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殺人如砍豬(2 / 2)

  “噠噠噠噠噠!”

  56式輕機槍和56半的槍口不停的抖動著,無數發金屬子彈向著前方傾斜而去。

  一時間,無數多血花在正藍旗馬甲兵的身上閃現!

  鮮血從他們的體內流出,向著地面流去。

  干燥不已的土地不停的吸收著鮮血,整個大地上充滿了暗紅色的鮮血。

  硝煙味和血腥味充斥著整個戰場。

  布和看著眼前的場景。/

  正黃旗以及后續的兩旗已經繞過了正藍旗,沖了上去。

  趙文看著朝著這邊奮力沖鋒的正黃旗鑲黃旗和正白旗,冷笑一聲,隨后道:“讓他們去和閻王爺喝茶去吧,給我殺!”

  趙文抽出腰間的秋水雁翎刀,直指天空怒聲吼道。

  隨著趙文的話音落下,槍聲此起彼伏的響了起來。

  “噠噠噠噠!”

  十挺56式輕機槍以及數百桿56半噴著橘紅色的火焰,發出這個時代最強的怒吼。

  一發發閃耀著死亡光芒的子彈朝著正黃旗鑲黃旗和正白旗飛去。

  一瞬間。數沙人便有七八十個馬甲兵從馬背上摔落。

  “給我沖!!!”

  此時距離龍門軍已經不足一百五十步,這一百五十步對于戰馬來說,瞬息而至。

  只要抗過了這段距離,剩下的就非常簡單了。

  經過特殊訓練的戰馬在槍林彈雨之下向前發起了沖鋒。

  沖鋒中的馬甲兵們用一塊黑布將戰馬的馬眼捂住。

  “啊,啊,啊!!!”

  馬甲兵們將手上的馬鞭狠狠地朝著戰馬的屁股上甩去,失去視野的戰馬只能奮力向前沖鋒。

  一顆旋轉著的子彈直接打在了正黃旗的一個甲喇章京的額頭上。

  幾乎瞬間,這個甲喇章京的腦袋就如同被鐵錘擊打的西瓜一樣,瞬間爆炸開來。

  這甲喇章京手中的長刀高高的舉著,胯下的戰馬也保持著沖鋒的姿態,可是戰馬上的人卻沒了生機。

  又是一發子彈飛來,直接射中了戰馬的額頭。…。

  戰馬來不及反應,馬腦袋瞬間爆炸,整個戰馬直接向著地面撲去。

  當戰馬撲到地面時,鮮血直接將地面染成紅色。

  子彈無情的傾斜著,火箭彈不停的發射著,正黃旗鑲黃旗和正白旗一茬接著一茬往地上倒去。

  這短短的一百五十步成了他們永遠也沖擊不過去的鴻溝。

  正黃旗鑲黃旗和正白旗的沖鋒吸引了龍門軍的火力。123。所以現在的正藍旗這邊受到的攻擊比較小。

  莽古爾泰看著幾乎人人帶傷的正藍旗馬甲兵,長嘆一聲,“撤吧,趕緊撤吧!”

  莽古爾泰話音剛一落下,整個正藍旗如同瘋了一般,朝著后方沖去。

  當緊繃的弦突然松開時。/

  正藍旗的這些馬甲兵此時如同斗敗的雞一樣,朝著后方沖去。

  此戰,正藍旗的前鋒幾乎全軍覆沒,中鋒也損失了一大半,后方的倒是損失的不多,可氣勢卻被打沒了。所有人如同落水的雞一般,斗志全無。

  整個正藍旗幾乎損失了一半的人馬。數沙人八千多的人現在只剩下四千多了。

  而且這四千多人馬回去之后也已經廢了,遭受過如此打擊之后,這剩下的人馬也會喪失掉過去所有的武勇。

  說句難聽的,莽古爾泰的正藍旗可以說是廢了。

  莽古爾泰領著人馬朝著后方急速飛奔,他回頭看著發起沖鋒正黃旗鑲黃旗和正白旗,冷笑道:“希望你們也別活著回來。”

  皇太極一臉焦急的看著前方,因為距離過遠,皇太極看不太清楚前方的場景。

  只有接連不斷的爆炸聲以及接連不斷的銃響聲響起。

  。

福建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