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兵敗如山倒(1 / 2)

  皇太極冷冷的看著前方,低聲道:“解決了科爾沁之后,再趁勢橫掃草原,徹底的解決草原之事。”

  皇太極雄心滿滿的看著前方,他仿佛已經看到了自己橫掃草原之后,那些大汗臺吉跪在自己面前求饒命的場景了。

  想象雖然很好,可現實卻很殘酷。

  莽古爾泰看著距離自己這邊不到五十步的科爾沁士兵們,怒吼道:“弓箭!”

  正藍旗率先將弓箭從馬背上取下,張弓搭箭,朝著前方射去。

  其實,女真人的騎射本領遠不如韃子。

  女真人在平地上騎射可以說是天下第一,可在馬背上,也就只比這個時代的明軍強一點。

  吳克善也不甘示弱。123。當他看到前方張弓搭箭的正藍旗士兵時,也怒吼道:“弓箭!”

  兩方幾乎是同一時間松開弓弦,只見整個戰場上弓弦顫抖的聲音不絕于耳。

  箭矢的破空聲也響徹不停。

  兩方的箭矢如同蝗蟲一般,朝著對方的戰陣中落去。

  正黃旗這邊向著兵甲之利,硬扛著科爾沁部的箭矢朝著前方沖去。

  畢竟科爾沁部的箭矢基本上都是些鑄鐵箭,而鑄鐵箭硬而脆,根本就穿不透身著好幾層鐵甲的正藍旗馬甲兵。

  而正藍旗這方的人馬身上幾乎就只有一層薄薄的皮甲。/

  科爾沁部的戰陣中,箭矢入肉的聲音不停的響起。

  吳克善趴在馬背上,回頭望去,只見無數身中箭矢的士兵朝著馬下摔去,從而被后面趕上的踩成肉泥。

  正藍旗的箭矢使得科爾沁部的攻勢為之一滯,整體的速度慢了不少。

  而正藍旗這邊只有寥寥幾個倒霉蛋摔落馬下,其他的完好無損。

  他們有的身上插著七八根箭矢,可依然沒有皺眉。

  科爾沁部的箭矢對正藍旗這邊根本就沒有造成多大的影響。

  雙方的速度很快,快到只放了一輪箭,就相撞在了一起。

  莽古爾泰左手緊緊的握住馬韁繩。數沙人他高呼一聲,“殺光他們!”

  隨即一拉馬韁繩,直接向著迎面而來的一個科爾沁士兵撞去。

  莽古爾泰的戰馬要比尋常的戰馬高出一個個頭,而且身上還披著鐵甲。

  所以說,這沖撞力非常大。

  直接那個沖過來的科爾沁士兵連人帶馬直接被莽古爾泰撞飛。

  馬上的士兵直接從戰馬上摔落,被后方沖來的踩成肉泥。

  莽古爾泰揮舞著右手的長刀,向著科爾沁部的士兵而去。

  一個從莽古爾泰側面而來的科爾沁部士兵手持彎刀,趁著莽古爾泰沒有注意到他時,用盡全力,向著莽古爾泰劈去。

  “嘭!”

  彎刀劈在莽古爾泰身上的棉甲上,發出沉悶的聲響。

  這一刀,只在莽古爾泰的棉甲上留下了一道淡淡的痕跡。

  這個科爾沁士兵手中的鑄鐵彎刀根本就破不開莽古爾泰身上的棉甲。…。

  莽古爾泰轉過身來,看著這個科爾沁部士兵,冷哼一聲,隨即一刀劈去。

  刀光一閃,血肉橫飛,這個科爾沁部士兵被莽古爾泰一刀劈成了兩半。

  吳克善手持精鋼打制的彎刀,一刀劃在一名迎面而來的正藍旗馬甲兵的脖子上。

  普通的正藍旗馬甲兵身上的棉甲根本就不能和莽古爾泰的相提并論,吳克善的彎刀直接將其脖子上的棉甲劃破,

  那鋒利的刀鋒直接砍在了正藍旗馬甲兵的脖子上。

  脖子處的大動脈被掛斷,在體內強大壓強的沖擊下,鮮血從脖子處不斷的噴射而出,瞬間便將整個棉甲染紅。

  吳克善一把抹掉臉上的鮮血,提起彎刀再度向前沖去。

  正藍旗的馬甲兵乃是百戰老兵。123。僅僅和科爾沁部士兵沖撞的一瞬間,在氣勢上就已經將科爾沁部的士兵給壓住了。

  “長生天的子孫們,三百年前咱們能將女真人殺得幾近滅族,今天也一定能殺光他們,草原上的雄鷹們,給我殺!”吳克善高舉彎刀,振臂一呼,向著前方沖去。

  莽古爾泰在不遠之外,聽著吳克善這話,臉色瞬間就陰沉了下來。

  韃子和女真人乃是世仇,這是眾所周知。

  三百年前,在成吉思汗和南宋的夾擊下,建立沒多長時間的大金國瞬間灰飛煙滅。

  無數女真人死在了成吉思汗的手下。

  就連那些投降的人馬。/

  當時的女真人如同喪家之犬一般,被大元的人馬直接趕出了中原大地。

福建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