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鬼女再現(1 / 2)

夜色如水,寧辰靜靜地站在府中的院落很久,如同石化一般,一動不動。

在其身旁,一柄普遍的劍插在那里,沒有任何特別之處。

他在等,等最好的時機。

他也在想,想究竟是哪里出錯。

今日的花魁大會,素非煙給了他不小的驚喜,他未凈身的秘密知道的人很少,而且都是可以信任之人,唯一的例外,就是凡聆月。

如果真的是凡聆月將消息送出,那此事就值得思考了。

天下之間,如讓凡聆月看在眼中的人不多,素非煙若有能力與其做交易,此女的背~景或許比他想象的還要可怕。

素非煙想拉攏他的意圖已很明顯,表面上來看,如今的凌煙閣是在為十皇子效力,可是,他總覺得沒這么簡單。

凌煙閣的易主,來的太過突然,事出反常必有妖,素非煙在大夏皇城隱藏那么久,絕不可能只是十皇子的一個暗棋而已。

大夏的皇位之爭已到了最激烈的時刻,出現什么樣的變數都不意外,他需要做的就是盡一切可能將出現的變數擋在局外。

長孫將龍衛軍的兵符給了他,可以說,已將最大的信任和權利都放下,他辜負不起。

從皇宮的宮門到天諭殿這段路,是他的底線,在局勢明朗前,任何人都別想踏進。

夜色漸深,燈火通明的皇城亦漸漸暗淡下來,寧辰依然站在院落中,等待時機的到來。

明月在屋中沉沉睡去,抱著自己買的大布娃娃,睡的很是香甜。

小女孩興奮了一天,也累的不行,回來之后,很快便進入夢鄉。

丑時過半,這是一個人最疲憊的可是,院中的身影帶上了惡鬼面具,拔出了劍,腳下一動,快速朝尹河方向掠去。

黑夜中,一閃即逝的黑色身影,還未來得及反應,便已消失不見。

尹河之上,花船都已靠岸,人去之后,一片繁華后的冷寂。

凌煙閣,累了一天本已準備休息的素非煙突然感到渾身一陣發冷,就如同被什么危險的東西盯上一般。

“唰”

明亮的劍光出現,璀璨到極致,比起今日的那一劍不知強了多少倍,這是真正驚艷的一劍,讓人毛骨悚然。

素非煙沒有看到劍后的身影,只看到這耀眼的劍光,心神極度專注,手一翻,春雷琴現,琴身翻轉,鏗地一聲擋住了致命的一劍。

“一弦驚目”

一弦動,琴音起,一道紫色光華蕩開,逼向來者。

大地忽顫,一塊石板飛起,嘭地一聲撞上了紫色光華,擋下了這一弦之威。

余波蕩開,兩人稍退一步,暫時分開。

“小姐”

就在這時,隔壁的秋嵐推門推門而入,看著眼前的黑衣身影,面露怒色。

“小心”

素非煙神色凝重提醒道,來者不凡,今天恐怕要有一場惡戰。

惡鬼面具下,寧辰嘴角微微彎起,閃過一抹最冰冷的笑容。

地之卷運轉,暗黃色的光華大盛,房間的地板有變,被地之卷所引,開始劇烈顫動起來。

秋嵐首先動了,衣袖翻動,一掌印來。

素非煙呼應,春雷琴動,雙弦開,紫光再現,化為一圈圈漣漪蕩開。

寧辰身未動,手中長劍斬下,劍光凌厲,震散紫光,同一時間,掌對掌,嘭地一聲,硬憾欺身而上的秋嵐。

“呃”

強大不可撼動之威,秋嵐難承巨力,退出數步,仰天嘔紅。

素非煙神色一變,不再保留,四弦齊撥,紫色雷鳴~頓起,如千鳥嘶鳴,周圍桌椅地板炸開,在雷光中化為了碎片。

“四弦鳴,紫雷驚世”

強悍疏離之招,將整個屋子都化為了紫色的雷霆世界,雷鳴陣陣,狂嘯奔馳。

面對素非煙驚人的極致之招,寧辰再催地之卷,浩瀚真氣牽動,碎裂的地板一塊塊飛到身前,化為一面巨墻,厚土之地灌入,瞬間凝形。

下一刻,紫雷撞上巨墻,漫天碎石散落,余波震動,強如寧辰亦無法完全承受,連退三步,體內氣血一陣躁動。

另一邊,素非煙因強催四弦之威,亦不好受,真氣消耗劇烈,右手四指鮮血淌落。

“退”

目的已成,寧辰不愿再戰,腳下一動,急速退去。

秋嵐欲追,卻被素非煙攔下,“不要追了,你不是他的對手”

秋嵐停下步子,看著素非煙,問道,“小姐,這人到底是什么來歷?”

“看不出,從頭至尾他都在刻意掩飾自己的招式,沒想到,皇城之中還隱藏著這樣的強者”素非煙凝重道。

來人的強大超乎想象,若非不能盡力施展,必然會更加可怕。

現在事情有些麻煩,她的身手已經暴露,這可能會成為一個潛在的隱患。

外面的夜色越來越深,寧辰離開凌煙閣后,一路急速掠過,許久,見無人追上,方才停下了步伐,摘下臉上的面具。

“呃”

福建22选5开奖 家庭理财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北京11选五前三组奖金 上海快3最新开奖走势图 股票分析软件排行榜前十名 11选5浙江开奖结果走势图 辽宁快乐12前三遗漏数据 如何有5万怎么理财最实用 码不码是什么意思 江西多乐彩开奖号码 在线配资平台皆选天牛宝 2019年四肖期期中准 群英会直播开奖走势图 黑龙江十一选五任五遗漏正好网 江苏11选5走势图 二分彩是什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