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她是誰?(1 / 2)

  “小穎,小穎!”

  趙文還沒跨進大門,便扯著嗓子大聲呼喊。

  “大人!”

  李小穎的貼身丫鬟小環站在大門旁邊,對著趙文行了一禮,開口道:“大人,姑娘在正廳等您呢!”

  “哦哦哦哦,行行!”

  趙文隨意的答應了兩聲,便朝著大廳狂奔而去。

  李小穎坐在大廳中,端著一杯熱茶小口的品著。

  “小穎!”

  趙文站在大廳前的臺階上,一臉興奮的朝著李小穎吼道。

  李小穎一愣,放下手中的茶杯,一臉驚喜的看著趙文。

  “趙大哥,聽說你打了勝仗了!”李小穎急忙迎了過去。

  趙文張開雙臂。123。想要抱一下李小穎,可想了一下,又將手臂放了下來。

  這個時代的男女之防不比后世,現在李小穎又沒有嫁給趙文,所以難免有些尷尬。

  趙文急步走進大廳,一臉興奮的對著李小穎道:“你最近怎么樣?還好嗎?在龍門堡內沒什么事情吧?”

  李小穎微微一笑,隨即一臉緊張的看著趙文,說道:“我還好,你呢?你怎么樣?有沒有受傷?”

  趙文大大咧咧的一笑,說道:“我能受什么傷?我是誰?我怎么可能會受傷?”

  “沒受傷就好。/

  就在這時,穿著明軍衣服的海蘭珠從大門上大大咧咧的走了進來。

  “呦呵,管不得猴急的不成樣子,原來是會見情人啊!”海蘭珠一臉戲謔的看著趙文。

  趙文扭過頭去,看著海蘭珠,皺眉道:“你不是跟著你大哥嗎?跑到這里來干什么?門口的侍衛沒攔你嗎?”

  “我穿著你們的衣服,說有要事稟報,怎么可能會被攔住?”海蘭珠大大咧咧的坐在旁邊的桌子上,一臉玩味的道:“我大哥去弄那些俘虜了,我閑來無事,轉轉不行啊。”

  海蘭珠端起桌子上的茶壺,自顧自的給自己到了一杯茶水。數沙人細細的品了一口,隨即在李小穎的身上打量著。

  “這就是你的小情人?長得還不錯嘛,但和本姑娘一比,還差點!”

  李小穎看著海蘭珠,皺眉道:“你是誰?你在這里干什么?”

  當海蘭珠剛剛踏進大門時,李小穎就一眼看出了海蘭珠是個女的。

  當海蘭珠坐在大廳時,李小穎一瞬間警惕起來。

  趙文看著海蘭珠,呵斥道:“我現在沒功夫和你瞎扯,你趕緊給我出去。”

  海蘭珠哈哈一笑,對著李小穎眨巴了一下眼睛,說道:“怎么了?屁股一拍就不認人了?我阿布額我爹都已經將我許配給你了,咱倆都發生關系了。”

  “什么?你倆發生什么關系了?”李小穎眼睛圓瞪,嘴巴大張,一張臉上滿是震驚之色。

  “我和你發生什么關系了?你瞎說什么?”

  趙文瞪了一眼海蘭珠,急忙對著李小穎道:“小穎,你聽我解釋,這只是一個誤會!”…。

  “還解釋什么啊?事情都很明白了,你還需要解釋什么?是不是啊,趙文趙將軍?”海蘭珠一臉賤笑的看著趙文,順道還給拋了一個媚眼。

  李小穎聽到這話,忽的一下,眼淚就流了下來。

  一個書香門第,深受書籍熏陶的女子怎么能是在草原上長期晃蕩的人的對手?

  “小穎,你聽我解釋啊!”趙文看著眼淚不停往下流著的李小穎,急忙道。

  李小穎看了趙文一眼,隨即捂著臉,梨花帶雨的向外跑去。

  “姑娘,姑娘!”小環急忙跟在李小穎的身后,向著后院跑去。

  趙小妮站在大廳的一旁,將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她雙手叉腰,頭上扎著沖天揪,穿著紅色的小裙裙。123。跑了出來。

  “你這婆娘是真的惡毒,呸!”

  趙小妮撅起嘴巴,對著海蘭珠直接吐了一口唾沫,再做了一個鬼臉,隨即向著外面跑去。

  “嘿,你這小女娃!”海蘭珠直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指著跑出去的趙小妮,低聲罵道。

  趙文看著海蘭珠,滿臉都是黑線。

  “呵呵,好玩嗎?”

  “挺好玩的!”

福建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