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大戰將起草原亂,萬人廝殺血流干(1 / 2)

  “大汗,大汗!!!”一個身著明黃色棉甲的兵士急匆匆的跑進了皇太極的大帳中。

  皇太極正坐在椅子上審批奏折,他抬起頭,看向這個慌慌張張的兵士,皺眉道:“有什么事情?這么著急?”

  那兵士急忙跪到地上,急忙道:“大汗,不好了。科爾沁部將咱們今天過去問話的使者給殺了,人頭給咱們送來了。”

  “啪!”

  皇太極拿著毛筆的手一瞬間將手中的毛筆捏的粉碎,他咬牙切齒,雙目微瞇,冷聲道:“你說的可是真的?”

  “奴才說的千真萬確,人頭正在大帳之外!”那兵士聽著皇太極語氣中的殺機,冷汗順著額頭不停地往下流淌著。

  “拿上來!”皇太極將手中斷掉的毛筆放到桌子上。123。冷聲道。

  幾個呼吸之后,一個兵士捧著一個木盤子走了進來。

  那木盤子上赫然放著三顆滿是鮮血的人頭,那人頭上的金錢鼠尾上不停地滴著鮮血。

  “嘭!”

  皇太極一腳將桌子踢翻,一臉陰冷的道:“本汗本打算著給科爾沁一條活路,既然他們不要,那就別怪本汗不客氣了。

  來人啊,整軍備戰,明日一早,兵發科爾沁!”

  “奴才領命!”

  就在這時。/

  “哈哈哈,老八啊,這是怎么回事兒?怎么一個個的耷攏著腦袋啊?”莽古爾泰掀開幕簾,一臉戲謔的走了進來。

  皇太極看著走進來的莽古爾泰,皺眉道:“老五,你不在你的正藍旗,跑到我這來干嘛?”

  莽古爾泰走了進來,看著木盤子里的人頭,玩味的道:“呦,這不是老八你派到科爾沁的人嗎?怎么現在變成人頭了?”

  皇太極聽著這話,太陽穴跳的直突突。他一臉冷厲的看著莽古爾泰,一言不發。

  “嘖嘖嘖,我當初就說嘛。應該直接將科爾沁部踏平,不然的話哪來的這么多的事?”

  皇太極冷笑道:“呵呵。數沙人本汗的事就不用你莽古爾泰操心了。”

  “來人啊,給本汗披甲!”

  皇太極穿戴好鎧甲,瞪了莽古爾泰一眼,隨即向外而去。

  整個后金營地陷入了喧鬧之中,無數人馬都動了起來,為明天征戰做好準備。

  科爾沁部的王帳之中,布和坐在主位上,看著帳中的眾人,沉聲問道:“各部分準備的怎么樣了?咱們今天將皇太極的使者給砍了,我估摸著最遲明天皇太極就會發動攻勢。”

  滿珠習禮站了起來,對著布和行了一禮,說道:“父汗,已經準備好了,如今咱們科爾沁部控弦之士十數萬,不怕他皇太極。”

  ……

  在距離科爾沁部五里之外的一個小山坡上,趙文領著人馬趴在地上。

  “大人,咱們在這里已經趴了一天一夜了。”趙大牛趴在地上,從腰間掛著的布袋中抓了一把炒面,塞進嘴里,甕聲甕氣的道。…。

  趙文放下手中的望遠鏡,躺在地上,看著天空,緩聲道:“你以為我想啊,也不知道這科爾沁部是不是中邪了,這幾天,不斷有人馬從各地往這邊聚集,而且這些人馬還都是披甲之士。

  從這幾天的觀察來看,這里面已經聚集起了十數萬人馬。咱們手中的武器,再怎么厲害,也不打不過這十數萬的人馬。咱們再等等,再等等吧。”

  黑夜籠罩著大地,萬顆星辰密布在夜空之上。

  那皎潔的月光撒在帳篷上,如同沐浴在圣光之中。

  趙文打了一個哈欠,看著頭頂上的月亮,對著旁邊的趙大牛低聲道:“你說這科爾沁部發什么病,怎么距離起了這么多的兵馬?難不成他們要南下?”

福建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