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三章 十日之約(1 / 2)

故人相見,已然物是人非,曾經生死相向,如今再見之時,卻只剩感慨,昔日恩怨早已隨著逝去的時光一同煙消云散,再也沒有任何意義。

二十年過去,心性蛻變的劍流影,也踏上了先天之路,雖然距離劍二和往日的劍一尚有一段差距,但是,已經超越過去的自己太多。

“你為何會來此”劍流影不解道。

“確定一些事情,神州的四座神塔中,有我想要的答案”寧辰回答道。

劍流影點頭,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多問,轉換話題道,“十年前,小師妹去其他四域找你,你們見面了嗎?”

寧辰聞言,眸子瞇起,緩緩道,“沒有”

離開這么多年,他從未聽過暮成雪的消息,一直都以為她留在了神州。

劍流影輕聲一嘆,看來,他們又錯過了。

“知命侯,珍惜眼前人,你們已經錯過了太多,再不珍惜,便真的陌路了”劍流影正色勸告道。

“多謝提醒,知命會謹記在心”寧辰平靜道。

看著前者的神色,劍流影心中感慨萬分,經過這么多事情,兩人真的已越走越遠了嗎?

“劍三,若劍二回來,幫我轉告他一件事?”寧辰想了想,開口道。

“哦?何事”劍流影訝異道。

“我們之間的約戰,若三個月內我沒有赴約,便說明我已無法前來,讓他不要等了”寧辰囑咐道。

劍流影眉頭皺起,點了點頭,應下前者的囑托。

月正當中時,劍流影從神塔離去,回歸荒城,時隔二十年的故人相逢,簡單而又平淡。

不多時,寧辰亦出了神塔,帶著音兒北上而去。

“寧辰,我困”音兒沒有精神道。

“背著?”寧辰問道。

“嗯”音兒點頭道。

寧辰蹲下身子將小丫頭背起,繼續趕路。

音兒伏在前者背上,雙臂抱緊,很快安心睡去。

寧辰眸子感嘆,這些日子以來,最辛苦的便是這丫頭,總是跟著他東奔西走,一直沒有好好休息過。

夜下,北行的紅衣,一閃即逝,極快的速度,快的讓人難以看清。

北蒙王庭,王宮東方,泠水上游,最后一座四方神塔前,寧辰現身,邁步走入其中。

寒冰神塔,二十年過去,周圍依舊寸草不生,四方神塔的建立,強行汲取天地本源,給神州大地造成了難以想象的災難。

寧辰站在塔內,看著神塔的構造,伸手觸過,一絲絲寒氣清晰可查,時隔二十年,依然沒有完全散盡。

就在這時,一個白嫩的小手伸出,也學著觸碰塔身。

寧辰見狀,伸手打掉了小丫頭的手,輕聲斥道,“不要調皮,這些寒氣可能會有危險”

“哦”

音兒收回手,趴在前者背上,好奇地打量著神塔,這一座塔,是四座踏中最完整的一座,看起來真是壯觀。

小丫頭沒有說下來,寧辰也由得她,仔細觀察著每一處符文,然后在心中加以驗證。

“這些蝌蚪文長的都一樣,有差別嗎?”音兒看的頭暈眼花,不解道。

“嗯”寧辰點頭道。

“我為什么看不出來?”音兒噘嘴道。

“那是你笨”寧辰隨口應道。

“你才笨”音兒不滿道。

“耐下心看,其實每一處符文都有微小的差別,并非完全一樣”寧辰輕聲提醒道。

聽過前者的話,音兒抬頭看著塔身上的符文,認真比較下,終于發現了一點點不一樣。

“這么復雜,記得住嗎?”音兒揉了揉酸疼的眼睛,問道。

“還行”寧辰應道。

“真厲害”音兒眸中盡是羨慕之色,道。

“我以后教你”寧辰輕聲道。

“好”音兒乖巧應道。

月落日升,晨曦初照之時,寧辰看完塔中所有的符文,直接出塔去。

遠方,北蒙的王都依稀可見,座落在沙漠中的奇跡之城,晨曦下,如此美麗。

只是看了一眼,寧辰便邁步離去,沒有停留半刻。

中州,天恒城,地火神爐中聽天闕沉浮,離鑄成的日子越來越近,不遠處,牧長歌靜立,看著北方,眸子古波無驚。

知命侯,時間不多了,你的答案呢?

西佛故土,奔波而回的寧辰,再次回到昔日妖佛和紫天宮出手拉回神州時所在的齊天峰,看著陷落數十丈的奇鋒,一站便是數日。

“魔,還是想不通嗎?”四十九人齊聲道。

寧辰點頭,即便有四方神塔相助,相隔一界拉回東域都是一件不可思議之事,他想不明白,以妖佛和紫天宮的力量,是怎樣做到的。

福建22选5开奖 私募基金配资模式 网赌的钱要回来的方法 助赢时时彩软件手机版 股票融资公司 彩票走势图怎么看能懂 安徽11选5历史开奖结果 股票融资买入额什么意思 极速赛车全天计划网址 广西11选五今天的前三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今天的 上海时时乐开奖时间 中鼎股份股票行情-和讯网 广东快乐10分规则 排列三开奖走势图 中石化股票融资的成功 二分时时彩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