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0章 我們只是路過(1 / 1)

.,

灌木叢那邊,看到趙羽的瞬間,周明通喜出望外,猛的招手:“趙兄,這里。”

喊完之后還不忘看了周福一眼,那眼神很明確:看,我就說趙兄不是那樣的人吧。

其實在這之前,周明通也有些擔心的,是真的擔心,因為九靈臺那邊,只要是圣斗武者過去,都能夠進入那個秘境,而趙羽不僅知道那個地方有九靈臺,連路線都一清二楚。

如果他撇開周明通幾個人獨自行動的話,那么也無可厚非。

然而,現在趙羽趕過來跟他們會合,就足夠說明很多問題了。

周復明的信任沒有白費,而周福的懷疑,純粹就是多余的。

周福無奈的揉了揉眉心,自己這個少主啊,什么時候才能夠長大?

不過說真的周福對于自己的少主能夠結交到趙羽這樣的年輕嬌子,心里也是十分欣慰的。

斗武界爾虞我詐的事情經歷的太多,有些時候,看到這樣的兄弟情,還真的讓人感慨。

“怎么躲到草叢里面去了?”趙羽有些苦笑不得的看著周明通那頭頂的幾根雜草,這家伙……不會真的準備在這里貓一個晚上吧?

“這樣不引人注意。”周明通倒是學聰明了,之前他有想過在樹頂上等人,但那樣的話太顯眼了,當初就是因為他們幾個人在樹頂上,才會那么快的被南宮家的人發現,以至于損失慘重。

之后則是因為他們在小山坡那邊有掩護,才躲過了南宮家的耳目。

在這種情況下,要選擇那種方式,其實根本就無需想。

“那倒也是。”趙羽無奈笑道:“不過我不是給你隱身符了嗎?拿出來用不就好了。”

“這東西可是寶貝,沒必要的話還是少用為好,畢竟有時間限制。”周明通哈哈一笑,將三張符箓拿了出來,遞給趙羽:“而且相比起我們,你更需要這個。”

別看趙羽的實力比周明通三人的實力要高,但趙羽的麻煩相對來說也要比周明通他們要更加大。

這一點,只要知道霸決宗少宗主這個身份意味著什么的人,都了解。

趙羽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周明通,不可否認,這三張符箓可都是好東西,但周明通竟然舍得把他們拿出來歸還給自己,那就真的有些意外了。

“拿著,我還有。”趙羽沒有接那三張符箓,倒不是說他財大氣粗,而是因為這三張符箓僅僅只有剩下的半天作用而已,如果使用的話,最多只能隱匿四個時辰的氣息,對于趙羽來說,沒有什么作用。

周明通愕然的看了看趙羽,又看了看手中的符箓,最終咬了咬牙道:“那就謝過趙兄了。”

從跟趙羽認識以來,都是趙羽在幫助他,作為周家少主,他竟然連一點兒忙都幫不上趙羽,這就讓周明通感到有些尷尬了,但不管如此,實力跟身份都擺在這里,現在的人情,周明通記下了,他決定了,以后如果有機會,他肯定會還上。

“好了,接下來我們是繼續趕路還是在這里過夜?”趙羽看了看天色,輕聲笑道。

“趕路。”周明通二話不說直接道:“為了避免夜長夢多,必須盡快到那邊,免得到時候被人捷足先登了。”

“既然你這么說了話,那就趕路吧。”趙羽看了看周福跟周洲,發現兩個人的內氣還算充足,不至于掉鏈子,當下也就沒有再說什么。

因為周明通說的不無道理。

一行四人,再度啟程,朝著九靈臺的方向而去。

夜晚趕路,不管是對于誰來說,都有一定的危險。

“趙兄,越過這座山頭,在另外一處入口那邊就到了。”周明通神色有些興奮。

經歷了這么多,終于要到目的地了,這種感覺,簡直讓人難以遏制。

“嗯,不過……看來有些小麻煩啊。”趙羽的神色卻有些難看,因為在他的神識之中,前方……竟然又特么的有人在打斗。

哦,確切來說,應該是一人一兇獸。

“什……什么意思?”周通明他們的神識范圍沒有那么大,自然無法如同趙羽這般,在這個時候就發現五千里外的事情,當下有疑惑的望向趙羽。

“也沒有什么,就是距離我們這里大概五千里,有人在跟一頭兇獸拼命。”趙羽笑了笑道。

趙羽的神識比一般生圣斗武者的范圍要大得多,這在周通明他們三人這里已經不是什么秘密,而且趙羽也沒有隱瞞過,當然了,周通明他們也沒有問過,甚至于他們都覺得理所當然。

因為……趙羽是霸決宗的少宗主啊,身上有一兩件寶物難道不是很正常的事情?沒看趙羽這件事就這么明晃晃的把啟龍劍橫背在背后炫耀么。

所以說,凡事都要兩面看,雖然說霸決宗少宗主給趙羽帶來了諸多麻煩,但也有給趙羽帶來方便的事情。

“一人一獸?”

“嗯,沒錯,一人一獸,而且打的正火熱,那兇獸看起來應該是剛剛進入地階。”趙羽點了點頭:“現在有一個問題擺在我們前面,繞道的話,我們要多趕一個時辰的路,如果不繞道的話,那么可能會招惹上麻煩。”

“繞道。”周明通二話不說就選擇繞道。

開玩笑,敢獨自一人跟地階兇獸開干的猛人,招惹不起,這樣的麻煩,能躲開是最好的。

趙羽點了點頭,其實他的選擇也是繞道,眼看目的地越來越近了,趙羽可不想半路生出什么麻煩來。

九靈臺,那可是可以重塑根基的好東西,這種好東西趙羽也是眼紅的緊,如果不是九靈臺的作用對于個人來說只能用一次,趙羽都想獨吞了。

“靠。”

然而,就在他們想要繞道的瞬間,趙羽不得有低聲咒罵。

“怎么了?”周通明現在最擔心的就是麻煩,而看趙羽這模樣,似乎是真的有麻煩了。

“馬蛋的,被人封鎖了,特么的,難道是有什么好東西在這一片山頭?”趙羽揉了揉眉心:“阿明,你們三人從這里過去,避開那些人,我們在入口那邊回合,如果有把握的話,你們可以先進去把九靈臺拿出來,如果沒有把握的話,就等我過去。”

“這……”周通明還想說什么的時候,只見趙羽已經猛然飚射了出去,他沒有飛,而是……疾馳。

福建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