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相見時難別亦難(1 / 2)

渡安藥房內院,寧辰忙活半天后看著一旁盛滿熱水的浴桶,又看了看床上的暮成雪,一時間一個頭兩個大,脫還是不脫?

“良心過不去啊”

寧辰摸了摸自己的心,發現還是有愧疚心里的,證明自己還不算是狼心狗肺,但事出有因,是不是可以不拘小節?

寧辰試著說服自己,伸了伸手,卻又收了回來,他突然想到這個時代的女子其實都挺保守的,自己這么做,就算事出有因也似乎也點不合適。

掌柜你害死我了,寧辰心中埋怨,盯著暮成雪看了片刻,終于輕聲一嘆,下定決心。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寧辰心一橫,小心翼翼的走到床前,仔細又看過暮成雪,見其確實不像一時半會能醒過來的樣子,方才放心的伸手去解后者衣衫。

“嗯”

突然,暮成雪一聲輕吟,嬌軀一動,頓時嚇得寧辰一個哆嗦,伸出的手瞬間收回。

“這也太嚇人了”

寧辰哭喪著個臉,這姑奶奶可是連夏皇都敢刺殺的狠人,若是醒來發現什么,他估計就真要進宮當太監了。

刺啦一聲,寧辰從衣服上撕下一條布,旋即蒙上了自己的眼睛,心中不免感嘆,吾真乃君子也。

蒙上雙眼后,的確啥也看不見了,寧辰感嘆的同時亦悄悄有些遺憾,正應了一句名言,男人啊,你另一種稱呼就是禽獸。

寧辰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善解人意,但自己的確算得上善解人衣,況且暮成雪的衣服也不是太難脫,三下五除二的工夫就搞定了。

只是在這期間有沒有什么不小心的肢體接觸,就純粹看良心了,當然,就算真的有他也不會承認。

片刻之后,寧辰小心地將暮成雪抱進浴桶中,方才解開了雙眼上蒙的布條,旋即,看了一眼自己的雙手,傻傻一笑,今后兩天就不洗手了。

剩下的事情就好辦多了,寧辰守在與浴桶邊,每等一刻鐘就加些熱水進去,期間就是坐在那里傻傻地等待時間。

“呃”

突然,浴桶之中,暮成雪一聲痛苦的長吟,緊接著,一口鮮血噴出,瞬間染紅身前清水。

“暮成雪”

寧辰急于上前,卻被半醒之間的暮成雪出聲阻止。

“不可”

一聲不可,卻聞更痛苦的長吟,暮成雪周身水花四濺,長發揚起,體內真氣砰然蕩開,頓時,周圍桌椅紛飛,碎木散落,就連不遠處的寧辰也慘遭殃及,被震飛出去。

嘭地一聲,寧辰撞上墻壁后摔落地上,旋即哇地一口鮮血嘔出,顯然已受了不輕的內傷。

“真是不作死不會死啊”

寧辰掙扎著起身,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趕緊上前查看暮成雪情況。

“……”

半醒之間,暮成雪看了一眼眼前的寧辰,還未來得及開口,便再度昏了過去。

寧辰嚇了一跳,伸手去摸前者頸部的脈搏,察覺心跳還在,頓時松了一口氣。

仔細查看一下,寧辰才發現暮成雪臉色好了許多,較之先前明顯有了很大不同。

“這挨千刀的掌柜,也不早點說一聲,疼死我了”見暮成雪沒事,寧辰這才緩過盡來,渾身疼的直呲牙,嘴中咧咧道。

這才幾天,他流的血,吐的血都快趕得上前世半輩子的了,再這么下去,沒讓長孫抓回去砍了,也流血流死了。

嘴中雖然嘟囔,寧辰還是再度蒙上眼睛,將暮成雪從水里撈了出來,然后擦干身體后將其又抱回床上蓋上被子后,這才又解開了雙眼之上的布條。

看著被子起伏的曲線,寧辰心中感慨,第一次見面時他果然猜對了,他就想哪有女人會那么平。

“嘀嗒”

就在這時,寧辰突然覺得鼻子一熱,一滴滴鮮血淌出,順著衣衫就滑落在胸前,很是刺眼。

寧辰臉色難得的一紅,思考了片刻,覺得還是要找掌柜看一看,他覺得,他不可能這么沒出息,一定是剛才被震出了內傷。

……

片刻后

掌柜房間,寧辰緊張地看著給他把脈的掌柜,生怕后者說出什么內腑受創,無藥可救之類的話。

“沒有大礙,吃兩幅藥就好”掌柜平靜的收回手,開口道。

“呼”寧辰暗松了一口氣,還好,不過想起剛才自己無緣無故流鼻血,還是擔心的追問了一句,“真的沒事嗎?我剛才還流鼻血了”

聞言,掌柜淡定地瞥了一眼寧辰,道“年輕人肝火旺,很正常,若是在意,我可以再給你開一幅降肝火的藥”

“咳咳,不同,不用”寧辰心中窘迫,趕緊咳嗽兩聲掩飾過去,回絕道。

“寧兄弟,你不是已經和皇后娘娘一起回宮了嗎,為何”說到這里,掌柜話語略停,他不知道這些話他能不能說,畢竟是宮中的事情,他不好問的太多。

“呵呵”

寧辰為難的一笑,他不想說謊,但更不能說出事實,只能傻笑含糊過去。

看出寧辰的為難,掌柜也不強求,爽快道,“既然寧兄弟不愿多說,在下也不能強人所難,這幾日,寧兄弟就放心在此住下吧,待那位姑娘的傷勢好轉再走不遲”

“多謝掌柜”寧辰感激地一拱手,謝道。

福建22选5开奖 配资炒股使用什么方法 大仙一头一尾免费料 山西十一选五预测 体彩十一运夺金11选5 安徽快3开奖结果今天怏3 安徽11选五遗漏查询 江苏快3杀号 新疆11选5官网 吉林快3最大遗漏 买双色球彩票有技巧和窍门 2017年最赚钱的小生意 上海11选5免费计划软件 深圳风采最新开奖结果 股票行情康新欣材 福彩陕西快乐10分钟 期货股票配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