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劍(1 / 2)

劍城東北七千里外,世界盡頭的地方,一道相貌平凡的男子靜坐,看著大陸天地下方三千丈的混沌霧海,默默等待。

男子看上去三十多歲,沒有任何特別的地方,坐在那里一動不動。

他,是暮白,荒城的劍。

陸地的盡頭之外,再也看不到任何東西,唯有向下看,才能在三千丈下,看到無窮無盡的霧海。

這便是世界的面貌,若是寧辰在此,定然會震驚的說不出來,因為這他和心中的世界完全不同,這個世界是有盡頭的。

暮白在等,等著混沌霧海凝形,混沌本無形,若是凝形,便是天下最好的煉兵材料。

既然人間的劍易斷,那么就找人間外的材料煅劍。

“叔叔”

暮成雪走來,看著天地盡頭的身影,恭敬道。

“你不該來這里,你在人間還有未完的事”暮白沒有回頭,淡淡道。

“荒城欠下的人情我已償還,如今,再無牽掛”暮成雪開口道。

“還有情,你未還,回去吧”

話聲落,天地風云變化,一道道劍氣帶著暮成雪出了天地盡頭,直到千里之外方才消散。

“忘記并不代表看透,你的道在人間,不在這里,日后,也不用再來了”

最后的聲音,回蕩在天地間,暮成雪眼中閃過一抹迷茫,她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嗎,若是重要,她為何會忘記。

幽冥地府,寧辰看著遙遠的東邊,默默靜立,許久都沒有動過一下。

她還好嗎?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沒有任何理由,當他發現,她已忘記。

一個時辰后,地府中的身影消失,坐著鬼轎,南行而去。

兒女情長,總是讓人不自禁迷失自己,他還有事情沒有做完,不能再分心。

鬼轎南行,一閃即逝,半個時辰后,落在皇宮之外。

寧辰收起鬼轎,一步步朝皇宮走去。

守門的禁軍,一看到寧辰的樣子,立刻讓開,恭敬行禮。

“武侯”

一道道身影,隨著寧辰前進的步伐,依次跪下,一直延續到天諭殿外。

龍衛跪拜,在跪他們的侯,神色平靜、恭敬。

在大夏之中,或許也只有眼前的龍衛,始終堅定不移的相信著他們的侯。

夏明日還在天諭殿中,和昔日夏皇一般,夜以繼日的批閱奏章。

大夏千年歲月,除了夏瑞,歷代夏皇都可以說是明君,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跡。

就在夏瑞,在經歷劇變之前,也是一位辛勤守成的君王,可惜,最后卻因為猜忌和多疑,變成了一位暴君。

夏明日登上皇位時日尚短,又逢亂世,至今為止表現出的氣度還算不錯,不過,能共患難不能共富貴的君王不在少數,夏明日是不是這樣的人,誰都不知道。

寧辰不在乎這些,當初大夏四位皇子中,除了夏子衣外,最有器量的皇子其實當屬三皇子,但是,并非有能有才就一定適合夏皇這個位置。

夏彥武太自信,和曾經的夏瑞一般,總以為一切都可以掌握在自己手中,唯一的不同,夏彥武能力更強一些。

所以,面對凡聆月的拉攏,他會毫不猶豫同意。

夏明日則恰恰相反,比起三皇子,夏明日更善于隱忍,也更謹慎,當然,也是那時的形勢所逼,不得以而為之。

若是在以往,夏彥武或許是更好的夏皇人選,但是,如今正逢亂世,天下間還有一個凡聆月活著,夏彥武的自負會成為大夏的災難。

天諭殿中,寧辰和夏明日交談了許久,殿前的守衛和太監全都撤去了,沒有人知道兩人談了什么。

兩個時辰后,寧辰離去,直接北上。

鬼轎駛出七百里,一道清麗的倩影同時掠過,白衣勝雪,完美的容顏上不帶一絲感情,就如同九天之上的謫仙子,超凡脫俗,讓人不敢直視。

“暮成雪”

寧辰感受到前方熟悉的氣息后,停下了鬼轎,讓開道路。

若這只是偶遇,便當做不知吧。

他在等她離去,可惜,暮成雪也停下了步伐。

雙目相對,穿透鬼轎轎簾,曾經護托生死的人,如今卻成為最熟悉的陌生人。

淡漠的目光,依然不帶半點波瀾,寧辰心中結痂的傷口再度被撕裂,除了疼痛,還是疼痛。

“姑娘,還請讓開”寧辰忍下心中疼痛,開口道。

“歸還生之卷,我放你一條生路”暮成雪淡淡道。

“不可能”寧辰毫不猶豫地拒絕道。

他可以不要地之卷,可以舍棄天之卷,唯有生之卷,絕無可能。

他若還了,那他和她之間,就真的什么也沒有了。

福建22选5开奖 山西快乐10分玩法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走势图 五分彩有胆码吗 上海 股指配资 推荐 山东快乐扑克3任选三 吉林11选五一定走势图 吉林快3和值表 广东11选5怎么玩 湖北快3全天稳定计划 pk10预测软件安卓 哪家机构股票推荐准确 玩真钱的棋牌游戏哪个靠谱 黑龙江体彩11选5 北京快3走势图彩经网 天津时时彩现场直播 配资网上上盈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