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背叛的信任(1 / 2)

空間亂流狂嘯奔馳,素衣身影閃過,轉眼之間,再次消失不見。

已看到自己想看的東西,寧辰前行的方向再無規律,禍王追了十日后,徹底找不到其蹤影。

北域和東域的交界處,虛空卷動,素衣走出,現身世間。

寧辰看了看四周環境,一時間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腳下一動,朝著不遠處的一座城趕去。

九天之頂,禍王出現,卻也不在是原來的地方,相距數千里之遙。

“禍王,速回”

沒有了空間亂流的阻隔,四極境主的詔令終于傳到了禍王耳中,詔令很急,似乎有著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交代。

禍王沒有多作猶豫,化為一抹流光迅速遠去。

長生殿,禍王回歸,虛空之上,五彩光華匯聚,一道虛幻的身影凝形,開口道,“禍王,結果如何”

“被他逃了,而且,兩境接境之地也已經暴露”禍王神色陰沉道。

四極境主沉默片刻,旋即緩緩道,“如此以來,此子更不可留,探子傳來情報,已查到將家之女行蹤,我會派玄天前來相助,加上御陽天,行云,布雨,這一次,無論如何也要將此子除掉”

禍王眉頭微皺,道,“是不是有些小題大做”

玄天是先天第五劫的強者,就連御陽天,行云,布雨也都在先天第三劫,再加上他在一旁掠陣,僅僅是為了對付一個第三劫的年輕人,實在太過荒唐。

四極境主搖了搖頭,道,“無妨,首要是確保萬無一失”

禍王雖然心中不以為然,卻還是點頭應下。

事情交代完,四極境主身影迅速消散,隨著最后一絲五彩光華斂去,整個大殿也重新恢復冷寂。

四極境主離去,一道黑衣身影方才從殿外走來,禍王看了一眼,凝聲道,“怎么樣,找到夢璇璣的行蹤了嗎?”

“稟殿主,尚無消息”來人跪在地上,回答道。

“一群廢物,繼續找”禍王冷聲道。

“是”黑衣身影起身,迅速走出大殿。

禍王眼中冷意不斷跳動,這夢璇璣顯然對長生殿和四極圣地起了疑心,一直都不肯現身,著實在考驗他的耐心。

不過,他的忍耐很有限度,等到他耐心用盡的那一天,整個九霄都會因為她的愚蠢而陪葬。

北域和東域交界的城池中,寧辰留了半日,總算明白他走出空間亂流后被扔到了哪里。

禍王應該不可能再追上來,空間亂流中沒有時間和方向,兩個人出現在同一個地方的幾率實在小到可以忽略。

兩境的交界處已弄清楚,寧辰本想繼續尋找夢璇璣的蹤跡,然而,在聽到外界有關他和前輩的行蹤流言后,不禁停下腳步。

有些不對,寧辰心思剔透,很快就察覺出異常之處。

在四極境,沒有人會冒著得罪圣地的風險傳假消息幫助他和前輩。

這種事,前輩不可能會做,他想過,只是還沒來得及去做。

如今,有人先做了此事,唯一的解釋就是,此人需要以此假消息吸引圣地的注意力。

寧辰走在城中繁華的街道上,一邊走,一邊迅速地思考怎么回事。

禍王和他剛分開不久,很容易就能辨別出這些消息的真假,不會上當,而圣地和長生殿必定有著聯系,也就是說,圣地也不會相信這些流言。

散播這些消息的人,自然不知道此事,而且還與圣地有隙,目標其實已很好確認。

離火王朝!

想到這里,寧辰雙眼微微瞇起,若他沒有猜錯,離火王朝應該有什么大的動作,不想被圣地知曉。

他和李幼薇交情還過得去,這個女人也還算可信,他在想,是否有必要過去提醒一句。

或許,他可以趁此機會請地匠前輩幫他修補一下手中的刀劍,順便看一眼將心的修煉情況。

離火王朝,皇城北方的離火峽谷中,鑄兵已經開始十數日,李炎,李幼薇,離老,還有一位皇室供奉全都神色凝重地看著鑄兵臺的地匠。

汗水混雜著火光,在一聲又一聲落錘中濺飛,地匠神色前所未有的專注,每一錘都絲毫不差,精準到極致。

這都是日復一日練習的結果,沒有任何捷徑,不管是鑄造普通兵刃,還是神兵利器,匠者的工夫都是決定品質的最關鍵因素。

圣地杰出的匠者幾乎代代傳承,但離火王朝數百年來就出了一位地匠,這也是離火皇室為何如此急迫打造自己的氣運之兵。

地匠府,大雪方停不久,院中,小童子和將心兩人在認真的練功,小魚年紀小,很多地方容易出錯,每當這個時候,將心就會停下來,耐心地講解,沒有任何不耐煩。

“噠噠噠”

就在此時,馬蹄聲響,一位侍衛打扮的男子在地匠府前停下馬車,出示金牌后,進入府中。

小童子和將心看到來人,皆是露出疑色,不明所以。

福建22选5开奖 十一选五前三组万能码 辽宁十一选五分布走势一定牛 福建11选五手机版走势图 江苏快3号码分布图 安徽11选5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百度彩票网 中天证券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 广东十一选五人工计划 香港九龙图库免费资料大全 海南环岛赛玩法规则 股票推荐qq群 天津时时彩计划客户端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直结果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彩经网 喜乐彩 今日宁夏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