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被人盯上了(2 / 2)

  李小三騎著戰馬。123。飛速的向后奔去。

  沒過多長時間,那中年漢子便急匆匆的跑了過來。

  “將軍大人,為何忽然停了下來呢?”中年漢子一臉著急的看向趙文。

  他能不著急嗎,現在整個遼東地區都缺少糧食,這批糧食能早一天到,就能救活不少人。如果晚一天到,就會惡死不少人。

  如果不是阿敏、莽古爾泰和多爾袞等人蠢蠢欲動,皇太極絕對會派出軍隊親自押送糧食。

  趙文看著中年漢子,居高臨下,沉聲道:“現在天色已晚,如果你不怕凍死在草原上。/

  現在雖然已經入春,可是天氣依舊冷的厲害,如果不及時扎營的話,很有可能會凍傷不少人。

  中年漢子沒有辦法,只能按照趙文的命令,將大車聚攏在一起,讓這些伙計在這些大車外面扎起營帳。

  這些糧草對于中年男人來說,可是比性命還要重要的東西。

  在這缺衣少食的年代里,人命就像路邊的野草一樣不值錢。

  趙文將親衛營和宋虎率領的那個總旗聚集在一起,扎起了營帳。

  營帳中,一隊隊手持56半的士兵來來回回的巡邏著。

  趙文坐在中央的大帳中。數沙人看著大帳中的眾人,“大牛,你估計這么多的糧食,能有多少分量?”

  趙大牛瞇著眼睛,捏著下巴,緩緩說道:“根據我的估計,這車隊中的糧食不下十萬石。每輛大車按兩百石來算,這總共有三百多兩大車。應該有六萬多石。”

  趙文聽著趙大牛的回答,陷入了沉思,也不知道那中年男人是怎么想的,竟然讓自己來護送糧食。

  而自己只出了這五十來個兵,他就不怕護不住這么多的糧食?

  畢竟五十個士兵,對于這幾百輛大車來說,實在是太少了。

  其實,范正早就給中年漢子說過,趙文手下的兵馬雖少,可是他手中有極其詭異的火器,威力大,能連發。

  趙文打的幾場仗,范正雖然不是一清二楚,可卻知道個大概。

  能憑借著寥寥數人,便能硬抗上千韃子的事,范正怎么能不上心?…。

  再說了,趙文在宣府城外大戰韃子的時候,有不少百姓都親眼所見。所以,打聽起來倒也不難。

  在范正看來,趙文的五十手下,絕對要比邊軍的五百人更具有戰斗力。

  其實,對于中年漢子來說,雇傭趙文最大的用處其實是起震懾作用的。

  從趙文發跡以來,趙文的事跡便在草原上傳個不停。

  那幾場戰役幾乎將靠近宣府鎮的小部落嚇破了膽子。

  那些逃回去的韃子。123。將趙文描述成一個高九丈,寬九丈,會噴火,青面獠牙的怪物。

  尤其是他使用的那些武器,一個個的更是詭異。會爆炸的飛彈,會噴火的火銃,會爆炸的木棍,如同惡魔一般的武器。/

  諸如此類的傳言,整個草原上傳的有鼻子有眼的。

  趙文一聽有數萬石,整個眼睛中爆射出數到光芒。

  “奶奶的,這么多的糧食讓建奴拉去遼東,這些晉商真不是東西。”宋虎聞言,牙齒咬的咔咔作響。

  “這些糧食很快便不是他們的了。”趙文長出一口氣。數沙人緩緩說道。

  夜色逐漸將近,營地里升起了火堆,為營地提供著暗淡的燈光。

  一只貓頭鷹發出凄厲的叫聲,從天空上俯沖而去,它的目光瞄準了一個小山坡上的一只田鼠。

  可就在它即將抓住田鼠時,卻慌張的飛走了。

  一支有著兩百多人的隊伍出現在山坡后面。

  這群人穿著皮鎧皮甲,騎著戰馬,腰間掛著彎刀。

  這是一群全副武裝的韃子。

  這群韃子如同狩獵的狼群一般,靜靜地走上山坡,向遠處看去。

  零星的燈火出現在他們的眼中,那燈火正是車隊中燃燒的火堆。

  。

福建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