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巔峰(1 / 2)

下一頁

幽州城,城主府前堂,一位藍白衣衫的中年男子靜坐,身后站著一位黑衣的少女,年齡看上去比青洺也大不了幾歲,不過,一身若隱若現的威壓,卻是勝過寧辰眼中的笨蛋少年不知多少倍。

天府星天相,蕭別離,文武冠冕,也是天相皇朝能成抗衡其他大教的憑仗。

這樣的大人物,即便皇室都不敢輕易招惹,今日親臨城主府,著實讓整個城主府都緊張起來。

蕭別離手中第一杯茶還沒有喝完,城主府后堂,一位錦衣男子走了出來,看著堂中的兩人,上前一步,恭敬行禮道,“幽州城城主,任百修參見天相大人”

“起來吧”座上,蕭別離開口,平靜道。

“謝天相大人”任百修恭敬道。

“此次陛下派本相來,是為了調查朱雀神藏之事,幽州城是距離朱雀神藏出現時最近的地方,可有什么特別的消息”蕭別離將手中茶杯放下,詢問道。

“啟稟天相大人……”

任百修將當日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和幽州城中大部分人知曉的情況一樣,有人在太玄宮和天都山手中放走了朱雀,只是,出手之人的身份,確實無人可知。

在天相皇朝,甚至整個天府星,擅箭的強者都是不多,尤其真正成氣候者,更是少之又少。

蕭別離一邊聽著前者的敘述,一邊靜靜思考,陌生的強者,會是誰呢?

天府星上,擅箭之人他都知曉,以這幾位的身份不可能為了一個莫須有的神藏不遠萬里前來幽州城,這些年出世的神藏太多,真真假假,誰都無法辨認。

不過,在這附近的大教中,似乎又沒有擅箭的強者,此事倒是奇了。

思考片刻,蕭別離不愿再浪費時間多想,回過神,看著眼前幽州城主,開口道,“問你一個人,一位紅衣的年輕人,長相清秀,看上去二十多歲,武道修為在先天之上,這個人在幽州城應該并不難找,找到后,不要驚動,直接派人通知本相”

聽到天相描述之人,任百修心頭猛然一跳,白先生?

天相大人為何要找白先生,難道,白先生有什么事得罪了天相大人不成?

“任城主”

就在任百修失神之時,突然一道平靜聲音傳來,穿透身體,直達心中。

任百修一個激靈,看著眼前天相,趕忙跪了下來。

“任城主,本相所說之人,你認識?”蕭別離淡淡道。

“啟稟天相大人”

任百修壓下心中的悸動,道,“府中新來了一位白先生,和天相大人所言之人有幾分相似,不過,白先生是從南邊而來,而且剛到幽州城不久,應該不會是大人要找之人”

“哦?”

蕭別離聞言,眸子瞇起,道,“帶本相過去認識一下”

“是”

任百修猶恭敬應下。

城主府后院,巨石之前,青洺練劍,一劍一劍,在洞穿的劍痕周圍,崩出點點火花。

寸余的劍痕,只能容納一劍,青洺練了不知多久,卻是一次都沒有刺準過。

“先生”

青洺回過頭,眼中盡是委屈,他這么練下去,何時才能刺得中。

“累了?”

看到少年停下,寧辰并沒有出聲責怪,開口道。

“恩”青洺點了點頭,道。

“還能堅持嗎?”寧辰平靜問道。

青洺想了想,再次點了點頭。

“那便再堅持一會”寧辰輕聲道。

青洺聞言,稚嫩的小臉一苦,不得已又轉過身,忍下手臂的酸痛感,繼續一劍一劍練習。

后院之外,蕭別離停下腳步,看著院中的紅衣年輕人,又看了看巨石前練劍的少年,沒有上前,而是選擇了等待。

任百修見狀,眸中閃過疑問,難道白先生真的不是天相大人所尋之人?

“天相,你要找就在里面,為何不進去”一旁,黑衣少女開口道。

“不急,稍等”蕭別離應道。

“為何?”少女不解,問道。

“傳承,不應該被任何事情打擾”蕭別離平靜道。

院中,寧辰也看到院外的天相,不過,在教導青洺的關口,也沒有理會外面的事。

又過了一刻鐘,青洺又停了下來,胳膊疼的已快抬不起來,扭過頭,看著不遠處的先生,為何,他還是刺不中?

“還能堅持嗎?快了,也許,再練一刻鐘,就能刺中了”寧辰輕聲道。

“好”

青洺咬著牙點了點頭,又一次開始練習。

又一刻鐘后……

“再堅持一下,快了……”

兩刻鐘后……

“最后一刻鐘……”

三刻鐘后……

“鏗”

練了不知多少劍,青洺手臂甚至已快沒有了知覺,只知道條件反射的出劍,再出劍,就在所有的人屏氣凝神的關注中,鏗然一聲輕響,如此清晰,劍入劍痕的聲音,傳進了院內院外每一個人心中。

福建22选5开奖 快三app正规平台 幸运赛车三分钟开奖结果 青海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2020生肖号码波色表图 秒速赛车走势图如何看 甘肃快3开奖号统计 安徽十一选五任五走势图 pc蛋蛋幸运28辅助 今天湖北快三综合走势图 全球指数行情行情中心 云南时时彩走势 赚钱小项目学生 炒股配资软件 江苏11选五专家推荐号码 赚钱小项目学生 体彩青海十一选五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