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九章 賈詡出謀(1 / 1)

.,

感受到背后風聲呼呼作響,鐵雷八寶無暇細想,急是把頭一低。凜冽的刀鋒貼著鐵盔擦身而過。

“好險!”

鐵雷八寶暗道一聲僥幸。

“胡虜受死!”

羅通見狀當即拍馬上前,舉槍便刺。

“無恥的隋蠻子!”

鐵雷八寶怒喝一聲,急是勒住韁繩,奮力一拽。戰馬吃痛之下,頓時前蹄飛揚而起。

“隋蠻子去死吧!”

一聲怒吼,鐵雷八寶手中銅人高舉,借助戰馬下落之勢奔著羅通猛砸而下。

羅通一槍刺空,一時之間已經來不及舉槍招架,頓時大驚失色,閉眼受死。幸虧從背后趕來的張遼眼疾手快,反手一刀架住了銅人。

“多謝張將軍救命之恩!”

羅通閉眼受死,卻聽到一聲巨響,緩緩睜開雙眼,這才發現張遼替他擋住了原本應該落在自己身上的銅人,頓時大喜過望,高聲道謝。

張遼微微點了點頭,奮力揮刀撞開鐵雷八寶的獨腳銅人,反手一刀劈向鐵雷八寶的同時高聲招呼羅通道:“羅將軍,這胡賊兇猛,你我一起出手,千萬不能讓他跑了!”

羅通當即點頭表示同意,抖擻精神,手中長槍翻轉,輔助張遼雙戰鐵雷八寶。

鐵雷八寶從率軍進攻盧象升部開始,大戰連連,未得片刻休息,如今又要面對張遼羅通兩員驍將,如何還是對手?

戰不數合,便被張遼瞅準破綻,一刀劃傷右臂,鮮血直流。

“叮咚,檢測到鐵雷八寶右臂受傷,武力-10,當前武力下降至93。”

鐵雷八寶的招數講究的便是力道,力壓千鈞,以勢迫人,如今最為重要的右臂受傷,實力頓時大打折扣。此時此刻,別說是張遼羅通聯手,就算是單獨一人他也難當鋒芒。

情勢不妙,鐵雷八寶急是想要脫身而去。可張遼和羅通豈能不明白這一點,攻勢迅猛,一招比一招凌厲,絲毫不給鐵雷八寶脫身的機會。

“隋軍蠻子,魔家和你拼了!”

眼看脫身無望,附近的士卒也是越大越光,脾氣本就暴躁的鐵雷八寶也是豁出去了,怒吼一聲,不管一邊的張遼揮刀劈向自己的要害,奮進力氣揮舞銅人朝著實力較弱的羅通砸去。

“他*的,真把小爺當軟柿子捏,想跟小爺同歸于盡,胡狗做夢去吧!”

羅通年輕氣盛,看到鐵雷八寶不管不顧地朝著自己攻來,頓時明白他的想法。

盡管羅通心里也明白,張遼的武藝勝過自己,但少年心性的他如何肯服輸,當下也是把心一橫,不閃不避,橫槍往上招架,誓要出一口惡氣。

只聽“噗嗤”一聲,張遼的長刀狠狠地斬入了鐵雷八寶魁梧的身軀,而與此同時,鐵雷八寶的銅人轟然砸下,和羅通的長槍結結實實地撞在了一起。

鐵雷八寶絕地反擊,這一擊的力道的確驚人,但他畢竟右臂負傷,一身蠻力真正用出的不到五成。饒是如此,這一擊也讓羅通吃虧不小,氣血翻涌,虎口開裂,幾乎拿捏不住手中兵器。

“叮咚,檢測到張遼斬殺鐵雷八寶,宿主獲得靈魂點數10個,當前靈魂點數總額上升至650個。”

“擊殺了鐵雷八寶,看來傅友德已經追上了入侵河北的胡騎。”

涿郡城外,隋軍大營,御帳之內。

聽著系統的提示音,楊杲緩緩放下了手中的奏折,暗自說道:“只是可惜了盧象升,這位在歷史上抗擊清軍的忠烈公終究還是倒在了和異族的戰場上。不過朕的大隋不是歷史上的大明,朕決不會讓盧愛卿的血白流,定要驅逐韃虜,讓盧愛卿在九泉之下瞑目。”

沙場之上,隨著皇太極鐵雷八寶先后身死,祖車輪突圍而去,突厥女真聯軍沒了指揮,被傅友德指揮的隋軍逐漸分割剿滅,最終除了祖車輪率領幾個殘兵逃出重圍,其余盡數被殲。

。。。。。。。。。。

傅友德殲滅入侵河北的胡人聯軍,當即寫成捷報,飛馬送往涿郡大營。而與此同時,賈詡也將渤海士族密謀叛亂被提前鎮壓的事情寫成奏報,送到了楊杲的御前。

“哈哈哈,好,好啊!”

楊杲將兩份奏報傳遞給了岳飛和劉伯溫、陳平、房玄齡幾個文武重臣,幾位文武攬畢之后也都紛紛叫好。

房玄齡微微一笑,率先說道:“陛下,平定圖謀不軌的河北士族,全殲意圖襲擾河北的胡騎,河北局勢想來可以平穩許多時日,這對我軍來說可是一個大好消息啊!”

岳飛也是呵呵笑道:“陛下,近日來因鐵木真派遣精騎奔襲河北,軍中隱隱有了些流言蜚語。微臣建議陛下可將這兩份捷報通諭全軍,定可大穩全軍士氣。”

“陛下,岳都督所言極是,微臣附議!”

陳平、劉伯溫聞言當即出列附和道。

楊杲擺了擺手,道:“全殲胡騎一事岳愛卿可立即曉諭三軍鼓舞士氣,不過渤海士族陰謀叛亂一事,賈愛卿又寫了一封密信給朕另有他用。”

說著楊杲便將密信傳了下去,劉伯溫、房玄齡等人先后接過密信瀏覽了一遍,信中大意是說可以假借渤海士族的名義,邀鐵木真遣軍南下,關門打狗,甕中捉鱉,再折鐵木真一支精銳。

“陛下,微臣以為賈指揮使此計可行。”

劉伯溫第一個看完信后出列說道:“雖說渤海士族是在李唐逆賊的唆使下準備叛變,但李唐和塞外胡虜勾結這已然不是什么秘密,此計雖賺不得鐵木真入彀,但也能滅他一支精銳之師,動一動他的元氣。”

岳飛、房玄齡一齊點頭表示贊同。

“陛下,微臣也贊同賈指揮使的計策。”

陳平緩緩開口說道:“不過鐵木真也算是塞外胡虜當中難得一見的梟雄人物,并不是輕易便能被哄騙過去。臣以為,要行此計,還需一智勇雙全之士冒充渤海叛亂使者。”

楊杲緩緩點了點頭:”既然眾位愛卿覺得賈愛卿此計可行,那先派人傳令,讓傅友德不必急于回事,繞道渤海配合賈愛卿行事。

至于冒充河北士族使者之人,容朕再想想何人能擔此重任。”

福建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