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燕親王(1 / 2)

回府的路上,燕親王看了一眼身后寧辰和磨磨蹭蹭地夏念憶,眉頭微皺,開口道,“幫忙推著”

寧辰和夏念憶神色一變,都有些老大不愿意,可是在燕親王的余威下,誰都不敢反對。

夏念憶來到輪椅之后,臉色兇的能嚇死人,寧辰直感到身后冷颼颼的,渾身都覺得不舒服。

“我自己來就行”

寧辰實在忍不住苦笑一聲道,他怕這刁蠻女一會忍不住捅他一刀,這么近的距離,他想躲都來不及。

“讓她推”燕親王否決,淡淡道。

“本郡主幫你推著,你還敢嫌棄”

聽到寧辰語氣中竟有不愿意的意思,夏念憶火氣當時就上來了,她拒絕可以,但這小子不行。

今日她的火已經夠大了,若不是三叔在此,她一定讓人把這家伙丟進河里喂魚。

寧辰閉嘴,好男不和惡女斗。

武功再高,也怕挨刀,如今人在屋檐下,他不敢再刺激這刁蠻女,真給他來一刀,他找誰說理去。

三人一前兩后,緩緩前行,城中的百姓看到,皆退后行禮,燕親王在整個大夏都有很高的威嚴,才情和武道天賦卓越超凡,若非不爭的性格,當今皇位歸屬恐怕還要另當別論。

如今夏皇的皇位很大程度上有燕親王相讓的原因在內,據說上一代夏皇對才情和武道都出類拔萃的燕親王格外喜愛,要立其為太子,卻被燕親王拒絕。

這也是當今夏皇對自己兄弟格外冷酷的同時,對燕親王卻格外的寬仁。

寧辰實在難以相信這位連皇位都不想要的親王竟有興趣陪著刁蠻女在此胡鬧。

想到這里,他突然想起來他其實還真不知道剛才的擂臺是干什么的,所有的這些想法都只是他猜測而已。

好奇之下,寧辰悄悄地斜過頭,看了一眼刁蠻女,小聲問道,“郡主,請問個事情”

“什么事”

夏念憶狐疑道,兩人關系沒那么好,請之一字,讓她有些不自在,這家伙不會有什么陰謀吧。

寧辰看到了刁蠻女眼中的情緒,也沒和她計較,他先問完再說,比起他那熊熊燃燒的八卦心里,個人恩怨可以先放在一邊。

“你們剛才擺擂為的是何事?”

寧辰措辭了一翻,可惜沒有想出來應該如何委婉,干脆直接問道。

“你不知道嗎?”

夏念憶臉色有些古怪,諷刺道,不知道何事就敢上來打擂,這家伙腦子是什么做的。

“呵呵”

聽到刁蠻女的鄙視,寧辰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他是窮瘋了,見了擂臺立刻跳了上去,生怕晚一點擂臺就跑了。

夏念憶沒有注意寧辰尷尬的神色,繼續說道,“三叔需要一名劍侍,所以,定下規矩,誰能接下十招,便可以跟他走”

說完,夏念憶面露疑色地看了一眼寧辰,道,“那你以為是什么?”

“沒什么”寧辰趕緊扭過頭,不讓刁蠻女看到他尷尬的表情,原來腦袋有炮不是泰親王而是他。

郡主比武招親,他怎么想的?他真佩服他自己,連這么扯淡的事情都能想得到。

“他以為你是在比武招親”

就在這時,前方的燕親王淡淡地補了一刀,讓身后兩人當時就傻了。

寧辰怎么也沒想到燕親王一直在聽兩人的對話,更沒想到燕親王連他想什么都知道,難道,他把答案寫臉上了?

但是,他怎么可以說出來呢?怎么可以說出來!

然而,比起寧辰的忿忿,夏念憶更是驚的嘴巴都合不攏了,下一刻,徹底爆發,憤怒之下一把扣住前者的脖子,狠狠用力掐下去。

“本郡主就這么讓人看不上嗎!”

她之前以為寧辰上臺后說了兩句轉身就走,是為了故意鬧事,沒想到竟是因為看到她。

“呃”

寧辰被掐地呼吸艱難,一邊掰著夏念憶的手,一邊掙扎著說道,“郡主,郡主不要沖動,燕親王開玩笑的”

夏念憶不信,掐的更狠了,她掐死這小子,天下之大,都大不過這家伙的膽子,竟敢嫌棄她!

寧辰面色通紅,感覺自己要喘不過氣了,費力道,“郡主,您可是郡主,我再傻也不會如此胡思亂想”

“真的?”

夏念憶狐疑地松開手,想想也對,怎么可能有人會白癡的這么想。

她怎么說也是大夏的郡主,婚事都是要由夏皇來指,再不濟也不會淪落到比武招親的地步。

可惜,她還是低估了寧辰那強大到極點的想象力,對于一個世界觀正在漸漸崩塌的穿越者,就算認為母豬能飛上天也不是不可能的。

更重要的是,在上臺之時,鬼才知道她郡主的身份。

“咳咳,真的”

寧辰一邊揉著喉嚨,一邊趕緊點頭,同時心中還不停地埋怨燕親王,你自己猜到就行,干嘛還要說出來,這純粹是看熱鬧的不嫌事大。

他要忍不住揍這刁蠻女一頓怎么辦!

福建22选5开奖 股票指数英文 2019年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广西体彩十一选5 江西多乐彩11选5开奖结果 产业基金配资比例 免费下载四川金7乐 股票融资是好还是坏 传统足彩玩法介绍 基金配资比例两种模式 急速赛车之竞速漂移 股票开户怎么办理流程 极速北京pk赛车计划软件 太仓东莞市股服务 江西11选五多乐彩走势图 贵州快3走跨度走势图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结果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