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鏡子制造成功(2 / 2)

  畫的圖畫還必須要簡單明了,不然王六七根本就看不明白。

  趙文端起書桌上的茶杯,細呷一口,隨即卷起宣紙,向外走去。

  半個時辰之后,趙文在玻璃窯那邊找到了正在勞作的王六七。

  趙文將圖紙交給王六七之后,簡單的叮囑了幾句,便離開了。

  現在龍門堡中的玻璃窯總共也就兩座。

  而且這兩座玻璃窯是被完全隔離開的。/

  玻璃窯的周圍也一直有士兵巡邏,對于趙文來說,這些玻璃窯容不得半點差錯。

  在玻璃窯的廠區,趙文為那些玻璃窯中的工人蓋了宿舍和食堂。

  就算每天運送糧食蔬菜的,都必須將糧食蔬菜放到廠區的大門外,由龍門軍押送進去。

  玻璃窯里面的工人,平日里都是吃住在玻璃窯中,不能隨意進出玻璃窯,如果誰想出去,必須要到王六七那里請假。

  請好假之后,還要在外面巡邏的士兵那里報備。等做完這一切后,才能出去。

  趙文這樣做。數沙人就是為了保證玻璃窯中的秘密不被泄露。

  目前來說,趙文不太想擴建玻璃窯。

  物以稀而貴,玻璃也是一樣的。玻璃窯的數量少,那玻璃的產出也就少。

  玻璃的產出少,鏡子的產出就少。鏡子的產出少,那價值就高。

  趙文背著手在龍門堡外的榷場中轉來轉去。

  此時的榷場越發的繁華了,榷場中的店鋪基本上都已經被租了下來。

  那些小廝們站在店鋪門口,對著來來往往的行人賣力吆喝著。

  趙文今天穿了一件灰色麻布的圓領,腰間隨意的扎了一根繩子。

  已經長得很長的頭發隨意的用一根麻繩系在腦后。

  如果不是那四處瞎看,咕嚕咕嚕直轉的眼珠子。別人還真的以為這是一個落魄的窮酸秀才。

  趙文在街道上瞎轉著,忽然瞅見一個穿著圓領衫,留著山羊胡,頭戴四方平定巾的中年儒士在街道上緩慢的走著。…。

  他不時還揚起腦袋,對著四周的建筑或者來來往往的行人評頭論足。

  如此穿著的人,在這榷場中著實突兀。趙文一時來了興趣,便緊緊的跟在了那中年儒士的身后。

  “呵呵,沒想到這個龍門堡守備倒也有幾分本事,能將化為一片廢墟的龍門堡重建的如此繁華。嘖嘖嘖,光是這份本事,就要比朝中那些所謂的正人君子強上不少。”

  中年人輕撫著胡須,緩緩說道。

  趙文走在他身后。123。聽著中年人的話,心中笑道:“你這小老頭,倒是有幾分眼力見。”

  “只不過,就算他本事再大,也不過是一個武人而已,終究不是圣人門徒,可惜可惜啊。”

  儒士話鋒一轉,語氣中充滿了惋惜之情,不停地搖著頭。

  趙文一聽這話。/

  難不成你的意思,就是說我趙文不配有如此能力嗎?

  趙文越聽越來氣,當下就伸出右手,直接拽住了儒士的衣袖。

  “你剛才的話是什么意思?”趙文怒氣沖沖的看著儒士。

  那儒士看著趙文,一臉驚訝的道:“你是誰?為何當街攔我?”

  儒士不著痕跡的掙脫趙文的右手。數沙人扶著胡須,低聲問道。

  “我是誰?你這話說的,我是誰?我是這龍門堡……”趙文本來想直接告訴那人自己的名號,可隨即一想,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若是直接告訴那人自己的名頭,這儒士說不定會直接否認自己剛才的話。

  再加上趙文也想知道這儒士接下來還能說出什么話,便沒有說出自己的名號。

  “咳咳,我是這龍門堡中的一個閑人而已。剛才我聽見你說這龍門堡守備不行,我就想問問你,這龍門堡守備怎么就不行了?怎么就不是圣人門徒就可惜了?”趙文急忙將守備兩字憋了回去,咳嗽了兩聲,接著說道。

  。

福建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