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5章 斗蠱(1 / 1)

茅山鬼王 紫夢幽龍 1162 字 1天前

在葛羽尋找圖爾汗的蹤影的時候,周一陽卻看向了城樓上的那些照月族士兵的尸體。

他不免有些狐疑起來,即便是那圖爾汗打出來的床弩和投石機威力巨大,城墻之上也不該死這么多人。

有些人看上去并非是那石頭和床弩打死的。

這邊還沒有仔細去瞧,突然間,城門樓子上的那些尸體竟然全都微微顫抖了起來,不多時,一個個又全都從地上爬了起來,這些爬起來的尸體,臉色蒼白,毫無血色,眼睛卻是紅彤彤的,直接朝著那些用弓弩攢射的照月族士兵身上撲了過去,一時間人仰馬翻,好多照月族的士兵被那些尸體撲倒在地,被活生生的給咬死了。

“不好,這些士兵有很多人都中了蠱。”

周一陽說著千年蠱和解蠱蟲很快出動了。

但見兩只蠱蟲在那些突然爬起來的尸體之中上下翻飛,動作很快,不多時,那些剛剛爬起來的尸體,就在兩只蠱蟲的手段之下,紛紛再次躺倒在了地上。

不知道是不是兩只蠱蟲引起了下蠱之人的警惕。

還沒等兩只蠱蟲將這些尸體全部都放倒,但見不遠處的幾具尸體突然爆裂開來。

爆開之后,便化作了無數白色的飛蛾,繼續朝著人群之中飛去,照月族的那些士兵,哪里見過這種場面,很多都被那些飛蛾包裹,一個個慘叫著跌落下了城墻,全都被摔死了。

即便是沒有摔死的,也中了那飛蛾的毒,一個個口中噴出了綠色的汁液,倒在了地上,肯定是活不成了。

千年蠱“吱吱”的怪叫了一聲,加快了速度,朝著那些白色的飛蛾撲了過去。

所過之處,那些白色的飛蛾跟下雨似的,紛紛掉落在了地上,也不見千年蠱如何動作,但凡它飛過的地方,無論是尸體,還是那些飛蛾,都沒有了任何動靜。

兩三分鐘的光景,城墻之上再次恢復了平靜,亂做一團的照月族士兵也安定了下來。

下面圖爾汗帶來的士兵已經逼近了城墻,那些照月族的士兵再次拿起了弓弩,朝著下面一陣兒攢射,但是殺傷力十分有限,已經有不少人搭起了云梯,朝著城墻上面爬了上來。

葛羽一看情況不妙,一揮手中的七星劍,朝著下面一甩,七把小劍頓時同時飛出,一下就飛出了一兩百米,所過之處,寒風陣陣,氣溫瞬間下降到了極點,那些正在攻城的士兵,一個個全都被凍成了冰坨子,有些還保持著沖鋒的動作,就被冰凍在了原地。

后面的那些士兵,看到這般情景,哪里還敢上前,頓時紛紛后退了去。

場面出現了短暫的安寧。

不多時,但見從那群密密麻麻的大軍之中,閃身出來了三匹馬。

葛羽終于找到了圖爾汗,他就坐在其中一匹馬上,旁邊的兩匹馬分別坐著那老蠱婆,還有那個千年猴妖,朝著城墻這邊緩緩逼近。

這時候,被冰凍住的那些士兵,才紛紛倒在了地上,碎裂成了無數冰渣子。

看到那圖爾汗,葛羽心頭火氣,恨不得這就沖下去,將那老匹夫給殺了。

不過葛羽很快冷靜了下來,跟身邊的一個士兵說道:“去把兀顏公主請過來。”

那士兵得令,快速的奔下了城墻,策馬而去。

“葛羽,不要再做無謂的抵抗了,整個照月族算上城內的普通百姓,也就一萬多人,如何跟我黑水城三萬精壯兵馬抗衡,不如早早的開門投降,省的這照月族的人都死光了。”圖爾汗坐在馬上,趾高氣昂的說道。

“圖爾汗,上次我就該殺了你,也不會有現在這種事情發生。”葛羽怒聲道。

“是誰解開了老身的蠱?”不等圖爾汗回應,那老蠱婆瞇著眼睛,朝著城墻這邊看來,目光很快鎖定在了周一陽的身上。

因為她看到了盤旋在周一陽身邊的兩只蠱蟲。

“是我。”周一陽笑瞇瞇的看向了那老蠱婆。

“幾十年前,老太婆我乃是華夏獨一無二的蠱王,南疆七十二苗寨都未曾遇到過敵手,就連那五毒寨的人也都不敵,你竟然能破了老身的衰老蠱,看來還真有兩把刷子。之前便跟你說過,再次見面,老身要跟你斗斗蠱,你可敢嗎?”那老蠱婆盛氣凌人的說道。

“有何不敢?”周一陽微微一笑,又道:“這牛吹的當當響,還好意思說自己是什么蠱王,在我面前,屁都不是。”

“你這小子好生狂妄,今天老身不蠱殺了你,以后也就不做這蠱王了!”老蠱婆氣的渾身發抖道。

“蠱王,跟他們啰嗦什么,咱們直接大兵壓境,破了他們的城池,將人都殺光就是了,用不著蠱王您大費周章。”圖爾汗在一旁有些不屑的說道。

“你懂什么!玩蠱的人遇到了行家,只有斗蠱才能增加修為,也能增加老身本命蠱的道行,這蠱必須要斗一下。”那老蠱婆陰沉沉的說道。

“好吧,蠱王您老人家既然想斗蠱就開始吧,等殺了這小子之后,我便要開始攻城了。”

說著,那圖爾汗朝著身后黑壓壓的人群看了一眼,突然朗聲道:“在場的人都聽好了,葛羽等人居心叵測,挾持了兀顏公主到了照月族,我們的目的就是攻破照月族,救回兀顏公主。”

聽到那圖爾汗的話,葛羽真是氣的要吐血了。

這家伙黑白顛倒,竟然說自己挾持了兀顏公主,這才是他發兵的理由。

也只有這個理由,才能讓原先隗倉族的士兵甘心情愿的前來此處,攻打照月族。

讓葛羽有些疑惑的是,第一次大成族攻打照月族的時候,為什么圖爾汗會按兵不動,這次大成族攻城的時候,他也緊接著加入了進來,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就在葛羽想著這事兒的時候,周一陽突然從那城墻上面飛身而下,手中并沒有拿那螭吻骨劍,背負著雙手,徑直朝著那老蠱婆而去。

而那老蠱婆也翻身下馬,拄著拐棍,朝著周一陽的方向走了過來。

這是要斗蠱了。

福建22选5开奖 滨江集团股票行情 河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技巧 湖南快乐十分彩乐乐 时时彩正规app下载苹果 一肖中码免费公开资料 金请期货app 河南快赢481现场视频 排列五奖金规则 日本股票指数叫什么 泳坛夺金快赢481手机下载 河南十一选五遗漏 四维图新股票行情与走势 棋牌彩票刷水软件 深圳福彩平特一肖论坛 甘肃快3跨度图 东方6加1兑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