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短劍(1 / 2)

古蘭城中的佛動了,牽一發而動全身,南漓江旁,青檸也從療傷中醒來,起身離去。

與此同時,北蒙大軍之中,凡聆月桌前同樣放著一封彌界山被破的戰報,整個營帳的氣氛都沉悶下來。

“軍師,陛下會不會有危險”情無憂神色有些擔心道。

“不會”凡聆月搖了搖頭,明月不但不會有危險,而且還會因禍得福,重新被送還回來。

如今天下皆知,明月在寧辰手中,度厄寺住持也是一樣,現在的局勢,北蒙,永夜神教,還有佛國,誰都希望對方可以多出一份力,分擔戰場帶來的壓力。

明月是否回歸北蒙,毫無疑問對北蒙有著很大影響,度厄寺住持對此比誰都清楚,只會盡力救下并送回明月,而不是借機要挾。

他們之中,還沒有任何一方有獨立抗衡大夏的實力,這個時候,誰都不會傻到破壞去彼此的聯盟關系。

這個世上,聰明人不多,但傻子也不多,這么簡單的道理,度厄寺住持若再想不明白,他這個人間佛就白叫了。

彌界山,碎裂的大佛前,寧辰已經坐了整整一天,看著從密室中拿出來的三樣東西,一卷功法,一瓶佛天丹,一柄金色短劍。

“來人”寧辰開口道。

“在”一位禁軍將士上前,恭敬行禮道。

“去把那四個和尚帶過來”

“是”禁軍將士領命,旋即快步朝大殿走去。

沒過多久,四位將士押著四個和尚來到大佛前,站在一旁,靜等下一步的命令。

寧辰起身,什么都沒說,右手凝劍指,霜華輕落間,一指點向了其中的一個和尚。

“呃”

檀中被破,佛門金剛口中一聲痛苦的長哼響起,口中鮮血泊泊淌下。

見此情形,四位禁軍頓時被驚的說不出來,四人功體雖然被廢,但肉身強度依然如初,怎會如此輕易就被傷到。

“果然如此”

寧辰眼睛微微瞇起,金剛不壞體的功法中記載著如何修滿周身三百六十個正穴,卻唯獨沒有提起過胸口正中間的檀中穴。

世間沒有完美無缺的功法,金光不壞體再強,也還是有修不到的地方,檀中一穴,便是最大的破綻。

怪不得他見過的所有佛國和尚,總是將一只手放在胸前,原來是這個原因。

不過,除卻此事,還有一件東西,他很在意,就是他從密室拿出的金色短劍。

度厄寺住持既然將它放在這么重要的地方,一定有著它不同尋常的地方。

而且,他清晰的感覺到這柄劍中,有著一股難以言明的力量,卻又被另一股力量強行的壓制著。

這壓制的力量,毫無疑問就是佛門的正宗佛力,很是強大,至少也是先天級別才有的波動。

“這是什么東西”寧辰拿著金色短劍,走到另一名佛門金剛面前,開口問道。

“阿彌陀佛”佛門金剛雙手合十,口念佛號,就是不肯透露半句。

“不肯說是吧”寧辰冷笑一聲,他就喜歡嘴硬的,“來人,破開他的檀中穴,然后挖一個坑將他埋起來,記住,莫要埋過胸口”

“是”一位禁軍將士上前,一把將其拎走。

“你呢?”寧辰走到下一位佛門金剛面前,平靜問道。

“這是佛門的圣器”這一位佛門金剛倒是沒有一味的嘴硬,出聲回應道。

“干什么用的?”寧辰繼續問道。

“只是一件信物而已,沒有什么特殊的作用”佛門金剛回答道。

“你看我傻嗎?”寧辰淡淡看了一眼身前的和尚,突然道。

佛門金剛一楞,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帶走,和剛才那個一樣”寧辰命令道。

“是”又有一名將士走來,將其拎走。

寧辰走到最后一位佛門金剛身前,冷漠道,“就剩下你自己了,我的耐性有限,只給你一次機會,還是剛才的問題,說吧”

“此劍名為血紋劍,本不是佛門之物,而是一件魔器,佛門創始之初,為本寺初代住持所得,以佛法鎮壓在度厄寺下三百年,最終封印魔性,成為佛門的一件圣兵”

話聲落,最后一位佛門金剛沉沉一嘆,無聲念了一句佛號。

“只有這么多?”寧辰問道。

“只有這么多”佛門金剛點頭道。

“這封印能解開嗎?”寧辰隨意問道。

“不能”佛門金剛眸中閃過一抹微不可查的慌亂,否認道。

福建22选5开奖 体彩今日开奖直播视频 11选5黄金一胆 东方6十1历史开奖 国内有正规的股票配资平台吗 河北快三查询 浙江体彩6+1走势图 黑龙江十一选五规则 荣耀棋牌 福建十一选五图表 广东十一选五软件 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昆明 银行理财产品排行 七星彩2003开奖全记录 常熟股票配资 广西快三销售时间 黑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