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二叔?(1 / 2)

  等趙文和劉文清談完之后,趙文將范正和劉文清送了出來。

  有了劉文清和劉長富這層關系在,那事情的成功率就高了不少。

  雖然趙文并不害怕被朝廷知道,但能少一點麻煩也是好的。畢竟現在的龍門堡也非常需要安安穩穩的發展。

  再一個,就是希望能和劉長富達成合作關系。讓劉長富在朝廷當中充做趙文的眼線,萬一有個風吹草動的,也好提前得知。

  雖然崇禎朝的太監的權利比不上天啟朝,可誰讓劉長富是曹化淳的干兒子呢?

  范正在離開守備府之后并沒有著急回去,反而帶著劉文清住在了榷場中的范家商行。

  趙文將弄出來的五門迫擊炮平均分給手下的幾個百戶。123。并且給趙大牛宋虎他們詳細的教導了一番。

  有了這幾門迫擊炮之后,龍門軍的實力又增添了幾分。

  畢竟這幾門來自后世的迫擊炮迫擊炮在這個時代幾乎就是無敵的存在。

  劉文清在得到趙文的答復之后,在范家商行住了沒幾天,將傷勢樣的差不多之后便急匆匆的趕到了宣府。

  此時的劉長富帶著東廠番子以及錦衣衛校尉在宣府已經待了三四天了,正準備領著手下前往龍門堡的時候,卻遇見了趕過來的劉文清。

  當劉長富看著站在門口的劉文清時。/

  “二叔?你怎么來了?”劉長富急忙迎了上去。

  劉文清長出一口氣,緩聲說道:“怎么?現在富貴了,成了陛下眼前的大紅人就不認你這個二叔了?”

  劉長富急忙賠罪道:“哎呦喂,我的二叔啊,我怎么能啊,你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了,我怎么能不認你呢?”

  劉長富急忙轉過身去,對著跟在自己身后的隨行道:“孩兒們,趕緊給咱家在宣府最大的酒店定一桌子菜,咱家要宴請咱家的二叔。”

  劉長富話音剛落,隨行們便急忙向著外面而去。

  “二叔。數沙人今天咱爺倆好好的喝一頓!”劉長富看著風塵仆仆的劉文清,開口道。

  劉文清看著劉長富,說道:“唉,當年大哥走的早,咱家實在是窮的揭不開鍋了,那個時候把你送進宮里,你不怪我吧?”

  劉長富一愣,急忙道:“我哪能怪二叔呢?當初要不是二叔的話,我早就不知道死在哪個犄角旮旯里了。”

  “行了,咱爺倆好長時間沒好好的吃飯了,今天不說這些喪氣話。”

  “聽二叔的,不說這些喪氣話了。二叔,走著!”

  幾刻鐘之后,劉長富劉文清坐在了宣府鎮中最大的酒店當中。

  此時正值飯點,酒店大廳中吃飯的人層層疊疊。

  劉長富端起一杯酒,對著劉文清道:“二叔,我敬你一杯。”

  劉文清也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劉文清放下酒杯,試探的道:“你此次前來宣府,可是身負皇命?”…。

  劉長富長嘆道:“確實是身負皇命,可這皇命卻不是什么好皇命,一個不好,說不定小命就沒了。”

  劉文清一臉狐疑的看著劉長富,問道:“有這么嚴重?”

  “怎么沒有這么嚴重?這龍門堡的趙文是個什么人你們不清楚我可清楚的很,這是一個一言不合就殺人的主。當初侯世祿還沒把他怎么樣呢,就被他一炮轟死了。要不是干爹說我對這邊熟悉,點名讓我來的話,我才不來呢。”劉長富看著劉文清,心中瞎想著。

  “算了,不說這個了。本來想著此間事畢就去平陽府看一下二叔,既然二叔來了,那也省的我跑一趟了。

  好不容易遇見二叔,公事就不說了,咱爺倆就好好的吃喝一頓。”劉長富似乎不想談論這個問題。123。便將這個話題直接給岔開。

  此時的趙文也忙活完了帶著幾個親衛朝著宣府匆匆而來。

  與此同時,遠在甘肅甘州的李鴻基蹲在火堆旁,冷著臉看著圍坐在火堆旁的眾人。

  李鴻基的侄兒李過站在火堆旁,一臉氣憤的道:“叔,咱們的軍餉好幾個月都沒發了,在這樣下去,可就要餓死了。”

  李鴻基看著站在火堆旁,氣憤無比的李過,冷聲道:“哼,我何嘗不知道咱們好幾個月都沒發軍餉了,你在這里聒噪,軍餉能下來嗎?”

  “叔。/

  “是啊,大人,沒有軍餉,咱們吃什么?喝什么?家里人就靠著我的軍餉呢,這沒了軍餉,一家子人的生計就沒了。”

  “大人,想想辦法啊!”

  一時間,圍坐在火堆旁的邊軍都一臉焦急的看著李鴻基。

  李鴻基在逃到甘州之后,舉目無親,萬般無奈之下便帶著侄兒李過去投了邊軍。

  在邊軍的時候和韃子廝殺,立了點小功勞,受到參將王國賞識,被王國破格提拔成把總,手下管著五六十個人。

福建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