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收割(1 / 2)

  “噠噠噠噠!”

  56式輕機槍的槍聲和56半的槍聲幾乎在同一時間響了起來。

  一時間,龍門軍的正前方出現了一道“火墻”。

  這火墻正是子彈從槍口噴發而出時冒出的火焰。

  來自后世的泛著寒光的金屬子彈在槍膛中經過膛線的加持之后,旋轉著朝著前方飛去。

  “嗖嗖嗖!”

  超過音速的子彈在飛行過程中劃破空氣,發出尖銳的聲音。

  這聲音是來自地獄的呼喊聲,是閻王的請帖。

  金屬風暴密集的向著正藍旗飛去,一時間,正藍旗的攻勢為之一滯。

  就仿佛憑空出現了一堵看不見的墻,將他們擋住。

  那些沖在最前面的正藍旗馬甲兵身上以及胯下的戰馬身上忽然出現一朵又一朵的血花。123。他們不可置信的看了看前方,隨即猛然向著地上撲去。

  一顆子彈擊中一個正藍旗的牛錄章京的胸膛。

  四五層的鎧甲在這一刻失去了作用,金屬子彈在穿過最后一層鎧甲時,被擠壓變形。

  子彈的彈頭被擠成了一個圓餅狀,變形的子彈向著肉體而去。

  這變形的子彈更具有侵蝕力,比那些直接完好無損的子彈對人體造成的傷害要高上一倍不知。

  這顆變形的子彈在穿過胸膛時。/

  變形的子彈擊打在肋骨上,將肋骨打斷之后也喪失了動能。

  子彈喪失動能不代表子彈就鑲在肉體中一動不動,喪失動能的子彈不在往前沖擊,從而在體內不停的翻滾起來。

  胸腔中的各種器官一瞬間便被這顆子彈撕裂,造成嚴重的大出血。

  變形的子彈所造成的空腔效應要比尋常的子彈所要嚴重,這個牛錄章京的胸腔內已經被這顆子彈攪成了一鍋粥。

  這個牛錄章京一臉呆滯的看著前方,想要伸手捂住胸口,可卻連手都抬不起來。

  他喉嚨里嗚嗚的喊著。數沙人想要說些什么,可始終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他的瞳孔不斷變大,眼睛中的光芒也在逐漸消失,最后直接從戰馬上摔落下來。

  周老六趴在地上,右臉緊緊的貼著56式輕機槍的槍托,右手的食指緊緊的扣在扳機上。

  隨著槍口不斷地抖動,一發發帶著死亡呼嘯聲的子彈朝著前方沖去。

  一個正藍旗的甲喇章京手持長刀,怒聲吼道:“沖,沖,沖上去!”

  他話剛剛說完,周老六便將槍口對準了他。

  “噠噠噠!”

  十數發子彈準確的落到了他的身上。

  子彈具有的恐怖動能一瞬間便將他身上的鎧甲撕碎,隨即射入了他的體內。

  他整個人忽的一下直接從戰馬上騰空而起,重重的摔落在地上,鮮血從肚子、胸腔處汩汩的往外冒著,沒多大功夫便失去了生機。

  莽古爾泰將身子緊緊的貼在馬背上,一臉驚恐的看著這一切。…。

  “這是怎么一回事?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薩滿大神不在眷顧我們了嗎?”

  處于最前方的三百多的馬甲兵僅僅數十個呼吸便被清掃一空。

  莽古爾泰胯下的戰馬也在不停的翻騰,嘴里不停的嘶鳴著,想要逃離這個恐怖的地方。

  如果不是莽古爾泰緊緊的夾緊馬腹、將腳后跟上的馬刺狠狠地插進馬屁股,說不定這戰馬便會將莽古爾泰直接摔落馬下。

  “主子爺,咱們撤吧,咱們沖不過去啊,咱們中計了!”

  一個親兵冒著彈雨,沖到了莽古爾泰的身邊,他一臉悲慟的對著莽古爾泰喊道。

  太慘了,這實在是太慘了,打了這么多年的仗,何時見過這種場景?就算是當年最難打的渾河之戰也沒眼前的慘烈啊。

  不到一盞茶的功夫。123。便有數百人馬摔落馬下,這根本就是赤裸裸的屠殺啊。

  莽古爾泰沖著他吼道:“如今距離前方已經不足一百步了,沖上去,只要沖上去就行了,沖!”

  莽古爾泰緊緊的貼著馬背,怒聲吼道。

  莽古爾泰看著正上方近在咫尺的科爾沁中軍大陣,實在是有些不甘心。

  “主子爺,不能再沖了,咱們正藍旗再沖下去,就沒了,沒了啊!額!”這親衛話還沒說完,一顆子彈就貫穿了他的胸膛。

  他沖著莽古爾泰張了張嘴。/

  趙文坐在戰馬上,看著這一切,嘴角微微上揚。

  他看向一臉震驚的布和,笑道:“大汗,怎么樣?我這武器怎么樣?”

  此時的布和全身已經被冷汗打濕,握著馬鞭的手不停的抖著。

  這根本就是屠殺啊,正藍旗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啊。

福建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