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白衣男子(1 / 2)

大裂縫很寬,如同在虛空中劈了一斧頭似得,若不是金光所照,估計寧辰他們再找一輩子也找不到。

這個操蛋的世界總是有些操蛋的事情讓人無法理解,比如,先天,又比如,會自己發光的紙。

寧辰感覺自己原來的世界觀,就如同一面摔在地上的鏡子,破的不能再破了。

走入裂縫中,一人一馬默默前行,出去的路就在腳下,卻依然有著幾分不真實。

原來,他還是無法徹底認同先前所發生的一切。

裂縫的路走到了盡頭,恍惚間,他們已出現在一片雪原上。

小白馬第一個動作,一蹬蹄,風騷的眼神甩過,然后一頭栽在雪中狂吃了起來。

寧辰鄙視地看了它一樣,沒經歷過世面的土鱉,真沒修養。

下一刻,寧辰輕輕的捧起一把雪,然后,一把塞進嘴里,咔咔地帶著冰碴嚼了起來……

爽!

一人一馬舒爽地抬起頭,滿臉幸福。

在幽冥地府的日子真的就是地獄,沒吃沒喝,連雪都沒得吃,如今發現能吃上一口雪都是幸福。

喉嚨中的火辣感消退了不少,寧辰扔下手中的雪,看到小白馬還在狂吃,不禁眉頭一皺,對著撅起的馬屁股啪地一巴掌拍了上去,呵斥道:

“不要命了”

像它這種吃法,命都會吃沒的,什么事都要有度,他們的身體如今還很虛弱,根本經不起這么折騰。

“呼哧”

小白馬瞥了一眼前者,然后退后兩步,依然我行我素地繼續吃起來。

寧辰大怒,正要發飆,突然看到小白馬身下,剛才站著的地方積雪竟已經全部融化,不禁神色一怔。

這家伙吞下的那顆珠子到底是什么東西,都過了這么多天竟然還有這么大的影響。

寧辰心中擔憂,不過看小白馬吃的高興,就不再阻止它。

“在這等著,別亂跑”

話聲落,寧辰轉動著輪椅,朝遠處走去。

不多時后,寧辰回來,手中拎著一個狍子,不大,卻也足夠一人一馬吃上一頓。

他不知道小白馬吃不吃肉,但是,都到了這個時候不吃也得吃。

火折子已經滅了,附件又沒有枯木,生火已不可能,他的修為還達不到神之子那樣可以引動天地變化的程度,無法憑空生火。

簡單的解刨好狍子,寧辰忍住惡心將一片肉塞進嘴中,腥氣撲鼻,多日沒有進食的胃中一陣痙攣,直返酸水。

但他清楚,不吃就會死,他的身體已經撐不住走出這片雪原。

胡亂給自己塞了兩片肉,寧辰又切下一片塞進小白馬的嘴中。

“呼哧”

小白馬不愿吃,一下子吐了出來。

“吃下去”

寧辰臉色一沉,喝道。

看到主人發火,小白馬委屈地嗚了一聲,叼起雪中的生肉,艱難地吃了起來。

寧辰感覺自己話有些重了,輕聲一嘆,撫摸著小白馬的腦袋,輕聲道,“忍著點,只要能活下去,受點苦是值得的”

小白馬用腦袋蹭了蹭前者的胸口,看上去委屈極了。

“好了,別磨磨唧唧跟個娘們一樣,趕緊吃”

寧辰一把扒拉開小白馬,不耐煩道。

沒有經過處理的生肉腥味極重,帶著淋淋鮮血,小白馬吃的艱難,寧辰吃的惡心,一人一馬在荒原中,你一口我一口,互相盯著,誰都不肯吃虧,生怕對方少吃一口。

雪原上的狍子都很小,除去內臟皮毛后,剩下的肉所剩無幾,寧辰看著最后一塊肉,一把塞進小白馬嘴中,旋即用地上的雪凈了凈手,淡淡道:“走吧”

小白馬痛苦地將最后一口肉咽了下去,然后聽話地邁開蹄子,一邊走,一邊直想反胃。

大雪終于停了,但太陽還沒有出來,這一場大雪簡直是災難,尤其是在北方,到處都是一片茫茫雪白。

寧辰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甚至連方向都搞不明白,雪原到處都一樣,分不清東南西北。

雪中行路容易得雪盲癥,所以寧辰每走一段時間就會將小白馬的眼睛蒙起來,然后自己也閉上眼睛,靠感覺前行,反正他們也不認識方向,一直走就行。

然而,他沒想到,人若要倒霉,喝涼水都會塞牙。

就在寧辰與小白馬看到了前方的希望,一座城池若隱若現時,不遠處,一位白衣男子斜面走來。

白衣男子看到眼前的一人一馬后明顯也是一愣,在這茫茫雪原中,這樣的組合實在過于個性,太好辨認。

有一句話說,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寧辰從男子身上感受到了殺機,眉頭輕皺,還未來得及細想,便見一道冷冽的劍光掩面而來。

“嘭”

劍指相接,蕩起一瀑雪花,男子出劍,快至轉瞬淪亡,一劍至身前,劍風逼面。

寧辰左手雙指定住劍身,順勢一轉,劍鋒轉向一邊,卸力于無形。

同一時間,墨劍出鞘,半挽寒光,霜華激蕩,一劍障目。

男子神色不變,左手伸出,一把抓住墨劍,火星四濺,竟是一雙生鐵鍛造的手套。

寧辰雙眼一瞇,手中墨劍再添三分力道,嘭地一聲,硬是生鐵的手套斬出一個半指深的口子。

福建22选5开奖 每十股转增 股票配资平台是怎么赚钱 宁夏十一选五的步骤图 真钱捕鱼棋牌游戏平台 极速时时彩彩开奖结果 广东11选5最容易中奖 吉林十一选五跨度一定牛 上海时时乐开奖记录 金融投资工具是什么 今日安徽快三走势图 排列五几种投注方式 天猫配资 366百家乐娱乐城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组选走势图 上海11选5一定牛任三遗漏 甘肃快三免费官方版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