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一章(1 / 1)

醫路繁花 千鏡八荒 1139 字 25天前

.,

這一路上,舒沄除了迷茫就是迷茫了!

她幾乎都沒有覺得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就被冠羽他們護著、背著,跟著那只猴子追了一下,然后這任務就完成了?那些術士的人數知道了,大軍的大概的人數也都知道了?

好像這一切都是十分的不太真實一般。

看著眼前再次變黑的一切,舒沄很清楚他們這是真的在往回走,如今再次闖進了那術法之中,只需要找到來時的方向,直接回去,她這一趟來的任務就算是徹底的完后了!

可是,現實哪里可能那么輕松啊!?

那只猴子是真的知道它需要帶著舒沄他們來做什么的,所以在看著冠羽他們帶著舒沄往回走之后,那只猴子倒是一點也沒有要繼續走的意思,干脆無比地便跳到了冠羽的身上,老實地和舒沄待在了一起,倒是再次安靜了下來。

只是在舒沄他們走了好一會兒之后,這只猴子卻是突然直了直脖子,朝著周圍看了眼,然后一臉警惕地咧嘴呲牙,低聲叫了起來。

“都停下!”冠羽一聽見這情況,立刻便停下了腳步來,對著身旁的眾人吩咐了一句,看著所有人都做出防備的姿態來圍著他的周圍,這才對著吉旸示意了一聲說道:“吉旸,你護著小姐!這里交給我!”

吉旸想說什么,可是看著冠羽已經把舒沄給放到了地上之后,這才立刻點了下頭,示意舒沄與自己靠近后,便看著那只猴子戒備的更為嚴重了起來,全部的毛發都隱隱開始豎立了起來。

所有的人都知道,這必然是有什么危險了!

“都小心些!”冠羽也是把佩刀給緊緊地握在了手心里,對著身邊的眾人說道:“但凡能走,一定要護著小姐先離開,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

“是!”段因瑞手下的人都知道冠羽這話是什么道理,毫不猶豫地應了一聲,還沒有來得及多說,所有人便聽到一聲輕響破空而來,在所有人還沒有來得及反應的時候,段因瑞手下的一人便立刻倒下了,連一句痛苦的叫聲都沒有。

“戒備!”

所有人都默契地沒有去看倒下的那人,個個都如臨大敵地朝著周圍不停地打量著。

那只猴子也是在看見有人被殺掉之后,嘴里的低吼聲便越來越頻繁了起來,也是不停地朝著周圍打量著,似乎是在追蹤這殺人的東西,到底是從哪一個方向飛出來了。

周圍漆黑一片,氣氛也壓抑的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了。

舒沄只聽見了聲音,在看不見的情況下,卻是根本不知道已經有人在她的身邊被殺掉了,直到一股子血腥味突然出現在了空氣中,被她聞到之后,舒沄這才忍不住有些小聲地對著吉旸問道:“吉旸,是有人受傷了嗎?”

“沒有,小姐!”吉旸低低地回了一句,怕舒沄再多說話,趕緊又說道:“小姐莫要說話了,這附近有東西,我們得把它給先解決了才行!”

舒沄一聽,趕緊乖乖地點了點頭,不敢再吭聲。

就在這個時候,那只猴子卻像是終于找到了那藏在夜色和術法里攻擊他們的東西一般,毫不猶豫地便尖叫著直接從舒沄的身邊竄出去。

“來幾人一起!”冠羽一瞧見這情況,匆匆說了一句便立刻飛身跟在了猴子的身后,瞬間便消失在了那夜色里。

舒沄頓時忍不住屏住了呼吸,緊張而努力地聽著周圍的動靜,就怕自己遺漏了什么。

只是冠羽他們卻不知道到底是走了多遠,盡管舒沄想聽到點什么,卻是什么都聽不見。也就是因為這樣,舒沄就這樣站著等著,漸漸地就發現有些不太對勁了!

“吉旸!”

“吉旸?”

舒沄忍不住朝著吉旸喊了兩聲,卻是并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心里一緊,毫不猶豫地便伸出了手來,趕緊朝著周圍摸了過去,卻是沒想到,她卻是什么都沒有抹到,剛剛明明還站在她身邊的吉旸和其他人,卻像是直接憑空消失了一般!

這是真出事了?

舒沄的心里頓時緊張了起來,根本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了!

“吉旸!吉旸!?”

舒沄不停地喊著,可是一個回應都得不到,頓時忍不住有些害怕地蹲下,縮起了身子來,想了想又開始朝著冠羽喊了幾聲,在發現依舊也是得不到任何的回應之后,舒沄便只能叫那只猴子了!

可是,不管她叫誰,她什么回應都沒有得到,仿佛這一片天地之下,就只有她一個人了一般。

就在舒沄害怕無比,不知道該怎么辦了的時候,她卻是突然響起了溫鄴衍與她說過的話,自己身上可是帶著那串銅錢的,如今他們都在這術法圈子里,要是有那串銅錢能給她指個路,辟個邪之類的,興許她還能鼓起勇氣四處去看看,找到吉旸他們呢!

他們可是守在自己身邊的,不可能這樣毫無聲息地就消失了啊?這要是他們都遇害了,自己怎么可能還活的下來?她才是這個隊伍里最弱的,不是嗎?

想到這里,舒沄倒是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給自己打了打氣,然后便趕緊從懷里摸出了那串銅錢來,緊緊地握在了受傷,然后把手給打直了,努力地睜著眼睛,想要看清楚前方的景物。令舒沄沒有想到的是,本來只是期望的一個結果,卻是真的就這樣真實地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眼前本來黑漆漆的一片場景,此刻卻似乎是不知道從哪里漏了些天光出來一般,把周圍的一切都給緩緩照亮了起來,也讓她終于看清楚了吉旸他們幾人的身影,看著他們個個都保持著警惕的姿態,可人卻是四散著,在朝著遠離她的方向走著。

他們似乎根本不知道,他們在遠離她!

舒沄趕緊直奔了吉旸的面前,朝著他喊了起來,可是卻發現,吉旸卻像是根本什么都聽不見的樣子,目光呆滯而茫然,每隔一會兒便朝著周圍走一步,像是一個被控制了的木偶一般。

“吉旸!吉旸!”舒沄忍不住伸出手來,朝著吉旸的身上便拍了幾下,想要讓他清醒過來,可是不管舒沄怎么叫喊,吉旸都是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就按照他的速度,在朝著更遠的地方走,而其他的人,也都是這個樣子的。

福建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