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百年光陰(1 / 2)

天音閣后,陌生空間,四散的天音道磨沉浮虛空,鐵索搖曳,暮成雪一身氣息凌亂四溢,青絲舞動,如妖似魔。

此時,空間卷動,兩道身影出現,為首天音閣主看著周圍散離的音磨,神色一凝,翻掌凝元,牽引音磨回歸原位。

“太上噬心”

舞清影注意到前方氣息凌亂的暮成雪,手一揮,六業琴現,琴弦撥動,仙音渺渺,穩定后者傷勢。

誰知,仙音入體的剎那,暮成雪周身,異光越發強勢,噬心之力,蔓延更加迅速。

“怎會!”

舞清影臉色一變,震驚道。

危機一瞬,女尊現身,一步上前,真元匯聚,源源不斷貫入暮成雪體內。

太上忘情首先驚世駭俗的力量,竟是與至尊之力不斷抗衡,一時間,難以盡數壓下。

許久,女尊收手,臉色不是特別好看,東域神州這些人,是不是都瘋了,體內的力量早就超出自己身體的承受界限,知命侯和夏子衣是這樣,現在又多了一個暮成雪。

當初祁周山脈瀆神一戰,她并沒有親眼見到,只知道是知命侯以生之卷禁招破掉了冥王七絕神體的雙氣海,一戰之后,知命功體盡廢,夏子衣入魔加快,如今看來,這一戰的代價還遠不至此。

“女尊認識此女”天音閣主開口,淡淡道。

“認識,不過是第一次見面”女尊應道。

兩人說話間,暮成雪緩緩睜開雙眼,目光穿過女常,直接看向了后方沉浮的素衣身影。

“暮成雪,你為何會在此”女尊凝聲問道。

聽到詢問,暮成雪目光移過,看著眼前似真似幻的人間至尊,沒有回答,而是出聲道,“他怎么了?”

“壽元盡了”女尊輕嘆道。

“他應該還有三十年壽元,怎會這么快耗完”暮成雪眸中閃過冷意,道。

“一言難盡,吾來此,就是為了請天音閣主替他續命,你為何會在此”女尊再次問道。

“與尊者目的一樣”

說完,暮成雪看向一旁的天音閣主,開口道,“閣主,我已答應你推動音磨,現在,該是閣主兌現承諾的時候了”

“如你所愿”

天音閣主頷首,揮手間,天地響道聲,音磨自主轉動,大道之音從天而下,洗練知命干涸之身。

人間百年,轉眼即逝,昔日,為修禁招,知命向上天強借百年根基,一生壽元,幾乎耗盡,今日道音洗練,漸行恢復。

白發轉黑,壽元歸體,知命還復生機,百年光陰,重塑凡身。

許久之后,天音閣主收手,眉色間閃過一抹疲憊,道,“吾已為他奪回百年壽元,暮成雪,你的要求吾已做到,算上今日震散音磨之罰,今后的百年,你哪也不能去了”

“多謝閣主”

暮成雪點頭,神色間沒有太多變化,躬身一禮,輕聲道。

“珍惜你最后的一點自由時間,清影,我們先離開”

話聲落,天音閣主帶著身邊的舞清影離去,將空間留給了三人。

“尊者,現在可以說原因了”暮成雪開口道。

女尊點頭,將當初的交易詳細的說了一遍。

“是吾太心急了,以長陵禁陣加快了時間流速,本想助他快速修回生之卷,不曾想讓他的壽元加倍流失,功體剝離后,便一直昏迷不醒”女尊面露歉意,道。

“鳳身知道此事嗎?”。暮成雪問道。

“不知,鳳身一直在尋找復生鬼女之法,已很久沒有消息”女尊簡單回答了一句,卻沒有將鳳身入魔輪海的事說出,本體未出事,說明鳳身還活著,說出來,也只是讓此女擔心。

“我問過天音閣主,起死回生,她也做不到,鬼女之事,我幫不了他”暮成雪輕聲道。

“為了他,犧牲至此,值得嗎?”。女尊看著眼前女子,認真問道。

“沒有值與不值”暮成雪應道。

“依照剛才你體內的太上忘情功體來看,你的記憶應該還沒有恢復,吾很想知道,當初你為何會選這條路”女尊不解問道。

“荒城需要一位先天”暮成雪沉默,片刻后,回答道。

那是神州最亂的時刻,也是荒城最艱難的歲月,大夏春秋鼎盛,凡聆月君臨天下,永夜虎視眈眈,唯有荒城,沒有先天威懾,她的叔叔,更多的是為劍而存在,不會理會太多人間之事,她沒有選擇,必須盡快邁入先天。

“后悔嗎?”。女尊問道。

“不悔”暮成雪搖頭,應道。

福建22选5开奖 看河北十一选五一定牛 哪家机构股票推荐准确 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 江西快3开奖 安徽快三人工计划 北京pk10怎么研究走势 免费试用时时彩平台 北京期货配资 贵州快3投注技巧 广西快3中奖查询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88期 排列五技巧口诀 佳永配资-安全放心的股票配资公司【官网】 江西十一选五是不是骗局 幸运赛车开奖历史走势图 云南快乐10分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