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章 唯一(1 / 2)

仙殿,殺境之中,鳳身戰本尊,閻王輕鳴,紫光升騰,照亮黑夜。

虛幻的月,在天際高掛,法則匯聚的殺境內,雙身之戰,已持續數百回合。

鳳凰極速力戰無雙根基,快與強的爭鋒,極盡揮灑。

相同的身,毫無感情的雙眸,素衣揮劍,劍凝水火風雷,本源氣息激蕩,威勢無盡升華。

恐怖的本源氣息,在月空下升騰入云,最強大的劍,讓人不禁渾身戰栗。

寧辰見狀,閻王匯鳳元,周身火焰蒸騰,劍意爆發,盤旋而出。

“初陽東照”

劍式匯流天書之武,一尊神陽現人間,晨曦所至,劍意隨行。

劍與劍碰撞,東升旭日硬撼水火風雷,一聲驚天巨響,鳳身再退,借勢縱身,凌厲空中,一劍揮斬,瑰麗劍光,九天驚變。

“涅槨段蕖貳洞懟沸∷?劇?br/

涅槃之劍,劍上極致,化為驚鴻劍流劃過虛空,掠向素衣。

最強之劍臨身,素衣左手一揮,念情現鋒,最強的刀與劍匯聚四卷之力,輪回轉動,至強一招,迎劍而上。

轟然劇震,素衣退出一步,肩上一抹鮮血溢出,入體之劍,差之毫厘。

反觀另一邊,鳳身連退數丈,手臂上血水不斷淌落,染紅閻王神鋒。

朱紅灑塵,知命踉蹌數步,極招落敗,一身傷勢越來越重。

等觀的劍意,不同的根基,讓戰斗的天平,越發傾斜。

“再來”

寧辰擦掉嘴角的鮮血,黃泉神禁入體,封住傷勢,保持巔峰戰力。

下一刻,踏步臨身的影,再度掠出,雙劍再交并,一劍快,一劍強,無與倫比的劍上極意,譜寫出最美麗的生死序章。

鏡中身,身前影,相同的面容,無法共存兩個人,兩口劍,戰至天變風云亂。

灑落的鮮血,染紅素衣紅衣,素衣雖強,亦無法盡擋紅衣劍鋒,傷勢交換,不等價,卻不可阻止。

快,還是快,根基不足,知命唯有以速彌補,劍如驚鴻,難以辨識。

無盡紅影中,素衣不動如山,生為輔,三卷武學輪替,強大威能,力壓鳳凰極速。

然而,越來越快的紅衣,不顧傷勢,速度快到了人間最極致,一瞬之間,超越巔峰。

“劍之真意,快、準、集中,單純追求招式,只會越行越遠”

昔日天地盡頭,暮白授劍,一劍開天萬丈,簡單而又無華,劍至極處無窮盡,唯有最初的唯一。

“劍……”

思及,意至,為破本身壓制的宿命,紅衣定神,身散,頂峰之上,終現唯一,人生最璀璨的一劍,劍過,歸真。

前所未見之劍,瑰麗異彩中,天地交映,一口劍,劃開時與空,一劍驚神。

咔,細微的脆響,閻王難承唯一之劍,應聲崩斷。

照目一眼,斷劍入體,素衣消散,戰止,剎那間的風停,一抹朱紅無聲垂落。

靜,還是靜,靜的讓人心悸,突然,紅衣周身,血噴如雨,超越巔峰之后,肉身難承,漸行崩潰。

觀劍,悟劍,行劍,強行施展未完成的唯一之劍,終究反噬己身。

殺境消散,昏暗的仙殿,泊泊鮮血染紅身下,閻王斷鋒飛落一旁,跪地的紅衣,渾身浴血,久久未起。

劇烈的咳嗽響起,泊泊血水溢出指縫,替命之符光華閃耀,片刻之后,又被強壓下去。

還不到時候,至少,至少……

斷劍撐起重創之體,踉踉蹌蹌走到了折斷的劍鋒前,雙眸閃過一抹傷感。

鳳凰現影,將斷成兩截的劍吞入腹中,閻王神劍,自此銷聲。

一生練劍,人劍共行,十數載同舟共濟,雖因功體原因,閻王神劍始終都不曾認可這個主人,但是,卻也不再如最初般排斥。

資質所限,知命無法感受到劍息,然而,相伴十數載,劍動的每一聲,都熟悉之極。

這是閻王的劍,亦是鬼女的劍,知命承劍,人與劍一路相隨,走過了復活鬼女的每一程。

今日,劍斷,從此,人獨行。

鳳影內,妖刀之上,光華漸漸黯下,共生的雙兵,一損俱損,劍斷的一刻,刀上靈性也隨之盡數散去。

嘭,一聲劇震,殺境破碎之聲,白衣倩影現出,衣裙染上點點朱紅,顯然也受了不輕的傷。

“出來了嗎,走吧”

寧辰收斂心神,看了一眼女子,疲憊道。

姜離看著前者,柳眉不自覺一皺,似乎哪里有些不對,但又說不出來。

“咳咳”

行了數步,一陣劇烈的咳嗽聲響起,寧辰佇足,捂嘴的右手間,鮮血不斷溢出,再度染濕紅衣。

姜離眸光爆出一抹精芒,他的傷,竟是如此之重。

“要動手嗎?你的機會還有一次,若再失敗,我不會再留你性命”

福建22选5开奖 吉林十一选五20050405 安全的理财平台 正规的彩票软件大全 浙江福彩12开奖号码 江西11选五走势图 一定牛 广东11选五杀号 配资炒股_杨方配资平台 河北在线配资公司 818彩票手机app 12254期全国联网排列3 111期排列3试机号 配资平台哪个好首选杨方配资 体彩开奖直播现场 黑龙江11选五前三组 股票推荐每日一股2020.1.22 贵州十一选五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