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武侯(1 / 2)

北蒙大營,帥帳之前,凡聆月看著遠方的大夏皇城方向,那里,紫色的氣運已經越發昏暗,說明著大夏的局勢并沒有轉好,反而愈發的惡劣。

不過,望氣之法,天下能懂的屈指可數,絕大多數人都對此一無所知。

“軍師”情無憂張了張口,想問,卻又不知道該怎么開口。

他實在無法理解,軍師為何在談判中一再讓步,莫非,他們真要和大夏講和?

“不用多問,現在還不是時候,很快你便知道為什么”

凡聆月說了一句便沒有在解釋下去,大夏的局勢,還未到最惡劣的時候,她必須等下去。

如今,最大的隱患,就是寧辰還未死,反而回到了大夏皇宮,這才是她最擔心的事情。

很多時候,一個人的存在對于大局的影響,非是一般人能夠想象。

誰能想到,佛國之戰,敗是一方會是度厄寺住持,三災不可敵,也是人所共知的事情,除卻同級別的強者,幾乎就是無敵的象征。

然而,這樣的強者卻還是敗了,敗的狼狽,敗的凄涼。

她雖然從來都沒有奢望過佛國對伐夏局勢造成多么大的影響,卻也沒想到佛國會敗的這么快。

未央宮中,寧辰還在昏迷中,對于外邊局勢的變化一無所知。

三皇子和十皇子都在盡力拉攏剩下還保持著中立的權貴,這個時候,誰都不肯半分落后。

皇位之爭,從來都是成王敗寇,一人登基,另一人必然就會死無葬身之地,這也是皇子之間為何不能共存的主要原因。

帝王之家無親情,古來未變。

畢竟像大皇子和燕親王這樣對皇位不在乎的人,少之又少。

朝野之中,除了兩位皇子爭鋒之外,還有一件事,同樣擺在了眾臣面前。

知命侯的功勞,怎么封賞。

知命侯的出身已是一個心照不宣的秘密,大家全都當做不知,誰都不會在這個時候,不長眼的提起此事。

佛國一戰,知命侯著實讓所有人都為之震驚,堂堂佛國,如今基本已經被打廢,人間佛慘敗,三位佛國護法戰死,整個彌界山中的所有珍貴古經也全部被拉回了大夏。

可以說,大夏西南疆域的和平,是知命侯帶著五千將士用生命打下來的,此事若是不能處置妥當,必然會寒了大夏無數將士的心。

于是,封賞一事,成為了三公頭疼的大問題,夏皇在世時,對于寧辰一再打壓,他們都未考慮過這個問題,如今真正清算功勞時,他們才發現,不知不覺中這個年輕人竟已為大夏做了如此多的事情。

朝野上下,所有人都在關注著此事,等待三公和皇后娘娘最后的決斷。

按道理說,如此戰功,已經可以考慮封武侯之位,忘川侯戰死之后,大夏十武侯之位空出一位,而知命侯不論實力和戰功都足以達到標準。

三日后,三公決議終于出來,加封寧辰武侯位,封號依舊延續知命二字。

此詔一出,朝野大震,尤其是三皇子和十皇子,立刻將目光望向了未央宮。

誰都知道,一位武侯的權勢和影響有多大,尤其是這位武侯還是當今皇后娘娘最信任的人。

皇位之選,最終的決定權就在三公和皇后娘娘身上,爭取到了知命侯的支持其實就等于爭取到了皇后娘娘的那至關重要的一票。

接下來的幾日,兩位皇子每天都借著進宮請安的機會,前往未央宮看過寧辰,可惜,后者一直還昏迷未醒,讓兩人大為失望。

“你準備躲到什么時候”夏子衣看著床上的寧辰,淡淡道。

“不知道,能躲幾時是幾時”寧辰一邊咳嗽,一邊回答道。

他兩天前就醒了,不過,因為外邊的事情一直沒有露面,至于封不封武侯位,他并不在乎,長孫也沒提過,要不是大皇子告訴他,他還不知道有這回事。

“大皇子,我還欠你一聲道歉”寧辰蒼白的臉上閃過一抹認真的歉意,這個皇宮中,他唯一有愧的就是眼前的大皇子。

“你不欠我什么,不需要向我道歉,一切選擇都是我自愿做出,與任何人無關”楚子衣平靜道。

聞言,寧辰心中沉沉一嘆,這樣的人,為何會生在帝王家。

“明月,過來一下”寧辰招了招手,道。

不遠處,坐在桌子旁無聊發呆的小明月聽到呼喚聲,立刻小跑了過來。

“幫我把劍拿來”寧辰指著不遠處的柜子道。

“哦”明月又小跑到窗前的柜子旁,抓著墨劍的劍鞘,拿了拿,沒拿動。

寧辰啞然失笑,他忘了,這東西對于小明月來說還是太重了。

福建22选5开奖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 重庆幸运农场怎样赚钱 光大证券股票推荐 辽宁11选5基本走一定牛 幸运28是正规彩票吗 新闻 体彩宁夏十一选五五开奖今天 云南11选5推荐号每天 天津时时彩开奖号码记录 赌博运气规律 家庭理财频道直播 白小姐精选三肖期期准139 幸运飞艇官方推荐网址 广东十一选五五码图 内蒙古 11 选 5 走势图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 江西快3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