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誰敢和我搶?(1 / 2)

  范正將眾人的反應看在眼里,嘴角微微揚起,笑道:“諸位可滿意?”

  大廳中鴉雀無聲,那一雙雙眼睛全都緊緊的盯著桌子上的鏡子。

  朱孝珉渾身顫抖,一臉不置信的盯著桌子上那明亮的鏡子。

  他指著鏡子,哆哆嗦嗦的道:“這鏡子就是那穿衣鏡?”

  范正輕撫著胡須,笑道:“這不是穿衣鏡,如此之小的鏡子怎么算的上穿衣鏡?”

  “這不是穿衣鏡?那穿衣鏡該有多大啊?”

  無數人聽到這話之后,心中的波瀾再度驚奇。

  如此之大的鏡子都算不上穿衣鏡,那真正的穿衣鏡該有多大?

  “范掌柜的,這鏡子多少銀子啊?”張世澤一臉呆滯的看著鏡子。123。好長時間才反應過來。

  范正瞇著眼睛,笑道:“這桌子上的鏡子有三尺見方的、一尺見方的。這三尺見方的鏡子售價兩千兩銀子,一尺見方的鏡子售價一千兩銀子。”

  “什么?這么貴?”

  一時間,無數人的驚呼聲響了起來。

  三尺見方的鏡子都要兩千兩銀子,這也太貴了吧?

  這可是兩千兩銀子啊,這么多的銀子都能讓十家百姓過一輩子了。

  雖然很多人都說這鏡子貴。/

  兩千兩的鏡子,對于這些頂尖勛貴來說,也就是一筆小數目。

  這三尺見方的鏡子,絕對值這個價。他們之所以嫌棄鏡子貴,就是想看看能不能再便宜點。

  “這已經是最低價了,不能再便宜了。而且,這些鏡子只有你們眼前的這么多了,如果不下手快點,就沒了。”范正站在一旁,陰陽怪氣的道。

  一個身體肥胖,穿金戴銀的中年婦女瞅著這鏡子,一臉瘋狂的喊道:“范掌柜的,這三尺見方的鏡子給我來一面。”

  站在中年婦女身旁的一個中年男人急忙拉住婦女,一臉憂慮的道:“這太貴了。數沙人這太貴了,咱買不起。”

  中年婦女回過頭,瞪了他一眼,嘴里喝罵道:“什么太貴了?我看你就是不想買,想想老娘,十四歲嫁到你家,那個時候,我想要什么你都給我買。如今,你襲了永昌侯的爵位,卻不想給我買了?你說,你是不是在外面又養了幾個小妾?”

  那中年婦女直接提溜起男人的耳朵,厲聲喝罵道。

  “哎呦喂,我的姑奶奶,買,買還不成嗎?這么多人看著呢,你給我留點臉行不行?”

  永昌侯苦著一張臉,急忙說道。現在的他,天色漲得通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婦女見他服軟,這才松開手,冷哼道:“不給你一點厲害看看,你還當真以為老娘好欺負?”

  整個大廳從短暫的冷靜之后,陷入了瘋狂之中。

  無數人猩紅著眼,嚷嚷著要買鏡子。

  范正笑道:“一個一個的來,一個一個來。先交錢,后交貨。”…。

  那群勛貴紈绔,從懷里掏出銀票,就往大廳中已經坐著的賬房沖去。

  朱孝珉則靜靜地坐在那里,看起來絲毫不為所動。

  他現在在等,再等最后的那面穿衣鏡的出現。

  現在這些鏡子看起來很大,很清晰,但是朱孝珉還是想要那個穿衣鏡。

  半個時辰之后,那些搶到鏡子的人懷中抱著一個木盒子,急忙就向外沖去,生怕被人搶了。

  片刻之后,整個大廳中只剩下七八個人,除過朱孝珉之外,還有五六個。

  這五六個人,基本上都是和朱孝珉差不多的勛貴。

  其中的一個中年男人穩穩的坐在椅子上,面白無須,看起來陰柔無比。

  范正看著整個空蕩蕩的大廳,笑的如同花一樣。

  “幾位可是想要買這個穿衣鏡?”范正笑道。

  “廢話。123。你說的不都是廢話嗎?如果不是為了想要穿衣鏡,我怎么會留在這里?”朱孝珉喝道。

  “穿衣鏡乃是尋常不可見的寶貝,還請幾位上樓。”范正弓著腰,伸著胳膊,一臉諂媚的道。

  “莫名其妙!”

  朱孝珉輕喝了一聲,向著樓上而去。

  待到達頂樓的一間裝潢華麗的小房間中時,朱孝珉看到一個一人多高的東西被紅布蓋住。

  當下,他的心臟就不停的跳動起來。/

福建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