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你是想要水泥?(1 / 2)

  趙文接過銀票,見是兩張五百兩面值的銀票,便好奇的問道:“你給我送銀票干什么?”

  劉文清輕笑兩聲,說道:“趙將軍,我此行前來乃是想求大人一件事。”

  “什么事啊?我只是一介武夫而已,能有什么幫到你?”趙文眨巴著眼睛,一臉戲謔的看著劉文清。

  劉文清道:“我此行前來就是為了水泥之事,我希望能從趙將軍手中弄點水泥,還望將軍不要推辭。”

  “哈哈,從我手中弄水泥?你怎么知道我手中有水泥?”趙文哈哈大笑道。

  劉文清看了看范正,回道:“這還是范兄告訴我的。”

  趙文捏著下巴,沉思道:“我這里確實生產水泥。

  這幾天水泥的產量雖然大。123。但是訂單也多啊,確實沒有多余的水泥啊。這恐怕要讓劉員外失望了。”

  劉文清一聽這話,瞬間急了起來,“大人,不能啊,你不能沒有水泥啊,你要是沒有水泥的話,那我豈不是就完蛋了。”

  趙文看著一臉驚慌的劉文清,問道:“你需要水泥干什么?”

  劉文清看著趙文,長嘆一口氣,將原因緩緩的說了出來。

  趙文皺著眉頭,聽著劉文清的話。

  “這樣一來,那你豈不是需要大量的水泥?”

  “是啊。/

  兩人說話間,劉文眾忽然走了進來。

  劉文眾看著大廳中的眾人,直接走到趙文身邊,湊到趙文耳邊,低聲道:“大人,朝廷的人來了,現在已經到宣府了。”

  趙文皺著眉頭,看向劉文眾,低聲道:“已經到宣府了?那領頭的人你可弄清楚了?”

  “弄清楚了,說起來還是大人你的老相識。”

  “老相識?我在朝廷中并不認識人啊。”

  “大人,此行前來的人正是之前的宣府鎮守太監劉長富。如今的他已經是御馬監掌印太監了,乃是司禮監掌印太監曹化淳的干兒子。”劉文眾看了看大廳中的范正和劉文清。數沙人緩緩說道。

  趙文坐在椅子上,長出一口氣,緩聲道:“劉長富啊劉長富,我和他只有一面之緣,談不上有交情。而且這人貪婪無度,是那種雁過拔毛的人,恐怕不太好對付啊。”

  趙文之前雖然在宣府認識劉長富,可也僅有一面之緣,也就是報功的時候打過交道,從此以后,就沒有在見過面。

  而且這人在報功的時候,大肆往自己身上攔功,是一個貪婪無度的人物。

  這次是他前來,恐怕不好弄啊。

  劉文清坐在范正旁邊,豎著耳朵靜靜的聽著。

  “將軍,你們說的可是司禮監掌印太監劉長富?”劉文清小心翼翼的問道。

  趙文坐在椅子上,輕瞥了劉文清一眼,說道:“是又怎樣?這乃我軍中之事,劉員外這樣打聽,恐怕不太好吧。”

  劉文清尷尬的看著趙文,訕笑道:“將軍,這司禮監掌印太監正是我的侄子。”…。

  “什么?你說什么?你說劉長富是你的侄子?你可莫要騙我。”趙文直接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一臉震驚的看著劉文清。

  劉文眾也一臉震驚的看著劉文清,久久說不出話來。

  范正輕笑兩聲,輕撫著胡須,淡淡的道:“趙老弟,這司禮監掌印太監劉長富還真的是劉文清劉兄的侄子。”

  聽到范正的回答之后,趙文扶著額頭,坐在椅子上,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劉文清,問道:“你說的可是真的?劉長富真的是你的侄子?”

  劉文清右手指天,發誓道:“如果劉長富不是我侄子,就讓流賊沖破我家宅邸,讓我死無葬身之地。”

  趙文一臉狐疑的看著劉文清。123。看著他不似作偽,便道:“我信了,你也不用發什么誓。”

  這個時代的人對發誓這種事可是即為看重的,如果不是真的,劉文清也不可能發這么重的誓。

  “那好,既然劉長富劉公公是你的侄子,那這件事就好辦了。”趙文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將剛才劉文清送過來的銀票放在劉文清身旁的桌子上。

  “將軍,您這是?”劉文清看著桌子上的銀票,疑惑的看著趙文。

福建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