又一遍刻下血字,希望有人看到,可以救他一命。

血字中的絕望與無助,如此清晰,對于幼妹的牽掛,讓年輕武者苦苦撐持,不肯放棄。

前方,血跡斑駁的崖壁,帶血的手掌印,隱約可見,年輕武者前行,三步一咳血,扶著崖壁,掙扎前行。

“誰來救救我”

聲聲訴求,聲聲凄涼,年輕的武者,不斷咳血,每多走一步,便離黃泉更近一步。

寧辰看著崖壁上的血跡,雙眸越發深邃,百年之前,到底發生了什么,血字的主人,又是誰?

混沌吞下整個山谷,便是因為此人嗎?還有另有其他的隱情。

“我不能死”

山谷盡頭,最后的血跡落盡,無助的凄涼,即便再有牽掛,卻依然改變不了死亡的降臨。

福建22选5开奖 股票最少多少钱可以开户 甘肃快三和值跨度图 大乐透玩法中奖规则图 福彩3d天中图库 河南11选五购买 11选5傻瓜打法 福彩快三官方下载 大富翁app下载安装 st股票有哪些 快三吉林快三开奖直播 七乐彩中奖规则 股票指数怎么计算 玩真钱的麻将叫什么 河南体彩11选5开奖公告 股票融资费率·杨方配资开户 广西十一选五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