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喜峰口破,建奴兵入(1 / 2)

  “所有人上城墻,所有人上城墻。”

  一個明軍把總手持長刀,站在城頭上對著下方正在集結的士兵怒聲喊道。

  一個漢八旗的固山額真手持長刀,看著城墻前方的護城河,怒聲喊道:“給我將它填了。”

  話音剛落,就有上百個漢八旗士兵扛起已經裝好泥土的麻包向前沖去。

  “快快快射箭,對準那些扛麻包的,趕緊給我射。”那名百戶將身子伏在女墻下面,探出腦袋看到了準備填護城河的漢八旗士兵。

  喜峰口關周圍是一片低山丘陵,海拔高度由南200余米,向北升高至1000余米,地形突兀,交通困難。由灤河所形成的谷道使成為南北往來的天然孔道。

  喜峰口關處。123。左右高崖對峙,地形險要。由此出關折東趨大凌河流域,北上通西遼河上游及蒙古高原東部,向西南經遵化和冀北重鎮薊州可至京城。

  喜峰口關隘始建于景泰年間,距今已經有兩百多年。從景泰年間至今,朝廷數次修繕喜峰口。

  最大的一次是在嘉靖年間,修建了喜峰口堡。位于喜峰口關隘后方,存放軍械物資以及讓兵丁親屬居住。

  距離現在最近的一次,是在萬歷年間,戚繼光坐鎮薊鎮時,主持修繕喜峰口,并且增設了數百個煙墩、路邊墩以及烽燧。

  只不過如今朝廷財政困難。/

  不然的話,莽古爾泰也不可能這么順利的趕到喜峰口。

  如果建奴沒有得到喜峰口的布防圖的話,想要攻破喜峰口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射箭,射箭!”

  把總揮舞著長刀,沖著下方正在填護城河的建奴厲聲喝道。

  “嗖嗖嗖!”

  站在城墻上的明軍瞄準下方的漢八旗士兵,直接松開了手中的弓弦。

  一時間,弓弦聲聲震如林。無數支箭矢朝著下方射去。

  護城河距離城墻的水平距離不過五十步,垂直距離不過四丈。再加上明軍是站在城墻上。數沙人所以射出去的箭也比較遠。

  “噗嗤噗嗤!”

  一瞬間,就有二三十名漢八旗士兵被弓箭射中。

  他們肩膀上扛著的麻包直接摔倒在地上,連同他們一起摔進了護城河中。

  有些中箭但不致命的漢八旗士兵們倒在護城河中,不停的速騰著,希望有人能幫他一把。

  可惜,這個時候,根本沒人幫他。后面的人看都沒看他們一眼,直接將麻包扔在了他們的身上。

  漢八旗又不是建奴的心腹兵力,皇太極也不可能給他們每人都配備精良鎧甲,他們身上穿著的鎧甲基本上都是以前建奴擊敗明軍時從明軍身上扒下來的破爛鎧甲。

  有些漢八旗身上的鎧甲還是破的,甚至連胸膛都遮不住。

  這種程度的鎧甲,又怎么可能防的住從城墻上射下來的箭矢?

  雖然喜峰口的守軍也有火銃,可他們并不愿意使用。…。

  明朝末年的火銃,炸膛率出奇的高,以至于士兵們寧愿使用弓箭也不愿意使用火銃。

  “給我上,一刻也不許停。”莽古爾泰看著如同暴雨一般的箭矢,將手中的馬鞭揮舞的獵獵作響。

  雖然城頭上的箭矢不斷的往下飛著,可下方的漢八旗士兵足有兩萬之多。一個小小的護城河根本就沒用多長時間就被裝滿泥土的麻包填滿。

  “給我殺!”

  一個騎在馬上,游走在漢八旗最后方的一個固山額真看著被填滿的護城河,舉著手中的刀向著城頭一指,怒聲吼道。

  莽古爾泰看著被填滿的護城河,眼睛一亮,“阿壩魯,帶上我的親衛,前去督戰。現在是最關鍵的時刻。123。誰要是敢后退,殺無赦。”

  “喳,奴才遵旨!”

  一個大漢對著莽古爾泰一抱拳,隨后領著莽古爾泰的親衛向著漢八旗而去。

  漢八旗的士兵在將護城河填上之后,便將專門攻城的云梯拉了出來。

  云梯可不是后世影視劇上的那樣,就是一個木頭或者竹子制造的梯子。

  云梯乃是古代的攻城利器,其下帶有輪子,可以推動行駛,故也被稱為“云梯車”。配備有防盾,絞車,抓鉤等器具。

  云梯要是抓到城墻上。/

  數百名漢八旗士兵推著十幾個云梯朝著城墻緩緩而去,云梯下面的木制轱轆和軸承劇烈摩擦發出令人牙酸的聲音。

  剩余的漢八旗士兵則手持長刀彎著身子跟在云梯車后面。

  云梯車下面有長四尺高七尺的大盾,可以保護后面推車的士兵不被弓箭射死。

  城頭上的守兵看著緩緩而來的云梯車,急忙大聲喊道:“云梯,云梯!”

  “佛郎機,佛郎機!”

  看著城下密密麻麻而來的漢八旗士兵,一個百戶嘶聲吼道。

  話音剛落,四門佛郎機被明軍推了出來。

  “對準下方的建奴。數沙人給我狠狠的打!”百戶靠在女墻上,一指城下密密麻麻的漢八旗士兵,怒聲吼道。

  “嘭嘭嘭!”

  佛郎機發出怒吼聲,一瞬間,那十幾門佛郎機發射出的彈丸向著城下的漢八旗士兵沖去。

  佛郎機乃是這個時代的速射炮,其最大的優點就是射速快。

  佛郎機大炮是一種鐵制后裝滑膛加農炮,整炮由三部分組成:炮管、炮腹、子炮。開炮時先將火藥彈丸填入子炮中,然后把子炮裝入炮腹中,引燃子炮火門進行射擊。

  佛郎機的炮腹相當粗大,一般在炮尾設有轉向用的舵桿炮管上有準星和照門。但限于當時的技術水平,佛郎機大炮的缺點是子炮與炮腹間縫隙公差大,造成火藥氣體泄漏,因此不具備紅夷大炮的遠射程。

  佛郎機中填裝的炮彈基本上都是些大拇指粗細的鐵砂。就如同后世的散彈一樣,打出去是成片的。…。

  當佛郎機發出怒吼時,那些沒有躲在云梯車后面的漢八旗士兵成片的往下倒去。

  一門佛郎機對準了一輛正在緩慢行駛的云梯車上,蹲在佛郎機身后的明軍士兵直接拿著火把將引信點燃。

  當引信燃盡時,佛郎機發出一聲震天怒吼。

  “嘭!”

  佛郎機中飛速沖出的鐵砂直接朝著那門云梯車而去。

  “噠噠噠!”

  鐵砂直接擊中大盾,一瞬間就將大盾打成馬蜂窩。

  蹲在大盾后面推車的漢八旗士兵被打死一片。

  “嘭!”

  就在這時,城頭上忽然發出一聲震天怒吼。緊接著便是一團黑煙冒出。

  原來是一門佛郎機火炮炸膛了。123。那劇烈的爆炸直接將這門佛郎機火炮連同旁邊的炮手一同炸飛,落下來的炮管砸死了不少守軍。

  此時,處在后方的喜峰口堡中的守備也得到了建奴攻打喜峰口的消息。

  他急忙將這個消息讓親衛往薊鎮三屯營送去,自己帶著堡中剩余的人馬向著喜峰口的城墻而去。

  喜峰口的的布防圖已經被建奴摸的一清二楚,怎么可能擋得住建奴的攻擊?

  當皇太極率領中軍人馬趕到時,喜峰口已經被漢八旗給攻破了。

  沒辦法,兵力配置以及兵力駐守都已經被建奴摸清了。/

  莽古爾泰看著喜峰口那被緩緩打開的城門,臉上露出一股極度詭異的微笑。

  他抽出腰間的長刀,向前一指,怒聲道:“殺進城去,今夜不封刀!”

  隨著他話音剛落,正藍旗馬甲兵全都跳上戰馬,揮舞著馬鞭,向著城門沖去。

  一個時辰,喜峰口的守軍只堅守了一個時辰就被莽古爾泰的人馬給攻打了下來。

福建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