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 奪弓(1 / 2)

趙家陰月塔,黑衣一閃而過,黑發飄動,冷眸殺肅。

昨日被陰月弓洞穿的缺口前,一道道臨時布置的禁制劇烈晃動,血光劃過,應聲消散。

塔中,坐鎮的趙幽蘭,雙眼猛然睜開,看著眼前出現的人,眸中殺機不斷閃動。

“你是何人”趙幽蘭冷聲道。

黑衣身影未言一語,右手一握,血光燦然中,一口兇威滔天的劍出現,剎那間,塔外雷聲更勝,照亮昏暗的天。

“赤練”趙幽蘭眸子一縮,旋即迅速凝下,麻煩了。

黑衣動,一劍驚神,兇威震蕩,斬開沿途阻擋的禁制。

趙幽蘭揮手,虛空中,陰月顫動,從天而降。

心思篤定,趙幽蘭便要開弓,壓制敵人出招,誰知,弓未開,黑衣身影已然消失不見。

極速一瞬,淪亡照眼,快的讓人來不及反應,趙幽蘭下意識側身避招,但聞刺啦一聲衣帛斷裂之聲,一抹鮮血從后者手臂落下,染紅衣衫。

“怎會”

趙幽蘭心中一驚,諸教傳來的消息,明確說過赤練魔重于力,而輕于速,眼前情況,明顯不對。

情報有誤,趙家幽蘭一招出錯,招招受制,極速幻動而過的黑衣,一劍快過一劍,絲毫不給前者喘息之機。

來不及凝聚真元,趙幽蘭只能被動避招,然而,黑衣男子手中的劍,快的驚人,已然避無可避了。

“陰月有情”

眼見局勢越發不利,趙幽蘭硬受一劍,纖手一翻,真元沖上陰月,頓時,天弓開,一箭破空。

箭光至,卻見黑衣不退反進,似乎對前者招式很是熟悉,藏身女子身后,并指凝劍,一劍封武。

“呃”

箭至,劍至,前后穿過,血花飄零,趙幽蘭一聲悶哼,踉蹌數步,口嘔朱紅。

快的讓人震驚的戰斗,從開始到結束,不過數息時間,趙家幽蘭凄慘落敗,一身重創,鮮血泊泊淌落,染紅身下塔石。

黑衣身影拿出一塊黑布,沾上女子身上流下的鮮血,旋即右手一揮,將黑布覆在空中的天弓上。

“你的命,暫時欠下了”

說完,黑衣身影抓過黑布中的陰月天弓,迅速退去。

“噗”

身受重創,修為被封的趙幽蘭再度嘔出一口鮮血,隨即倒落塔中,異識漸漸迷離。

“幽蘭”

聽到動靜,急速趕來的兩位趙家太上,看到地上昏迷的女子,神色一驚,急忙上前查看。

天弓失,幽蘭重創,讓人震驚的結果,如此之快,趙家的太上們甚至都未來得及反應。

“怎會這樣,以幽蘭的實力,即便宗主都不可能輕易取勝,莫非是人間至尊親自來了嗎?”。一位趙家太上神色陰沉道。

“不像,此次殘留的威壓,遠遠到不了至尊的層次,從現場打斗的痕跡來看,幽蘭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或者說,從一開始,幽蘭就已被全面壓制”另一位趙家太上冷靜分析道。

“盡快救醒幽蘭,我去將此事告知大長老,再行商議怎樣奪回天弓”

“也只能如此”

……

東廂,素衣身影走來,推開房門,坐在茶桌前,一邊喝茶,一邊靜靜等待每天準備到來的麻煩。

兩個時辰后,天色暗下,趙家正堂,一位位趙家大人物齊聚,主座之上,趙騰空神色無比陰沉,一身恐怖的氣息,壓得下方眾人喘不過氣來。

“什么時候的事?”趙騰空冷聲道。

“兩個半時辰前”一位太上閣的長老開口道。

趙騰空雙手攥地咔咔直響,短短一日,不僅流蘇被人擄走,竟連陰月弓也被人奪了。

“稟宗主,幽蘭長老醒了”

就在這時,一位侍女走來,跪地行禮道。

“她說了什么”趙騰空沉聲道。

“幽蘭長老說,奪弓之人是赤練魔”侍女恭敬應道。

“嘭”

一聲劇震,趙騰空右手邊,座椅扶手整個被捏碎,壓抑了一天的怒火,這一刻,再難抑制。

“既然知道了罪魁禍首,召集天下各派,重新商討誅魔之事”

說話間,一位白袍白須的老者走來,坐在下方座席首位,平靜道。

福建22选5开奖 江西11选5玩法奖级简介 信托理财平台 多乐彩11选5玩法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任六 甘肃11选5任3中了多少钱 环岛赛体彩下载 新浪股票行情软件 天津时时彩计划客户端 北京快三形态走势图一定牛 2001年上证指数 江西时时彩历史数据 河北省快三 股票指数的计算方法各个国家一样吗 pk10app有奖下载 甘肃快三计划免费 股票配资公司合法吗策略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