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不可思議的花骨朵(1 / 2)

與此同時——

洪逸白天所在的住處——

“轟隆”一聲爆響,門板直接炸裂粉碎,化作漫天的木屑粉塵,遮蔽視線。

大半塊門板更是被撞飛出去,重重地撞在茶室窗玻璃上,乒乒乓乓地震碎滿窗玻璃,聲勢好不駭人。

而始作俑者……

僅僅是一個女人的拳頭。

拳頭粉嫩白皙,柔弱無骨,但誰都不敢想象這瑩潤如玉的拳頭竟然蘊含著爆炸性的破壞力。

“親愛的洪逸,我沈月舫來給你收尸了,高不高興開不開心?在蟲血排斥反應下痛了三天三夜,你每時每刻都想死對不對?那我就大發慈悲,遂你所愿!”

沈月舫,正是暴力婆娘的名字。

此時她一臉的囂狂狠戾、快慰解氣,就好似背負滅門之仇的女俠終于手刃仇人一樣,隨時都想要放聲大笑,得意快哉。

然而當她踏足進屋的一瞬間——

“啊,他人呢?”

她臉上的暴戾表情卻凝固在臉上。

就連眉宇之間的快慰之意,也瞬間拋飛到九霄云外。

她的眸中只剩下驚恐和疑惑,像是見到了隕石砸地球一樣魂不守舍。

她看了看地上的兩把匕首……

那本應該釘著洪逸的手掌,狠狠將他釘在木地板上,讓他無路可逃才對啊!

難道他挨灌了一針蟲血,還能忍著滔天劇痛,拔掉匕首落荒跑路?可他雙手受制,拿什么拔匕首啊!

他的疼痛承受能力也太強了吧,他是鐵打的么!

沈月舫心臟砰砰狂跳,她捫心自問,換了她在三天前被注入蟲血,她絕對辦不到洪逸那一步的……

難怪他能從一個學習科學養豬的土包子,搖身一變變成荼毒全世界的大惡棍!

敢情是他的意志力天生就遠超常人啊。

“果然是滅絕人性的狗東西,一點都不怕痛的,真應了那句話,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

“怪我太小瞧他了,不該留他三天活路的,這畜生被注射了蟲血都能活下來,他的狗命該有多頑強。”

“但小小的失策也無妨,挨了蟲血,他早死晚死都一樣。”

“咦,地上好多焦黑的死皮……原來是這畜生用電來麻痹自己的神經啊,真是夠狠的都快把自己的肉電熟了吧,對自己尚且這么狠,也無怪乎他冷血絕情,視人命如草芥了。”

“排斥反應、高壓電擊……他能茍活下來的概率無限接近零,我也無需去追殺他,多半他早就死在某個垃圾堆里被蟲子啃噬殆盡了。”

“就算能活下來……我沈月舫實力今非昔比,一拳就能把他的腦瓜子打爆成爛柿子,不足為慮。”

“比起洪逸,我更該去處理那株妖藤……說什么也不能讓它化出人形,否則它的禍害性比洪逸還要嚴重百倍,淞州市的男同胞至少得死十幾萬!”

一想到記憶里的妖藤,沈月舫就不寒而栗。

洪逸再怎么研究蟲子、制造瘟疫,那也只是小打小鬧罷了,直接或間接被他害死的人不超幾百幾千。

可是那株妖藤化出的人形……簡直是這場蟲災浩劫里最致命的恐怖存在之一。

沈月舫攥緊拳頭,輕抿著唇瓣,頗有幾分赴死的覺悟:

福建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