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桃樹(1 / 2)

北御城,趙家上空,牽動四域的人間至尊大戰,越趨激烈。∈↗,

鮮血在天際灑落,四尊各自負傷,戰至白熱,殺意難掩,招式間,傷勢互換。

魔蝶雙袖纏雙刀,水袖交織,宛如蝴蝶起舞,美麗的讓人心醉。

只是,身在戰中的三尊,卻無心欣賞,面色凝重,全神應對水袖殺機。

道劍撼葬花,太白府主退半步,拂塵一揚,湃然一掌,浩蕩而出。

魔蝶有感,右手握,葬花回,一刀撼雄掌,轟然一聲,鮮血濺落,難盡化余波的纖手上,朱紅染刀身。

“蝶舞,霜凌”

魔蝶如若不覺,刀鋒一轉,強硬回招,但見漫天風浪激蕩,血色的霜華憑空而現,虛空生花,化葬天之刀,極盡爆發,湮沒九天。

太白府主神色一凝,掌元催動,道劍匯流,全力一擋。

砰然劇震,天地失衡,余波如驚濤駭浪般擴散而出,戰中四尊體內血氣全都翻滾起來,連退數步。

“荼黎無疆,三業滅生”

眼見局勢始終難以占優,黑霧之內,荼黎尊眸光冷下,掌元凝異毒,砰然拍出。

魔蝶揮刀擋招,但聞一聲巨響,異毒順著刀身蔓延,蝴蝶之身,明顯一滯。

“三業毒!”

魔蝶勉強穩住身形,眼中閃過憤怒,腳步一踏,欺身上前,淪亡刀光,攜無盡殺機斬下。

荼黎尊翻掌擋刀,卻感一股難擋的巨力傳來,砰然一聲,飛出數丈。

然而,魔蝶怒意未盡,身影一閃,再度欺身而上,葬花揮斬,殺光肆天。

季秋雨,太白府主神色微變,迅速上前,出手相助。

只是,刀光落勢,已不可阻擋,魔蝶左手水袖暫阻敵,右手葬花開黃泉。

荼黎尊倉促擋招,但見葬花落下,一條殘臂飛起,劃過前者胸膛,鮮血噴涌漫天。

“呃”

一身重創,朱紅染衣,荼黎尊再退數步,踉蹌嘔紅。

同一時間,季秋雨,太白府主援招已至,掌力,劍鋒逼命,颯颯耀目。

魔蝶提元當雙招,突感真氣一滯,凝元不順,招出已弱三分。

下一刻,掌、劍、刀極端交鋒,蝴蝶退出數步,嘴中溢紅。

“花中蝶,愚蠢的掙扎毫無用途,放下手中之刀,或許,吾等還能留你一命”季秋雨冷哼一聲,道。

“癡人說夢”

魔蝶擦掉嘴邊血跡,一步踏出,強提最后極元,經脈逆沖,恐怖威壓蕩開,準備生死一搏。

季秋雨,太白府主見狀,神色凝下,要拼命了。

戰斗終聲來臨,三人修為皆提至一生最頂峰,三色光華耀動天地,驚顫千里。

“蝶舞,春秋”

雙刀輪轉,春秋一闕,最后的真元貫入手中,頃刻間,四野殺氣激蕩,紅色血濤澎湃而出,雙虹化入,斬向雙尊。

終招前,太白府主道劍轉鋒,浩元流轉,天地靈氣加持,太白絕學,再現人間。

“紅塵道清一絕鋒”

道劍撼血濤,九天風云墜,凜身的血濤,湮沒道劍光芒,太白府主嘴角染紅,震飛十數步。

另一邊,季秋雨同樣難擋最后的毀滅極威,數丈連退,血落如雨。

“呃”

終招落盡,魔蝶身影猛然一個踉蹌,三業殺毒,爆心而出,失去極元護體的刀中神,危在旦夕了。

“花中蝶,你完了”

季秋雨強壓傷勢,踏步縱身,纖手化利鋒,逼命而過。

毒患加身,魔蝶生機迅速流失,然而,心知敗在此處,便是永別,刀中神勉強提起幾分氣力,擋下殺招。

一聲劇震,染血的藍衣飛出,借勢一踏,急速退去。

“想踏出死劫,也要問吾手中道劍肯不肯”

太白府主神色一冷,掠身上前,劍鋒過,入體三分。

魔蝶一聲悶哼,刀鋒阻下逼命一劍,入體劍鋒,偏移數寸。

“花中蝶不會倒在此處,吾要活著,誰都阻不了吾”

魔蝶眸中閃過一抹狠色,不顧入體劍鋒,踏前一步,沉元落掌。

刺啦一聲,劍鋒再度入體數寸,然而,掌元也在這一刻,全力落下。

道劍受制,太白府主回招不及,砰地倒飛出去。

一瞬之機,魔蝶沒有再錯過,喚出龍門,一步踏入,消失不見。

福建22选5开奖 五分彩万位的破解方法 上海快三开奖号查询 北京快三走势图一定牛基本图 河南福彩22选5开奖结果 重庆快乐十分现场 北京十一选五结果查询 在线炒股配资 辽宁十一选五投注平台 下载新2彩票论坛 中彩网app下载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云南第二期 股票推荐老师微信号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技巧 北京快三平台 福彩6十1牛材网 股票配资平台靠什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