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寒風中的一箭(1 / 2)

鐵蹄錚錚,衣尾寒風,在黑夜中狂奔而來,依稀間,還可以看到馬蹄之上縛著的棉套。

寧辰的雙眼瞇的更緊了,北蒙的那位軍師真是連任何細節都不會出錯,有無棉套的影響有多大?其實并不大,簡單的描述,無非就是在十里外還是在九里外聽到這錚錚鐵蹄聲罷了。

然而,戰場之上,一里的差距就能早就截然不同的結果,北蒙的軍師,沒有在這細節上犯任何錯誤。

領兵的將軍是個高手,離得越近,這種強者的氣息就越不容易遮掩,寧辰緩緩彎弓,搭箭,正要射出,片刻后,卻又收了回來。

“娘娘的安危無恙吧?”寧辰轉過身,看著身邊的女子,輕聲問道。

青檸點了點頭,如今長孫的營帳周圍盡是軍中的高手,只要來的不是像之前刺殺武侯那樣的強者,娘娘的安危便萬無一失。

前些日的刺殺,太平侯雖然身受重傷,但那三位劍者也好不到哪去,短時間內不可能再有出手的能力。

“那我便放心了”話聲落,寧辰轉動輪椅從高地之上走下來,道“青檸姐,我們去跟北蒙王庭的軍師打個招呼”

既然他只有一箭的能力,何不送給北蒙的那個女人。

青檸神色一怔,卻也沒有阻攔,有她在,寧辰不會出任何事。

片刻后,一輛馬車從軍營出發,趁著夜色迅速消失在黑暗中。

兩百里的距離不算遠,快馬奔馳的話一個時辰足以,馬車的速度不如快馬,但一個半時辰后也到了北蒙軍營之前。

寧辰找了一處地勢稍微高一些的地方,然后看著北蒙軍營的方向,重新彎起了手中的弓。

北蒙營帳前,凡聆月站在寒風中,靜靜看著大夏軍營的方向,眸光無波,更無情。

淺藍色的衣衫簡單卻透露著尊貴,凡聆月的身份并不難辨認,寧辰看到那一抹淺藍衣衫后便感到一種熟悉感,再凝神看向前者的面容后,不禁身子一動。

是她,在落月城中巧遇的女子,月靈。

凡聆月,聆月,月靈,當真是命運弄人,滿口瞎話。

怪不得大夏的八皇子會死的如此干脆,原來那個時候,她的出現就是為了此事。

彎起的弓自然沒有收回的道理,在這寒風中,寧辰眼神冷漠的可怕。

正如同凡聆月所說,她與寧辰是很像的人,平靜的外表下都藏著一顆極其無情的心。

惺惺相惜,甚至相談甚歡,都無法阻斷兩人殺死對方的決心。

寒風中的箭,如同流星一般劃過,銀色的光芒在這夜空中如此耀眼,然而,還未來得及反應,箭光已至身前。

但是,這驚艷的一箭卻被一只手抓住了,年輕的將軍出現在凡聆月身前,一手遮天,擋下這無情的一箭。

“青檸姐我們走吧”寧辰輕聲道。

“恩”青檸回答道。

兩人上了馬車,快速離去,不多時便再次消失在黑暗之中。

北蒙軍營前,年輕的將軍看著箭光飛來的方向,不禁眉頭一皺,他不明白究竟是誰要刺殺軍師。

“他就是寧辰”

凡聆月淡淡地說了一句,旋即轉身朝帳中走去,沒想到他們兩人還是對上了。

“可惜了那三千輕騎”

凡聆月清楚,襲營之事失敗了,她曾說過,他們很像,不僅是無情,還有心機,大夏軍營中的那老將軍是個庸才,寧辰卻不是,相反,他不僅不是庸才,還是一個非常聰明之人。

黑夜中,疾馳的馬車掠過一道模糊的影子,寧辰坐在車廂內,臉色微微有些蒼白,剛才那一箭,對此刻的他來說負擔太大了。

對于沒能殺死凡聆月,他早有心里準備,不過,他現在還是想說一句話。

去他媽的天才!

那位年輕的將軍明顯年齡比他大不了多少,卻至少已經是九品巔峰,這個世界什么時候天才多如狗了。

他辛辛苦苦練了這么久,身邊還不斷有高手在指導,甚至連先天都不缺,然而練來練去卻又倒回了四品五品之間。

命運那老女人真他媽不公平。

兩人回到軍營之時,戰斗已經結束了,三千輕騎基本都被弓箭射成了馬蜂窩,即便有一兩百人趁著黑夜逃了也無法改變什么。

長孫看到兩人坐著馬車回來,眉頭皺了皺,道,“干什么去了”

寧辰下了馬車,誠實道,“去和北蒙王庭的軍師打了個招呼”

青檸在一旁點了點頭,表示確實如此。

長孫沒有再問什么,輕哼一聲道:“以后莫要再這么胡鬧”

福建22选5开奖 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下载安桌版本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赌博输钱人真实故事 胆组时时彩软件 贵州11选5平台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走势图 浙江十二快乐彩 北京11选5规则 江西快3怎么玩 宁夏11选五走势图 招商证劵智远理财平台 内蒙古快3跨度和值走势图 双色球走势 05上证指数 深圳风采2011033期 双色球怎么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