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靈牌(1 / 2)

第九峰上,四子離去,離開時的傷感,非是虛偽,或是同門逝去的悲哀,又或許是對自己命運的無力。

血染的劍盒中,白虹沁血,隱隱低鳴,劍中悲音,讓人不自覺感受到森森冷意。

“音兒”寧辰看向不遠處正在練劍的小丫頭,輕聲道。

“有事嗎?”。音兒小跑過來,問道。

“能感受到這口劍的聲息嗎?”。寧辰問道。

音兒聞言,上前,伸手觸過白虹劍身,努力感受劍中聲息。

許久后,音兒起身,面露愧色,道,“我只聽到劍中有悲音,其他聽不清楚”

“沒事”

寧辰輕輕揉了揉小女孩的頭發,語氣平和道,“你修煉之日尚短,能察覺到這些已經很厲害,繼續去練劍吧”

“恩”

峰前,寧辰揮手收起沁血的白虹劍,目光看向遠方的寄語峰,黑暗深邃的眸子閃過點點光芒。

凌云離開前,似乎便已經知道自己的命運,為何好要離去。

齊桓和綾羅真很顯然知道些什么,為何始終不肯說出?

墨門中究竟還隱藏著多少不為人知的隱秘,墨主,在這之間又扮演了什么樣的角色。

諸多疑問,宛如迷霧纏繞心中,寧辰想了許久,想不到答案,收回目光,腳步一踏,縱身掠向第三峰。

數息后,第三峰上,黑衣顯化,邁步走向峰上的竹屋。

木門打開,入眼,房間中只有一張床和一副桌椅,簡單素樸,別無他物。

寧辰看了片刻,轉過目光,看向峰上其他地方。

峰上,平靜安和,除了一片藥田,其他地方看上去毫無異常之處。

藥田?

寧辰眉頭突然一皺,邁步走了過去。

不足十丈見寬的藥田,一株株大藥生長其中,藥香撲鼻,傳遍十里。

第三峰之主善種藥,這并不是秘密,百株大藥,每一株都是珍品,價值連城。

凡間皇室權貴來墨山第三峰求藥已不下十次,然而,一向待人和善的凌云,在此事上卻是一次也不曾答應過。

寧辰看著眼前的百株大藥,一刻,兩刻……整整一個時辰,目光再不曾移開。

一個時辰后,寧辰目光看向先前與凌云教劍之處,眸中閃過點點光華。

輕輕一踏步,身影極速閃動,奇異步伐,絲毫不差,行走在百株大藥間,重現當日一戰凌云走過的每一步。

最后一步踏出,虛空搖動,黑衣身影悄然消失不見。

陌生的靜寂空間,寧辰走出,眼前,一座石室佇立前方,陰氣繚繞,森森刺骨。

寧辰走上前,揮手打開石門,隆隆震動中,入眼,驚人的一幕,前方桌案上,一塊塊靈牌陳列,一個個陌生的名字,除了兩個,其他都聞所未聞。

靈位最后,一塊靈牌赫然刻有凌云二字,又一次見到自已為自己立靈位,震撼人心。

倒數第二的位置,華陽兩字,清晰刺目,與當初在第九峰后山遇到的墓碑顯然是同一人。

六個牌位,六個名字,清晰印在寧辰心中,如此沉重。

第一峰,第二峰,第三峰,第四峰,第九峰?

寧辰思緒不斷轉動,假如這些人都是曾經的諸峰之主,那么多出來的這一人是誰?

紫川,陌生的名字,從未聽齊桓等人提起過。

難以想通,寧辰收斂心思,邁步走出石室。

藥田中,虛空閃動,寧辰走出,旋即身影閃過,縱身朝著另一峰掠去。

寄語峰道臺,墨主睜開雙眼,看著離開第三峰的第九子,蒼老的眸子一片深邃,看不到任何波瀾。

第八峰,綾羅真站在峰崖上,一頭銀色長發隨風飄舞,雙眸遠眺,傷感難掩。

就在這時,黑衣走出,看著崖前的女子,開口道,“八師姐”

綾羅真回首,看著出現身后的年輕身影,輕聲道,“何事?”

“綠蘿是誰?”寧辰直接問道。

綾羅真聞言,身子一震,眸子閃過難以置信之色,道,“你怎么知道這個名字?”

“八師姐先不要問我怎么知道的,可否告知,此人是誰?”寧辰眸子微瞇,道。

“曾經的第四峰之主”綾羅真語氣沉重道。

“月竹呢”寧辰再次問道。

“第二峰之主”綾羅真應道。

“項淵”

“第一峰之主”

“華陽”

“第九峰之主”

福建22选5开奖 湖北体彩11选5近50期查询 排三复式投注玩法 哪里理财赚钱 山西体彩十一迭五走势 浙江11选5奖金对照表 体彩天津十一选五预测 牛的对应数字 四川快乐12中奖奖金 吉林11选5遗漏 什么麻将能用真钱玩 股票分析报告怎么写 时时彩平台哪个靠谱 福建快3开奖结果昨天 双色球红球7个算法公式 聚众赌博行政拘留多少天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002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