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牢籠(1 / 2)

天地如牢籠,困住不想停留之人,寧辰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對于其他事,一概不理。

他不是多情之人,更不是仁慈之人,就如同山上的悲劇,即便再發生一次,他也同樣不會出手。

對于此境發生一切,他沒有太多感覺,也不愿過多干涉。

九日之后,山上的大比開始了,九霄五位尊者全都現身,連同諸多大派的掌教和世俗王公,氣息若隱若現,給了在場眾人不小的壓力。

寧辰雙眼掃過了在場每一個人,心中不禁一嘆,這個世界的先天,果然要比神州大地要多不少。

這些人中,除了九霄的五尊,竟然還有四位先天之境的強者,其中一位還是世俗的王公。

九霄山的地位,在這一場大比中,也多少可以看出一些,尤其是五尊中的夢璇璣,明顯是眾人的焦點。

他聽小石頭說過,夢尊二十年前就已經是先天第四劫的強者,如今走到了哪一步,誰都不知道。

第一輪的分組很快出來,寧辰第一個對手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姑娘,修為在后天三品,就是看上去怯怯諾諾地,明顯有些怕生。

寧辰上臺,看著都快嚇哭的小姑娘,臉上幾分無奈。

高臺之上,許多眼睛都在看著這場比賽,這是第一日的大比,他們也希望看看有沒有讓人驚艷的年輕人出現。

寧辰沒有任何晉級的欲望,想的更多是如何不留痕跡地輸掉這場比賽。

小姑娘不出手,寧辰也就不動,等了半天,周圍的觀眾都已經不耐煩,開始大聲催促。

小姑娘嚇哭了,下意識出了一招,寧辰立刻很配合地飛了出去,摔到武臺之下,為顯逼真,還故意磕破了額頭,流下一絲絲血跡。

小石頭頗感丟臉的捂住眼睛,實在太丟人了。

高臺之上的各教大人物們也都無奈了笑了笑,后天三品也就是剛入武道的門檻而已,不過,這年輕人更弱,明顯就是一個普通人。

一場未勝,一招未出,寧辰很干脆地被淘汰,直接出局。

其他的幾座武臺上,比試同樣在有條不紊地進行著,九霄山招收弟子有嚴格的年齡限制,不能超過二十歲,而且有很強的自主性,所以,只要能表現出足夠的天賦,就算進不了前三,也很有可能被收入門下。

當然,像寧辰這般表現如此慘淡的,只要是腦子不進水,誰也不會愿意收下。

小石頭的對手,也是一名年紀不大的少年,兩人你來我往的比劃半天,最終小石頭勝了半招,勉強將對手打下臺,高興地嘴都合不攏。

外門弟子的大比還在繼續,寧辰不好在眾目睽睽之下離開,只能耐著性子等待日落。

天才還是有的,一位十七歲左右的少年郎,修為已至八品巔峰,只差最后一步,就可以邁入接天之境,一出手就立刻引得眾多人的注意。

“西林王的嫡子,果然天資超凡”九霄掌教滿意地點了點頭,這個年輕人,毫無疑問是前三的有力人選,更重要的是,年齡才十七歲,前途不可限量。

“師弟,怎么樣?”

“還不錯”

劍天鑄笑了笑,回答道。

他知道掌教的意思,是想要他收下此人,他倒是無所謂,天鑄殿多這一人不多,少這一人不少,不過,他倒是更喜歡那個掃登天梯的年輕人,比起弟子,天鑄殿更缺一個能掃庭院的。

驕陽西下,大比進行到三分之一,也就不得不暫時停下,明日再繼續,寧辰早就等得不耐煩了,聽到比試結束的令聲,立刻拍拍屁股走人。

夜晚降臨,寧辰依舊在自己的小屋中靜靜修煉,再次重修生之卷,難度卻比第一次小不到哪去。

銀色光芒一點點匯聚,半個多月過去終于開始有凝形的跡象,小小的氣旋極其緩慢的旋轉,弱小的仿佛隨時都散掉。

就在這時,寧辰雙眸豁然睜開,看著門外,冷光閃過。

有人來了。

“當當”

房門敲響,很小心,顯示著敲門主人的不安。

寧辰起身,走上前打開門,借著月色,看到來人的模樣。

門前柔柔弱弱的身影,十五六歲,嬌俏的模樣怯怯諾諾,就像受驚的小兔子,一有風吹草動,就會被嚇跑。

寧辰一眼便認出眼前之人,是今日和他臺上對打的小姑娘。

“我…我來向你道…道歉”小姑娘有些結巴,不知道天生如此,還是嚇的。

寧辰眉頭皺了皺,她是怎么找到這里的,他應該算是比較低調的,莽莽人海,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

“對…對不…起”小姑娘繼續磕巴,慌里慌張的道歉。

“擂臺比試,定會有輸贏,而且我也沒有受傷,你不需要向我道歉”寧辰平靜道。

“你…受傷…傷了”尹雙雙指著前者的額頭,怯懦道。

福建22选5开奖 北京快3助手开奖 浙江十一选五定牛走势图 四川省快乐12开奖结果一定牛 江西时时彩公式 最准的特马网站+免费网站 股票涨跌是依据什么来衡量的 广西快3今天走势图 幸运28规则是什么 安徽11选5第18080757期 湖北快三基本走势分布 大乐透app官网下载安装 光环新网股票行情 umbrella快3 pc蛋蛋外围网站 陕西11选5选号技巧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