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驚天一箭(1 / 2)

cpa300_4();雙極之戰,越發激烈,一劍,一戟,劃過沉重凌厲的殺伐之光,誰都沒有留情,因為,任何的留情對于眼前的對手來說,就是最大的不尊重。¢£頂¢£點¢£小¢£說,

永夜教主雙手染紅,沒有特殊的功體,亦非不死之身,一介凡體,卻是毫無疑問的強大,強的無愧天下第一人之稱。

天荒戰戟雄渾霸道,在永夜教主手中更添三分英武,快與強的結合,力撼混沌之劍。

暮白周身戰意已提至人生巔峰,手中握劍,一身如劍,劍如行云,身若流水,白衣化劍,在天際穿流而過,入眼,再無暮白,而是一口最鋒銳的劍。

永夜神教上空,再現劍上之劍,真正的劍上巔峰,無人可及,直讓下方觀戰的先天強者們感到劍道的遙遠,此生觀此劍,一生追逐劍上劍。

玄天也來了,步入三災后,氣質脫胎換骨,看著天際,平靜的眸子中不自覺閃過道道光華。

風云戰,吸引天下各路強者,戎樓,劍菩提身在不同地方,卻也都關注著這一戰,如此戰斗,在西佛故土同樣也百年難得一見。

強者之爭,不論何時、何地,都是如此的燦爛奪目。

“劍式,一劍無形”

戰局已不知持續了多久,暮白身動意動,劍式再出,混沌劍胎消失,一道道只有兩人看得到的殘影掠過,千百劍影凝一,集中,再集中,劍出一線,匯天下鋒芒。

永夜教主見狀,血元為引,八方雷霆降世,經血元加持,化為血雷激蕩,劍至一刻,不退反進,天荒相迎,轟然硬碰。

咔地一聲,天荒戰戟上,一絲裂痕出現,很輕,卻如此清晰。

永夜教主眉頭微皺,翻掌派出,浩元澎湃,摧枯拉朽而出。

暮白身退,揮劍,一劍斬開掌勁,卻也被余威波及,嘴角一抹鮮血滑落。

難分勝負的戰斗,已至最關鍵的時刻,驕陽高照,灑落著溫暖的光輝。

大戰至今,雙方之間再無保留,各自吞下的傷勢,卻絲毫無法阻擋那不斷升騰的戰意,閃耀天際上的卓越戰魂,成為世間最耀眼的風景。

證天九式已出六式,即將到來將是從未現世的第七式,招未出,方圓萬丈,已然盡化劍的世界,一口口劍沖天而起,這一刻,不再受主人控制,在天際形成一道盤旋的巨大劍云。

超脫界限的威勢,驚顫蒼天,成千上萬的劍在天際盤旋,黑壓的劍云遮天蔽日,直讓人感到末日一般的震撼。

這個時候,寧辰也趕至,看著天際盤旋的劍云,眸子瞇起。

青雀顫抖,本為紫胤皇朝的天子劍,這一刻也感受到皇室血脈的召喚,鳴動起來。

“你去吧”寧辰平靜道。

聽到應允,青雀長鳴,旋即化為一道青色流星直沖天際,沒入萬劍之中。

證劍之戰,終至最后的關頭。

下一刻,盤旋的劍云中,一道道劍光從漩渦中心飛出,化為磅礴無盡的劍流沖向永夜教主。

混沌劍胎為始,轟然一聲撞在天荒之上,混沌之后,萬千劍光隨行,在眾人震撼的目光中,從天際飛落而下。

“痛快”

永夜教主大喝一聲,黑發舞動,一身戰意沖天,揮戟破萬劍,鏗鏗地戰聲,如鼓,如鐘,如金,響徹天際。

萬千劍崩碎,天荒上的裂痕也越發明顯,最后的時刻,最后的一劍,青雀落下,雀鳴震天,鏗然一聲,再度撞在天荒裂痕之上。

應聲崩碎的戰戟,宣告著一戰的遺憾,永夜教主胸前,劍出一寸,卻被一只手握住,再難寸進半步。

熟悉的劍,被從天際甩下,直落十里之外。

“小輩,你的劍,還你”

豪情之語,依舊如往日一般灑脫,英武善戰的永夜教主,拔劍還劍,沒有任何拖泥帶水。

青雀飛落,鏗然插在大地之上,寧辰看著身前的劍,收回紅木盒中,靜靜地等待這一戰結束。

這樣的強者,的確值得尊敬,若非立場和信念不同,為敵,著實非他所愿。

天荒斷,暮白也停下手,眉頭皺起,平靜道,“為何一直使用武君的兵器,第三神殿的煙云神戈呢”

“現在拿不出來,閑話少說,吾還能戰,再來”

永夜教主一步踏出,周身血氣涌動,雄渾威壓絲毫不減,強大而又沉重。

暮白眉頭皺的更緊,片刻后,收劍,散離劍意。

“此戰已無必要,暮白會在荒城靜候教主取出自己兵器的一日”

話聲落,暮白轉身離去,此戰不虛,永夜教主,無愧當世最強者的稱號,可惜,還是留下了些許遺憾。

空中消失的白衣身影,帶著遺憾和孤獨離去,高處不勝寒,大夏傳奇離開,難尋對手共論劍,唯一剩下的永夜教主,又未能取回自己的兵器,證劍之路,竟是如此曲折難行。

“今晚子時,來荒城見我”

最后的話,在寧辰耳邊回蕩,荒城雙劍隨之離去,一者回歸劍城,一者繼續走入世之路。

永夜神教十里之外,寧辰靜立,因青雀暴露了行蹤,也沒有隱藏的必要,彎弓搭箭,鎖定空中的永夜教主。

霜雪天降,耀眼的銀光在周圍震蕩,十里距離,對于永夜教主不算什么,但是,對于赦天箭來說,更不算什么。

福建22选5开奖 手机基金理财平台 浙江快乐彩12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日化投资理财平台 彩票投注平台哪个好 河北11选五任5预测 广西快3专家预测大小 腾讯分分彩投注ap 海南股票配资平台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007真人博彩公司 三板股票涨跌幅 河南快三形态走势图一定 全天时时彩计划24小时 基金配资多少倍 如何网上购买欧洲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