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9章 宋伯母,晚上好(1 / 1)

你的愛如星光 阮白 1092 字 26天前

.,

李宗翹著二郎腿坐在那里,沒有站起來的意思,看著她臉上的盛怒,他挑眉說道:“你在擺什么架子生什么氣?我就是可憐你一個月在那里忙死忙活的掙的錢還沒有服侍宋總的錢多,才這么建議的,這種事情你都干了三年了,還裝什么清高?”

李妮被他的話氣的發抖,如果現在手上有一把刀,她說不定會控制不住揮刀砍向他。

什么親情,什么兄妹之情,她活了那么久,現在還看不明白的話,就是白活了。

看著她臉上的盛怒,李宗不屑一顧地說道:“你也別生氣,現在外面誰不知道你就是宋總的情人?這個身份雖然說出來不光鮮,但是大家都看在眼里,你也是有本事的,不然怎么可能在他的身邊待那么久?照我說,你就不該在那個什么破建筑公司那里做,那公司還是阮白那個賤人的對吧?你忘記了當初她把我害得多慘嗎?你是我的妹妹,還在那里工作,像話嗎?”

李妮聽著他毫無悔改之意的話語,冷下一張臉。

他還記得自己是因為阮白而入獄的,卻忘記了自己之前做了那么多過分的事情?

幾年的監獄并沒有讓他有過多的反省,一味的只會把錯推在別人的身上,李妮對他很是失望。

當初的牢獄之災,是他自己招來的,也是他應得的!

李妮憤怒得很,想要敲碎他的腦袋,看看他是不是被人塞了漿糊,才會變成這樣,黑白不分,是非不辨。

“如果你還想要錢,就給我滾!”她指著門口的方向。

李宗聽著她逐客的話語,覺得面子有些掛不住,他站起來說道:“李妮,我是你的哥哥!”

“我寧愿沒有你這個哥哥。”李妮后退了一步,他現在一副花花公子的打扮,讓她厭惡至極。

“你!”李宗握住了拳頭,想要給她一巴掌,但是想到宋北璽的話,硬生生的忍住了。

到時候還要從她身上拿錢,他必須忍住,不然李妮生氣起來,他就得遭殃。

“無論你怎么不愿意,我都是你哥哥,當初我風光的時候你就認我是吧?現在我坐過牢了,你就覺得我丟臉對嗎?李妮,你可真冷血。”李宗吐槽著。

“你什么時候風光過?回國的時候嗎?李宗,你要是個男人,就不要把一切都怪給別人,是你不爭氣,你要是能像個正常人一樣活著,掂量掂量自己,我們家也不會像今天這個樣子,你看看你現在,除了好吃懶做以外,還有什么?以前你被別的女人騙錢,沒想到你沒長過記性,現在還被女人騙錢,什么時候你才能像個頂天立地的男人一樣?而不是被人騙了還過不慣窮日子,伸手跟我要錢。”李妮雙手環在胸前,對著他一陣嘶吼。

她說出這些話的時候,也是沒有抱著希望的。

李宗被她的話給噴的一臉一臉的,面子自是有些掛不住了,“你胡說什么!”

“你被一個女人騙了多少錢,你心里有數,以前的阮美美,到現在,多少個女人了?你什么時候才能長點記性?被騙了花錢還大手大腳的裝闊少,沒錢了只會跟我要錢,我是個人,不是你李宗的提款機。”李妮嘲諷道,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認這個哥哥。

但是即使她不想認,想要擺脫王娜李宗,他們還是會像個魔鬼一樣纏上來,不給她喘氣的機會。

李宗被噴的忽覺無地自容,他拳頭在空氣中揮了一下,但是還是沒敢往李妮臉上招呼。

因為宋北璽說過,想要錢,就不能傷害李妮。

“你這個死丫頭說什么胡話,我什么時候跟你要錢了?”

“你今天過來,不就是提醒我,該回家給你們錢了嗎?”李妮看著他揮動的拳頭,絲毫不害怕,甚至心里還想著,若是他的拳頭落下來就好了。

最好就是一個拳頭把她的命給拿了,這樣她也不用活得那么累。

“我什么時候說過?”李宗看了一眼在飯廳偷偷觀望的保姆,死口不承認。

“很好,你沒說過是吧,好,這個月的生活費我已經打了過去,你也沒有必要再問我要錢,我很忙,你走吧。”李妮逮住了他的話,直接反諷回去。

李宗被氣的差點一口氣沒提上來,若不是家里真的沒錢了,王娜逼著他過來要錢,他還真的不愿意過來。

看到李妮住著豪宅而自己過得無比的憋屈,他的心里就不爽。

若不是宋北璽一直住在這邊,他肯定會帶著父母一同搬過來,吃李妮的,住李妮的。

他伸著手指指著李妮,“好,很好,死丫頭,你忘恩負義,等著被天收吧!”

說完,李宗氣沖沖地離開。

李妮看著他終于肯離開,松了一口氣,跌坐在沙發上。

幸好,今天宋北璽離開得早,沒有看到自己的狼狽。

不過,就算宋北璽沒有離開,李宗看見他,也不會如此放肆的。

李妮坐在沙發上緩了好會兒,才緩緩站起來,看著還在偷看的保姆,叮囑道:“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訴先生。”

“先生要是查監控,會看到的。”保姆提醒道。

李妮愣了愣,的確,客廳里有監控,而且是那種最先進的,聲音跟畫面一樣清晰。

只不過,宋北璽不會經常查監控的,她說道:“只要你不說就好。”

“好的,我知道了,小姐。”保姆聞言,也不愿意多事,雖然說宋北璽才是她的老板,但是如果得罪了李妮,她也沒有好果子吃。

畢竟宋北璽寵愛李妮,如果對方在他的面前說了自己什么壞話,她的飯碗就保不住了,說不定最后連保姆這個職業都干不了。

李妮點了點頭,拿著包包離開。

剛走到車庫,手機鈴聲便響起。

李妮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是一串沒有保存在通訊錄的電話號碼。

雖說沒有保存在通訊錄,但是她對這串號碼卻是熟悉得很,李妮深呼吸一下,按下接聽,“宋伯母,早上好。”

福建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