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被包圍了?(1 / 2)

  那十幾個逃回來的探馬,領著選出來的二百多人,帶著一股悲壯之氣,成箭矢陣,朝著龍門軍沖去。

  “他們來了!”趙文看著朝著這邊沖鋒而來的建奴,急忙大喝一聲:“成三隊列陣,機槍兩側火力壓制,自由射擊!殺!!!”

  趙大牛和宋虎直接從戰馬上跳了下來,將56式輕機槍架在地上,瞄準前方的建奴,直接扣動了扳機。

  那些剛剛停下來的龍門軍也急忙排成三隊,最前方趴在地上,中間的半蹲,最后方的站著。等到那些建奴進入射程范圍之內,對著建奴直接扣動了扳機。

  排列成三隊的好處就是可以增大火力密度。

  趙大牛和宋虎趴在士兵的兩側。123。不停地扣動著扳機。

  “噠噠噠噠!”

  一時間,槍聲如同傾盆大雨拍打在屋棚上一樣,響個不停。

  一時間,在龍門軍前方出現了一堵火力墻,將那些沖在最前方的韃子全部擊落馬下。

  連同他們胯下的戰馬也一同被打死在地。

  沖在最前面的那幾個建奴探馬好像受到了重擊一樣,忽然從戰馬上飛了起來,朝著后方倒去。

  一個碗口大的洞出現在他們的胸膛上。

  “噫律律!”

  一時間,建奴胯下的戰馬被這轟鳴的槍聲驚嚇的躁動不已。

  它們發出巨大的嘶鳴聲。/

  后續的建奴急忙將手中的韁繩用力拉住,腳后跟上的馬刺直接刺到了馬屁股中。一時間,戰馬的屁股鮮血淋漓。

  戰馬吃痛,只能在建奴的控制下向著前方不停地沖去。

  “沖,沖,沖!!!”僅剩的一個建奴探馬揮舞著手中的長刀,一臉瘋狂的朝著前方沖鋒。

  他知道,自己不管是沖還是退都是死路一條,與其因為逃命而被殺還不如死在沖鋒路上。

  周老六半蹲在地上,左眼微瞇,右眼圓睜,目光通過照門、準星,最后直接落在了那個建奴的腦袋上。

  “嘭!”

  周老六直接扣動了扳機。數沙人槍口中噴出一大股火焰,泛著金屬光澤的子彈從槍膛中爆射而出,旋轉著朝著那個建奴探馬飛去。

  “嗖!”

  子彈帶著呼嘯聲,直接打在了建奴探馬的腦袋上。

  建奴頭上帶著的鐵尖盔在這一刻比一張紙還要薄,金屬子彈如同燒紅的刀切黃油一般,輕而易舉的將鐵尖盔撕開一個洞口,打進了建奴探馬的腦袋中。

  “嘭!”

  建奴腦袋如同破碎的西瓜一樣,炸裂開來。鮮血和腦漿朝著四周濺射而去。

  戰馬帶著無頭尸體往前沖了幾步,最后被一顆子彈打中馬頭。

  戰馬無力的倒在了距離龍門軍戰陣一百多步的地方。

  建奴馬甲兵的沖鋒勢頭為之一頓,沖在最前方的那十幾個建奴探馬在幾個呼吸之間全部戰死。

  后續的建奴一時間有些心驚膽戰起來,他們不由自主的放慢了沖鋒的速度。…。

  “沖,給我沖,誰也不準退!”費揚古看著眼前這血腥的一幕,一雙眼睛暴睜,手中的長刀不停地在空中揮舞著。

  盛豪看著已經出現頹勢的馬甲兵,急忙對著自己的親衛隊喊道:“你們充當督戰隊,誰要是敢退回來,就給我砍了。”

  “是!”

  十來個親衛從戰陣中策馬而出,緊緊的跟在了那些正在沖鋒的建奴身后。

  “啊,啊,啊!!!這是魔鬼,這是魔鬼!”一個渾身鮮血,左臂被子彈打飛的建奴被這兇猛的火力給打崩潰了。

  他怪叫著,丟掉右手中的刀,就向后逃去。

  一個眼尖的督戰隊看到這一幕,直接取下馬背上的硬弓,張弓搭箭。

  “嗖!”

  一只白色尾羽的箭矢直接插在了這個建奴的咽喉之處。

  “大人有命。123。退者殺無赦,給我沖上去。”那建奴看都沒看那個建奴一眼,又連著劈死了四五個從他身邊經過的后退之人,厲聲喝道。

福建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