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天諭殿中的爭吵(1 / 2)

翌日,大夏天諭殿,激烈的爭吵聲傳出,殿外,不論宮女,太監還是侍衛聽的心驚膽戰,誰都不敢上前,生怕被殃及池魚。

在大夏,唯一敢如此頂撞皇后娘娘的也只有知命侯一人。

青檸走到殿門前,讓侍衛宮女們退下。

一干人如蒙特赦,趕緊快步離開,此地真不是人呆的地方,每一秒鐘對他們來說煎熬。

“你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本宮還沒死,輪不到你們做主”

殿中,長孫面帶怒色,喝道,這小子是要氣死她,馨雨怎么了,哪一點配不上他。

“要娶您娶,說什么我也不娶”寧辰也有些急了,哪有這么逼婚的。

“放肆!”長孫起身,氣的拿起桌旁畫瓶中的一卷字畫,就朝寧辰打來。

眼看長孫要打人,寧辰哪肯站著挨揍,二話不說撒腿就跑,嘴里反抗道,“君子動口不動手”

“青檸,把他給我抓過來!”

見寧辰還敢跑,長孫火更大了,厲聲喝道。

“青檸姐,你不能助紂為虐!”寧辰趕忙道。

青檸頭直疼,看了一眼兩人,又看了一眼早已躲得遠遠的小明月,快走兩步,也躲到一邊。

這事不能參和,又不關她事。

“反了你們了,本宮的話都不管事了是吧”看到青檸的行為,長孫大怒,這一個個翅膀都硬了,連她的話都敢不聽。

“娘娘,您息怒,有什么事情好好說,寧辰也不是不識好歹的人”

青檸站得遠遠勸道,這兩人都快吵了一個時辰了,現在都要打起來,她說什么也不敢參和。

“精彩”角落中,明月看的津津有味,在北蒙,她哪里見過這么精彩的好戲。

青檸耳朵很靈,聽到了小明月的呢喃聲,不禁一頭黑線,都什么人啊,怎么和寧辰在一起呆過的人,思想都這么怪異。

“他識好歹?他就是天下最不識好歹的人!”長孫一把將畫卷砸了過去,厲聲道。

寧辰靈巧一躲,避開畫卷,嘴中不服道,“婚姻大事,要兩人都愿意才行,我和九公主才見過幾面,哪能說娶就娶!”

“放屁”長孫怒的都已開始罵人,“婚姻大事何時輪到你們這些小輩做主,普天之下,都沒這個規矩!”

“我不管,別人是別人,我的婚事一定要自己做主!”寧辰不肯妥協道。

“沒有本宮點頭,我看你那武侯府,誰家女兒敢進!”長孫怒道。

“……”寧辰氣急,卻又無話可說,他在這個世間沒有親人,只有長孫一個長輩,日后若要成婚,定然要過先長孫這一關。

他是一個很傳統的人,婚姻大事,一定要有長輩的祝福才行,不論在華夏還是這里,這都是永遠不變的規矩。

“娘娘,您要講道理,不能以身份壓人”寧辰底氣有些不足,強調道。

明月漂亮的小臉一皺,完了,壞人要頂不住了。

長孫冷聲一哼,道“本宮若是不講道理,哪還輪得到你在此放肆,馨雨是本宮看著長大,容貌和品行配你綽綽有余,你還有什么可不滿意的”

眼見敵人太頑固,道理講不通,寧辰委婉的換了理由,道“娘娘,我才十七,娶親還太早,而且我現在還是太監的出身,對公主的名聲實在不好”

聞言,長孫眉頭皺了皺,前一個理由根本不算什么,大夏男兒十六成親比比皆是,十七歲已不早,不過,后面一個理由卻不得不考慮,這小子的出身確實是個麻煩。

馨雨的事情已經拖不得,新皇登基之前,此事必須解決,皇家無親情,趁著她還能做主,一定要給馨雨找一個好的歸宿。

寧辰是她眼中最好的人選,也是她最放心的人。這些天,她一直在想辦法,一定得找到一個理由,或者為其安排一個合適的身份,以堵住他人之嘴。

“此事有些麻煩,你讓本宮再想想”長孫皺眉沉思,道。

“娘娘,您慢慢想,我先回去了”

寧辰趕忙告退,然后朝小明月使了一個眼色,快速朝宮外走去。

今天是勸不了長孫了,敵人過于強大,回去再想辦法。

兩人溜的很快,不一會就不見了影子。

出宮的路上,明月看著寧辰,小聲道,“壞人,你真要娶那個九公主嗎?”

“不會”寧辰否認道,夏馨雨不敢反抗,那么就由他來,做惡人的事情他早已習慣,反正他的名聲一直不怎么樣。

“那你怎么過你們皇后娘娘這一關”明月繼續小聲問道。

“還沒想到,你有什么辦法嗎?”寧辰反問道。

“沒有”明月小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我是小孩子,哪能有什么辦法”

福建22选5开奖 加拿大三分彩开奖结果 p2p理财平台排名 青海11选5 广西十一选五遗漏 深圳风采2011092 内蒙古快3走势图带连线 好彩1复式6个号码中一个有钱吗 安徽11选5开奖一定牛 黑龙江体彩11选五5 广东11选五最简单玩法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几点开始 辽宁体彩11选5技巧 非公开发行股票是利好吗 福彩3d论坛彩票论坛专区 山东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快三玩法中奖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