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6章 找茬(1 / 1)

.,

然后葉楚看著他道:“你的底牌已經用完了,現在就給本座去死吧!”

那人看著葉楚眼中卻沒有了害怕之色,反倒發出哈哈大笑聲道:“葉楚,你不要高興的太早,就算你殺了我也逃不出我們城主府的手心。”

葉楚道:“那就不用你來擔心了!”說完葉楚便扭斷了對方的脖子。

墨赫看到葉楚再次殺了他們的人后終于害怕了,立刻下令放下殺死葉楚的任務,眾人分頭逃命,他相信沒有法則之力的葉楚不可能攔住他們。

米斯家族看著逃跑的城主府眾人欲哭無淚,他們萬萬沒想到會遇上這種事情,本以為這次能夠受到城主府的饋贈,卻沒想到最后偷雞不成蝕把米。連城主府的人都不是葉楚的對手,他們留下來恐怕只有死路一條,于是帶著家族主要成全紛紛逃命。

葉楚看著逃走的眾人根本沒有追殺他們的想法,憑他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追殺對方,最后說不定還會落入墨赫等人的算計,于是便下去和萊恩皮特匯合。

萊恩皮特早就發現了葉楚和眾人大戰的情況,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葉楚竟然如此強悍,連城囑咐的人都不是葉楚的對手,想到自己要利用葉楚的力量來復仇,不知道是福還是禍。

倒是萊恩看向葉楚的目光中滿是崇拜,若是他擁有葉楚的力量,那他該何等的豪情。

萊恩皮特看著葉楚道:“大人你的傷勢已經恢復了?”

葉楚并沒有直接回答,只是說道:“你幫我找到了靈火,我答應你們的事情也該完成。”

于是萊恩皮特便不再廢話,和葉楚一起向著他們家族的所在地而去。

葉楚有飛舟在手,不到三天便到了他們家族所在的城池,看著面前的城池萊恩皮特有些猶豫,葉楚便直接讓他們在外面等著,等他處理好里面的事情在重新出來接他們。

葉楚這樣做也是為了避免出現后患,要是讓城主府的人知道萊恩皮特和自己有牽扯,恐怕不會放過萊恩兩人,葉楚雖然和他們的交集并不算深,但也不想連累別人。

葉楚進城之后便找了一家酒樓,他雖然不將這些家族放在眼中,但不代表他會莽撞行事,還是決定先打聽一下消息再說。

葉楚叫上一桌酒菜,聽論著大廳中眾人的談話,有關覆滅萊恩家族的三個家族的消息沒有聽到,反倒是聽到了有關他自己的消息,沒想到城主府和蠻族竟然聯手發布通緝他的任務,而且這個任務永遠有效,可見他們對葉楚的重視。

葉楚聽到這個消息心中一聲冷笑,蠻族和城主府的人還真看的其他,他都落到現在這個地步了這些人依舊不肯放過他,這個消息很好,等到他傷勢好了之后,再找他們清算這筆帳,這次他一定要讓這些人痛徹心扉。

砰!忽然一個老者從天而降砸在葉楚的桌子上,將他的酒菜砸了個杯盞狼藉,而那個人還躺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呻吟不已,看樣子受傷的不輕。

葉楚抬頭看去,只見第二層幾個紈绔子弟正在糾纏一個賣唱少女,這個老者就是被人打下來的,葉楚眉頭就是一皺,人類的劣根性永遠如此,不管什么地方總有些害群之馬,只可惜他現在成了被殃及的池魚,看來他這段時間的運氣還真不怎么樣。

就在這時掌柜的趕盡跑過來給葉楚道歉道:“這位公子實在抱歉,打擾您的用餐了,今天的這頓酒菜算我們給您的賠禮了,不如請您到包廂就坐,我們重新為您張羅。”

“無事,那些是什么人,如此無法無天之事難道就沒有人管嗎?”葉楚擺擺手問道。

“噓!公子您小聲點別被他們聽到,那幾個人都是霍山城朗格家族的人,自從幾年前霍山城萊恩家族出了事情之后,他們就成了霍山城的天,誰敢管他們的麻煩。”

葉楚聞言眼中閃過一絲冷笑,這還真是打瞌睡有人送枕頭,他正想打聽有關當初那件事的消息,沒想到著三個人就送上門來,那就別怪他了。

葉楚扔給掌柜的一袋金幣,道:“這些就當今天的酒錢了。”

掌柜的看著面前的一袋金幣立刻瞪大了眼睛,然后滿是疑惑的看著葉楚,剛才的事情葉楚不但沒有怪罪他們,而且還主動給他們結賬,不知怎么的掌柜心中有種不好的感覺。

不過掌柜的也不是見錢眼開之輩,急忙說道:“這位公子使不得,一頓飯錢根本不值這么多錢,所以還輕您收回去。”

葉楚微微一笑道:‘現在不值,等會兒就值了。”說完便身形一縱飛身上了二樓。

掌柜的正在疑惑葉楚為何會這樣說,哪知眨眼間葉楚便消失不見了,等他抬頭看去只見葉楚站立的位置心中暗道壞了!

朗格家族的子弟正在老者少女尋歡作樂,忽然看到葉楚出現便向他喝道:“你是誰,敢打擾我們的雅興,如果不想死就趕緊給我們滾開!”

那位的話還沒說完,便被葉楚一腳踹飛出去,撞在身后的桌子上將其他人嚇了一跳。

眾人紛紛起身看著葉楚,發現他的言行舉止比他們有過之而無不及,只是不知道葉楚又是哪個家族的弟子,為何要找自己人的麻煩。

布奇便上前拱手道:“這位公子,剛才的事情我們有所得罪了閣下,在此我們向你賠罪。”

葉楚打量了一下布奇道:“剛才本公子就在下面吃飯,你們將人扔到我的桌子上,卻不見你們想本少爺賠罪,現在你們不覺得有些晚了嗎?”

布奇幾個人聞言就是一愣,他們剛才只顧著高興,那里知道下面竟然還有這么一位,而他們還偏偏將人扔到人家的桌上,算起來還真是他們不對在先,可是對方不依不饒真當他們是好欺負的。

布奇抱拳道:“不知道閣下貴姓,剛才的事情確實是我們不對在先,不如閣下今天的飯錢算我們的,就當我們給公子賠禮了,你看怎么樣?”

“不怎么樣,你們將我的酒菜打翻了,只是一個賠罪就像輕易的揭過去,若是傳了出去還以為本少爺好欺負。”葉楚看著布奇說道。

福建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