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最殘酷的代價(1 / 2)

知命現世,天地震顫,恢宏劍意轟然蕩開,千丈方圓盡數夷為平地。

御陽天,行云,布雨首當其沖,受到劍意波及,染血飛出。

玄天手中昊劍揮過,硬擋劍意,嘭地一聲,連退數步,嘴角染紅。

“哼”

禍王翻掌擋招,然而雄渾劍意不可盡化,腳下依舊退了半步。

“布雨”

不遠處,行云一聲急喝,但見不遠處布雨胸口一個巨大的豁口出現,劍意肆虐,轉眼間,一身生機盡數散去。

御陽天,玄天也將目光望了過去,旋即眸子狠狠一縮。

“呃”

眼見同伴戰死,玄天心中一痛,昊劍光華大盛,兇芒吞吐,首度帶上最línglì的殺機。

崖邊的素衣身影,滿是鮮血,一雙眸子黯淡無光,意識已喪失大半,唯有周身源源不斷的劍意不斷zhèndàng,雷,風,冰三種本源氣息狂嘯奔馳,夾在在劍意之中,威勢驚天,讓明亮的月夜都失了顏色。

昊劍劍行極速,轉眼至身前,鏗地一聲,被知命之劍擋住,青色的劍身之身,血色紋理流動,交鋒剎那,一股融合了本源氣息的劍意迅速蕩開。

本源制衡,玄天體內氣息頓時一滯,身形飛出,落地之后,連退十數步。

御陽天,行云亦沖上前方,戟光,劍光交并,再戰強敵。

知命橫空,一擋雙鋒,旋即,劍威蕩開,兩人再度染血飛了chūqù。

玄天擦去嘴角的血跡,看著眼前已喪失大半意識,卻依然勇不可撼的年輕人,神色無比凝重。

御陽天,行云強壓傷勢,帶著同伴戰死的怒火,神戟、云劍殺光泠然,逼魂索命。

玄天揮手,昊劍再起鋒芒,同樣逼殺而上。

知命之劍一下又一下的揮舞,擋、斬、刺,最簡單的招式,劍者意識所剩無幾,唯有劍的氣息流轉,以劍為息,身隨劍而動。

“鏗”

劍戟的交鋒,不知已是多少次,一聲金石崩碎的脆響,神戟應聲折斷,刺眼的血紅中,御陽天右臂飛出,血灑漫天。

“呃”御陽天落地,數步連退,勉強止住身形,一口鮮血嘔出,染紅身前山石。

同一時間,行云引一身劍意,云劍璀璨如月,全力逼殺而上。

“小心”

玄天急聲提醒一句,昊劍生輝,化為流光迅速跟上。

知命劍中血紋流轉,三劍相接,劍息互傾,昊劍擋下劍鋒,云劍繼續前行,入體剎那,血花四濺。

劍身翻轉,青中艷紅大盛,震開昊劍,玄天退三步,神色一變,但見血光之中,知命之劍迎面斬出,耀眼的劍光閃過,行云左胸至右肋之處,一道恐怖的劍痕出現,鮮血狂涌。

“行云”玄天揮劍,三道劍光掠出,旋即,身子一閃,抓過重創的行云,退出百丈之外。

昊劍之光,威勢驚人,相隔不到一丈的距離,快到極致,知命劍擋下兩道,卻擋不下第三道。

línglì劍光透體而過,素衣再染艷紅,沒有后退,沒有痛哼,已然近乎昏迷的身影,再無任何反應。

“都結束了”

戰局之外,禍王冷哼一聲,抓住最合適的時機,身形一動,掌凝浩元,黑光匯集,無比兇威再現世間,吞天滅地而出。

崖邊的身影,黑發染紅,一動不動,劍鋒之上,血水泊泊流淌,再也沒有動彈一下。

危機之刻,天際之上,一道極其耀眼的金色光華劃過,瞬至戰局,鋒銳之氣,驚人至極。

突來的強招,讓禍王心頭一凜,劍掌轉過鋒芒,力擋來招。

砰然巨響,山石崩摧,天搖地動間,一抹倩影瞬入戰局,抓過已喪失意識的寧辰,身影化為一道流光,迅速離去。

“夢璇璣!”

禍王揮手蕩開空中砸落的山石,看著消失的兩人,臉色無比的難看。

眼見圍殺之人被人救走,玄天默默收起手中的劍,走到戰死的布雨面前,小心將其背起,開口道,“行云,我們走吧”

行云勉強點了點頭,拖著重傷的身體,默默跟上。

不遠處,御陽天稍一猶豫,最終還是撿起斷裂的神戟,一起離去。

禍王沒有理會,身影一閃,迅速朝著兩人離開的方向追去。

半月山上,寒風凜冽,三人離去后,一道身影出現,兩步走到斷崖旁,看了一眼下方,沒有任何猶豫,縱身躍入斷崖之下。

“將心”一閃而過的面容,讓人看不清晰,唯有那熟悉的傾月之刀在夜色中反射出一抹光華,冰冷徹骨。

離火峽谷之下,巨錘敲打的聲音越發緊密,氣運之兵的鑄造已到最后的關鍵時刻,只需幾個時辰的時間,便可徹底成功。

福建22选5开奖 幸运飞艇猜前三玩法 青海快三综合走势图结果 北京pk10投注方法稳赚 雅戈尔股票 湖北11选5遗漏top10 湖北快3走势图维e和维c能一起吃吗 天津快乐十分八位杀号 福建快3走势一定牛 排列三开奖直播 广西快3遗漏统计值风采网 vv娱乐时时彩平台登陆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直选遗漏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云南走势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体彩河北11选5任选三单式 内蒙古快3豹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