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莫青白(1 / 2)

書院,天火塔第八層,紅衣演武,劍開風云,一尊尊天陽周身盤旋,至陽天書,顯化驚世威能。◇↓,

遠處,花中蝶、憶清秋靜觀,目視日之卷武學再現世間。

“三災之下,踏入天火塔第八層,此子能為,著實讓人震驚”憶清秋看著無盡天火中的紅衣身影,感嘆道。

天火九重,最頂端的一層,是大圓滿境界才能踏足的地方,眼前年輕人,能以第五劫的修為,踏足第八層,已非是常理能夠解釋。

“他說過,他曾因背誓遭受天火焚身之罰,或許,這便是他能登上第八層的原因”花中蝶輕聲道。

“天罰?”

憶清秋眉頭輕皺,竟有人能在天罰中活下來,匪夷所思。

塔中炎,無邊無際,藍色的火光升騰,毀滅之勢,焚天煮海。

火中劍,劍中硬,掠動的劍光,驚鴻的紅衣,劍劍快,劍劍慢,劍劍逆動風云亂。

天陽升騰,極九化一,劍上巔峰,震撼人心。

“蝶”憶清秋開口道。

“恩”

花中蝶點頭,手中一握,黑光匯聚,葬花之淚顯化,蓮步踏出,身影急閃而過,一刀分開天火,刀光凜目,瞬息轉鋒。

鏗然刀劍交并,旋即,是快,快的轉瞬淪亡,一刀一劍,火海中極速交鋒,紅光,藍光,輾轉挪移,是生死的交契,照眼的剎那,平靜的雙眸,是人生如戲,還是戲如人生。

水袖輕繞,三千指柔,袖中黑色長刀,隨袖而出,盤旋轉動,寧辰騰身,揮劍,劍轉,身轉,撼動盤繞的刀光。

鏗鏗不斷交并的刀劍,迸發出刺耳的嘶鳴,越來越激烈的交鋒,兩人上空,同現頂元,搖曳的鎖鏈聲,響徹天火塔,驚人的異象,是天地對刀劍頂峰的回應。

“涅槃”

一劍涅槃,瑰麗交鋒鋪展,旋即劃出無盡劍流掠出。

花中蝶定神,水袖回轉,握劍,一刀揮出,頂峰之武,再現世間。

霜花飄零,一口刀,黑光升騰,沖破天火,越限而現,宛如破繭之碟,騰躍九天。

雙極對碰,瞬間的寂靜,旋即狂嵐怒濤咆哮而出,駭人的余波,空間難容,整個天火塔,竟現崩毀之兆。

“兩個瘋子”

憶清秋神色微變,一步踏出,瞬入戰局,凝元翻掌,鎮下狂暴紛亂的余波。

“你們兩個,是想把天火塔毀了么!”

余波散盡,憶清秋心有余悸地瞪了一眼兩人,斥道。

花中蝶見狀,上前踢了某人一腳,嬌喝道,“都怪你,不知道收斂點嗎?”

寧辰揮手收劍,無奈一笑,道,“好吧,都怪我,下不為例”

講道理?他四歲就不相信女人是能講道理的動物了。

“院首,蝶師姐,是有事找我嗎?”寧辰收斂心神,看著兩人,開口道。

“出去再說”

院首說了一句,旋即,轉身朝下方走去。

寧辰和花中蝶跟上,前者小聲問道,“蝶師姐,尊天丹送過去了嗎?”

后者同樣小聲回道,“送過去了,不過,那個元皇現在還沒有突破到至尊境,估計沒敢服用”

前者再說,“肯定不敢,元皇心機沉重,書院毫無征兆突然送這么大的禮,他要不懷疑,那就奇了”

后者再道,“好好的一顆尊天丹,就這樣浪費了”

說話間,花中蝶神色間閃過惋惜之色,送丹之前,這小子還隱蔽地打開了一絲靈封,只要元皇不及時服用,丹藥的靈氣很快就會散掉。

“尊天丹,說實話并沒有傳說中的那么神奇,元皇踏入大圓滿境界已是板上釘釘之事,有沒有尊天丹,只不過是時間早晚而已,相比而言,尊天丹的隱患更多一些”

“開陽皇室不同書院,書院有院首坐鎮,誰想打尊天丹的主意,就要先掂量掂量自己的能耐,而元皇雖然隱忍過人,卻也成為他的一個破綻,僅僅一個將死的帝王,是沒有人懼怕的”

“所以,天下間,盯著這顆尊天丹的半尊強者,絕對不在少數,若是不出意外,很快就會有人幫書院給元皇找些麻煩了”

寧辰一邊走,一邊說道。

“師弟”

“恩?”

“你真是一腹黑水”

“呵,好說”

經綸閣二樓,戲臺空曠,書院已放出消息,唱戲女子被花中蝶重創而死,所以,如今書院中,已聽不到唱戲女子的戲聲。

三位老頭子坐在戲臺下唏噓感嘆,沒有戲聽的日子,真是無聊之極啊。

福建22选5开奖 pc幸运28网站 腾讯分分彩不倒翁打法 老幸运飞艇 云南11先5开奖走势图 福建快三综合走势图彩经网 能赢现金的棋牌游戏 重庆彩五星基本走势图 河南11选五中奖规则 诸城期货配资公司 北京快3助手app 时时彩平台空间 北京股票配资网 内蒙快3走势图基本走势 双色球怎么看中奖 专业股票配资公司 上海快三开奖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