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兩個牛錄(二合一大章節)(1 / 2)

  “大人可認識我家老爺?”范三看著趙文如此激動,試探的問道。

  趙文眼神閃爍不定,過了好久,才說道:“不認識,只是聽說過。”

  范三看著趙文如此反應,心中納悶不已,自己老爺雖然深得皇太極賞識,可在遼東的地位也不是多么的高。

  這龍門堡距離遼東無數里遠,這龍門堡守備怎么還能聽說過?難不成我家老爺的名聲已經這么大了?

  范三看著陷入沉默的趙文,小心翼翼的開口道:“守備大人,不知您剛才使用的火銃,叫什么名字?怎么那么兇猛?”

  趙文看向范三,眼睛微瞇,我就說嘛,無緣無故的跑到我這來,原來是想打探消息。

  “呵呵。123。你不好好的待在你的車隊中,跑到我這干嘛?你怎么這么關心我的事情?難道你不知道,有些事情是打探不得的嗎?”趙文眼中射出兩道精光,直勾勾的盯著范三。

  趙文語氣中帶著幾分威脅之意,冷聲笑道。

  “小人是第一次見到這么兇猛的火器,所以一時間有些好奇。”范三怎么聽不明白趙文的含義,他一看情況不對,生怕惹怒了趙文,急忙開口辯解道。

  現在要是惹怒趙文,要是逼得他撂挑子不干,那可就慘了。這茫茫草原上。/

  “呵呵,好奇?有些事,不是你能打聽的。這火銃乃是軍中的絕密,不是你一個小小的車隊管事能打聽的。看在到范正范老兄的面子上,此次就算了,要是還有下次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趙文聲色俱厲,連連冷笑道。

  范三一瞬間壓力倍增,他感覺自己如同被一頭猛虎盯上一般,一時之間冷汗直流。

  他急忙跪伏在地,連連磕頭,“小的知錯,小的知錯,小的告退,小的告退。”

  “滾吧!”趙文一臉厭惡的沖著范三揮揮手,如同驅趕蒼蠅一般。

  范三一見趙文沒有揪著自己不放,急忙從地上站起。數沙人向外跑去,離開了大帳。

  趙文看著跑出去的范三,眼角閃動著道道光芒。

  黑夜統治著大地,一輪明月高高的掛在蒼穹之上,為大地提供著有限的光明。

  月光影下,亡命而逃的韃子在草原上狼奔豕突。

  ……

  第二天,趙文騎在戰馬上,走在隊伍的最前方。

  在他身后,是士氣高昂的龍門堡士兵。

  趙大牛從后面趕了上來,一臉凝重的對趙文道:“大人,那車隊的管事昨天晚上賄賂咱們的士兵了。”

  “賄賂咱們的士兵?他想干什么?”趙文驚訝的問道。

  趙大牛低聲說道:他當時給了周老六三百兩銀子,想讓周老六將他的56半賣給他。可惜,他的如意算盤打錯了,周老六根本就沒把他當回事。周老六不僅沒有給他,反而還將他大罵了一頓。

  我覺得,咱們應該盡早下手。我看這個范三也不是什么安分的人,免得夜長夢多。”…。

  趙文冷笑兩聲,說道:“不用管他,一個跳梁小丑而已。我就不相信他能從搞到咱們的火銃?現在動手不是最佳時機,一切等到了吉北口再說。”

  趙文絲毫沒將范三放在心上,趙文這些士兵不同于別的明軍。

  其他的明軍遇到這種情況,很有可能就會接受賄賂。

  而趙文的士兵則不同,這些士兵乃是受過趙文恩惠,每天的吃食甚至還要比鄉下的土財主還要豐盛。

  再加上軍中傳言趙文乃是天上的神仙,這更讓龍門堡士兵對趙文狂熱不已,忠誠無比。

  三百兩銀子就想收買龍門堡士兵?這怎么可能?

  車隊嘎吱嘎吱的往前走著,草原上不時出現狼群,它們圍在車隊老遠的地方不停地嚎叫著。

  似乎將車隊中的人當成了獵物。123。想要發動攻擊。

  這個時期,草原貧瘠的可憐,草原上的人都吃不飽,更何況這些餓狼呢?

  趙文看著那狼群,拔出腰間的大黑星,對著天空開了兩槍。

  清脆的聲音在草原上不停地回蕩著,傳出去老遠。

  那些狼群被這槍聲驚嚇,夾著尾巴戀戀不舍的跑遠了。

  雖說剛開始的時候遇到了襲擊,可是后面的路程卻相對安穩。

  除過不時出現的狼群之外。/

  在經過七八天的趕路之后,趙文等人終于趕到了吉北口。

  趙文看著灰蒙蒙的天空,對著趙大牛道:“你去給我將車隊管事范三找來。”

  趙大牛拱拱手,隨即向后而去。

  片刻功夫,范三便急匆匆的趕了過來。

  “這里便是吉北口了,老子的任務完成了。”

  趙文指著不遠處的一塊寫著“吉北口”三個字的石碑,對著范三道。

  范三恭恭敬敬的沖著趙文拱拱手,隨后掏出五千兩銀票,“守備大人,這是您的報酬!”

  趙大牛一把將銀票搶了過去,往手指上吐了口唾沫,嘩啦嘩啦的數了起來。

  “大人。數沙人不多不少,正好五千兩銀子。”趙大牛滿臉堆笑,一臉財迷的將銀票交給趙文。

  趙文懶得再數一遍,直接將銀票塞進懷里。

  “行了,那我們就走了。”趙文揮舞著馬鞭,就要離去。

  “哎,對了。我們將你們送到這里,那剩下的路呢?你們打算怎么辦?難不成你們就這樣大搖大擺的往遼東而去?”

  趙文看著范三,疑惑的問道。

  “回大人,我們怎么可能就這樣大搖大擺的往遼東而去,這么多的糧食,萬一被哪個見錢眼開的給劫了怎么辦?

  其實,只要到了吉北口,在這吉北口,自然有人接應我們,來接應我們的乃是大汗麾下最精銳的人馬。”

  范三一臉神秘的道。

  范三這話中還帶有一絲警告的意味。

  一路上,趙文看向車隊那火辣的眼神范三看到不止一次。從趙文的眼神中,范三看到了貪婪。…。

  范三在看到趙文那種眼神之后,心中立馬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恐怕這位守備大人不安好心啊,要趕緊將他打發走,不然的話,指不定會出什么事。

  趙文坐在馬上,沖著范三拱拱手,說道:“既然如此,那就后會有期!”

  范三也急忙拱手道:“后會有期!”

  趙文一甩手中的馬鞭,調轉馬頭,領著士兵,飛速離去。

  范三看著離去的趙文,不由得道:“可惜了,這幾天來,就是沒弄到一桿這種火銃。要是能弄上一桿的話,如果大汗能夠仿造出來,那這功勞可就不可限量啊。”

  趙文領著隊伍,在荒漠化的草原上急速飛奔著。激起道道煙塵。

  片刻之后。123。趙文在一處山坡的背面停了下來。

  “傳令下去,所有人原地扎營。”

  趙文從戰馬上跳了下來,沖著李小三喊道。

  趙文將戰馬的韁繩隨手扔給周老六,自己帶著趙大牛和宋虎慢慢走上了山坡。

  這座山坡說小也不小,說大也不大。倒是能將這五十來人全部遮掩住。

  這山坡距離范三的車隊大約有四五里地遠,只要沒人過來刻意查看,根本就發現不了趙文這支隊伍。

  趙文站在山坡頂上,手中拿著從倉庫取出來的雙筒望遠鏡朝著遠處看著。

  望遠鏡中可以清晰的看到范三的車隊。

  趙文舉著望遠鏡。/

  范三坐在一輛大車的車轅上,一只手拿著水葫蘆,一只手拿著發干的饅頭。

福建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