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崇禎傳喚(1 / 2)

  曹化淳聽著外面的聲音,急忙將手中的鐵牌又重新放進了木頭盒子里。

  “你在這里給我看著,我待會回來再收拾。”

  曹化淳對著身邊的劉長富說道。

  這些鐵牌以及契約可是白花花的銀子啊,容不得曹化淳不小心。

  曹化淳拿起桌子上的三山帽,對著掛在墻上的三尺見方的鏡子擺弄了幾下,隨后走出了房間。

  這穿衣鏡還是他在晉商商鋪中買的。

  半刻鐘之后,曹化淳出現在御書房中。

  此時已經是子時了,勤勞的崇禎皇帝還沒有睡覺,依舊趴在桌前,仔細的批閱著奏折。

  “皇爺!”曹化淳急忙對著崇禎皇帝行了一個大禮。

  崇禎抬起頭。123。看著曹化淳,笑道:“你好歹也是潛邸出來的老人,在朕的面前不必如此,快快起來。”

  “是!”

  曹化淳從地上站起,站在了崇禎的身邊。

  崇禎放下手中的毛筆,一臉疲憊的看著曹化淳,開口道:“今天內閣閣老周延儒又上了一道折子,是彈劾宣府鎮龍門堡守備趙文的,你看看。”

  崇禎說著便將奏折遞給了曹化淳。

  曹化淳接過奏折,聚精會神的看了起來。

  崇禎看著聚精會神的曹化淳。/

  曹化淳一目十行的瀏覽起來,片刻之后,他合上奏折,恭恭敬敬的放在御案上。

  “皇爺,以我之見,這周閣老簡直就是再胡說。”曹化淳佯怒道。

  崇禎一聽這話,瞬間來了興趣,“哦?怎么說?”

  曹化淳清了清嗓子,開口道:“皇爺。數沙人這龍門堡守備可是一員悍將啊,當初在宣府鎮外不知道劈殺了多少韃子,解了宣府之難。

  最后皇爺看在他的功勞上將他破格提拔為龍門堡守備,對此,這趙文對皇爺可是感恩戴德,說皇爺乃是千古難遇的明君。”

  曹化淳最后這一句完全就是在瞎扯,趙文從來沒說過這話。這只是純粹的拍崇禎的馬屁而已。

  曹化淳跟了崇禎這么長的時間,自然知道崇禎是怎樣一個人。

  要想在崇禎面前辦成事,就得先將他夸一遍,而且還要夸的不留痕跡。

  崇禎一聽這話,瞬間笑了起來,“大伴啊,趙文果真是如此說朕的?”

  “皇爺,我敢用項上人頭擔保趙文說過這話,而且還不止于此呢。他還說皇爺乃是堯舜一般的皇帝,是千古一帝呢。”

  曹化淳臉不紅心不跳氣不喘的拍著馬屁。

  站在一旁的王承恩看著拍著馬屁的曹化淳,露出了欽佩的目光。…。

  干爹果然是干爹,拍起馬屁來都如羚羊掛角不留一點痕跡。

  用別人沒說過的話來拍自己的馬屁,干爹果然是高手啊。

  崇禎滿臉堆笑的道:“咳咳,這趙文倒是個忠君體國的。”

  “皇爺,這奏折上說趙文在龍門堡私自擴大城池,收攏難民,并且還蓋了很多水泥廠以及煉鐵廠,說其似有反心。但在我看來,這都是一派胡言,都是栽贓。”曹化淳指著桌子上的奏折,氣憤填膺的怒罵道。

  崇禎身子前傾,一臉疑惑的道:“怎么說?”

  “皇爺,那趙文在接手龍門堡的時候,整個龍門堡都化為平地,方圓五十里之內毫無人煙,整個龍門堡的地界被韃子打成一片白地。

  這趙文在成為龍門堡的守備之后。123。自籌銀兩,硬是活生生的將原本連城墻都沒有的龍門堡重建了起來。

  在我看來私自擴大城池,這根本就是無稽之談。這根本就是文官們最擅長的春秋筆法,這是他們將趙文重建城池寫成擴大城池。這根本就是不教而誅。”

  曹化淳一臉氣憤,眉飛色舞的道。

  也幸虧是曹化淳,要是其他人的話,敢在崇禎面前這樣說話,那指不定會被崇禎拉出去打板子。

  “那聚攏難民,逐漸水泥廠以及煉鐵廠呢?這水泥廠就先不談了。/

  曹化淳當即道:“皇爺,這水泥廠以及煉鐵廠根本就不是趙文的。這趙文在重建城墻的時候都已經負債累累了,哪里還有銀子弄這些東西?

  這些東西都是那些商人弄的,只不過他們是看龍門堡地廣人稀,土地便宜罷了。不然的話,誰會去那種鳥不拉屎的地方呢?”

  “水泥廠是商人弄的?”崇禎一臉不相信的看著曹化淳。

  “皇爺,這是肯定的,皇爺想想,這趙文能有多少銀子?能在重建可龍門堡之后還能在修建煉鐵廠以及水泥廠?”

福建22选5开奖 广西快3今日推荐号码 一分彩计划网址 最准的全天重庆彩计划 常山股份(000158)股吧 青海福彩快三预测 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赌博对联顺口溜 河北福利彩票排列7 山西快乐10分购买技巧 股票分析图 上证指数 宁夏十一选五平台 三分彩预测 快乐十分选三前直玩法 正规低息股票配资平台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