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大大咧咧進王帳(1 / 2)

  趙文看著前方舉刀嚯嚯的騎兵,冷笑一聲,隨后道:“將他們給我押上來!”

  “是!”趙大牛沖著趙文拱拱手,隨后向后而去。

  “這明人有古怪,殺了他們!”一個侍衛眼冒精光,舉起手中的刀就要向著趙文沖去。

  可還沒等他沖過去,趙大牛便押著海蘭珠和吳克善走了上來。

  “別吉?臺吉?”

  那些侍衛急忙停了下來,一臉震驚的看著海蘭珠和吳克善。

  “不好,別吉和臺吉被這伙明人俘虜了,快,快去稟告大汗。”

  一個侍衛朝著王帳而去。

  趙文押著海蘭珠和吳克善,冷笑道:“給我把路讓開,否則,他倆的命就沒了!”

  “你們想干什么?為什么別吉和臺吉在你們手上?”侍衛們看著趙文。123。緩緩的向后退著。

  “報,海蘭珠別吉和吳克善臺吉在那伙明軍手上,現在他們往王帳來了!”

  一個侍衛急匆匆的沖進王帳,急聲說道。

  布和一臉震驚、雙目圓瞪的看著這個侍衛,“你說什么?吳克善和海蘭珠在這伙明軍手上?這是怎么一回事?給我說清楚?”

  可還沒等那個侍衛開口,趙文便押著海蘭珠和吳克善闖了進來。

  趙大牛一只手捏著吳克善的脖子,另一只手捏著海蘭珠的脖子。趙文拿著大黑星。/

  那些士兵則在大帳之外等候,只不過他們已經被聞訊趕來的科爾沁士兵圍了起來。

  龍門軍也不甘示弱,將56半從肩膀上卸了下來,子彈上膛,對準了圍過來的科爾沁士兵。

  “聽聞草原之人最為好客,今天一見,卻只覺此言甚虛啊!”從趙大牛身后探了出來,一臉戲謔的看著主位上纏著繃帶的布和。

  “阿布,這個明人實在是無恥至極,阿布救我,救我啊!”海蘭珠剛一看見布和,便急忙驚呼道。

  滿珠習禮直接將彎刀從腰間抽出,指著前方,怒喝道:“快點放了我大哥和我妹妹,否則你們別想活著出去。”

  滿珠習禮的話音剛一落下。數沙人大帳中響起了金屬碰撞的聲音。

  整個大帳中的人都將彎刀抽了出來,一臉警惕的指著趙文。

  趙文看著滿大帳中的兵器以及怒氣沖沖的眾人,直接抄起手中的大黑星,對著大帳的頂端,連開數槍。

  子彈殼從大黑星中蹦出,落到地上。

  一時間,整個大帳中寂靜無比。所有人一臉震驚的盯著趙文手中的大黑星,一雙眼睛中滿是不可思議之色。

  布和看著趙文手中的大黑星,眼里閃過一絲忌憚之色。

  “呵呵,你們覺得,我沒點自保的手段,能到你們這里來嗎?”趙文將大黑星的彈匣取出,又重新換上一個。

  “你們現在還要對我刀兵相向嗎?”趙文一臉戲謔的看著布和。

  布和看著趙文,再看了看趙文手中的大黑星,冷笑兩聲,“呵呵,誰說我草原之人不好客?長生天的子孫從來都是最好客的。來人,看坐!”…。

  “阿布,大哥和妹妹還在他手上,咱們……”滿珠習禮急忙道。

  “你給我閉嘴!”布和呵斥一聲,又道:“看坐!”

  布和話音剛落,站在旁邊的侍衛端來一個短凳放在了大帳中央。

  趙文大馬金刀,直接坐在了凳子上。

  “嘖嘖嘖,我的弟兄們還在外面呢,這萬一有個擦槍走火的,可就不好了。”趙文掏了掏耳朵,云淡風輕的道。

  “滿珠習禮,你去將外面的護衛都撤了!”布和看向滿珠習禮。

  滿珠習禮一聽要撤掉護衛,急忙道:“父汗,不能撤,不能撤啊。這些明軍狼子野心,狼子野心啊!”

  “嗯?還不快去?”布和一拍桌子。123。厲聲道。

  滿珠習禮看著布和一臉的不耐煩,長嘆一口氣,袖子一甩,走了出去。

福建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