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暴怒的崇禎(2 / 2)

  施鳯來不敢抬起頭來看崇禎,但從崇禎的語氣中,他聽到了不少信息。

  此次前來,是禍不是福啊。

  施鳯來的腦袋緊緊的貼到暖閣的地板上,身體也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因為害怕,而顫抖不停。

  崇禎坐在位子上,端著曹化淳為他重新端來的參茶,一口一口的品著。

  他就那樣盯著跪在地上的施鳯來,好久沒說一句話。

  施鳯來頭上冷汗淋漓,可是他又不敢伸手去擦,只能強忍著。

  崇禎放下茶杯,終于開口了。

  “施愛卿,我想問問你,這封八百里加急文書,你怎么看。”崇禎將桌子上的錦帛扔到了施鳯來的腦袋邊上,冷聲說道。…。

  施鳯來急忙抬起頭,撿起了地上的文書。

  “延安府安塞縣高迎祥起兵造反?這,這不可能啊,當今圣天子在朝,怎么可能還有造反的?這一定是假的,一定是假的。”

  施鳯來一瞬間便弄清楚了崇禎找自己而來的原因。

  按理來說,和兵事有關的八百里加急首先會進入兵部,再由兵部送到內閣,最后才會送到御前。

  可是崇禎剛剛登基,生怕現在的這些臣子似天啟年間那樣欺下瞞上,便將規矩改成了直入皇宮。

  崇禎坐在位子上,看著驚慌失措的是施鳯來,冷笑道:“呵呵,八百里加急還能有假?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在八百里加急的文書上作假。莫不是施大人已經老邁不堪,昏庸無能了吧?”

  施鳯來一聽到崇禎這話,整個人瞬間蒼老了十歲。

  這話外之音。123。施鳯來如何聽不明白?

  施鳯來頭上冷汗淋漓,恐怕這個首輔當不成了。

  施鳯來呆呆的跪在那里,一瞬間想起了很多事情。

  年少時中了秀才,全家人都對自己寄予厚望。

  中了舉人之后,整個家族陷入一片興奮之中。

  最后,幸的金殿傳臚,在金鑾殿上高唱姓名,中得二甲進士,選入翰林院。

  直到現在位極人臣,成為內閣首輔。

  可是,這風光還沒有享受盡,便落得如此下場。

  我才當了幾個月的內閣首輔啊,這位子還沒暖熱,就成了如此下場。(施鳯來,天啟七年進十一月進,崇禎元年三月退。)

  一時間。/

  崇禎看著施鳯來,冷笑道:“施大人,我看你身體有恙,不如回家吧。”

  施鳯來呆呆的跪在那里,良久之后,他摘下烏紗帽,放在地上,“臣,臣,臣年邁不堪,老眼昏花,內閣首輔乃是朝廷的中樞,當不得像臣這般尸位素餐之人。臣,臣請乞骸骨!”

  崇禎看著施鳯來,心道:“這個施鳯來倒是個識時務的,既然你這么利索,那朕也不能無情。”

  “朕準了,明天你上道折子吧。朕也好批準!”崇禎淡淡的道。

  施鳯來一瞬間哽咽不已,他以頭搶地,趴在地上,“臣,臣,臣謝謝主隆恩!”

  “行了,你出去吧。”

  崇禎沖著施鳯來擺擺手。數沙人就像趕一條狗一樣,將施鳯來往外面趕。

  站在一旁的王承恩急忙將施鳯來從地上扶起,向外走去。

  剛剛踏出暖閣的那一瞬間,施鳯來嚎哭不已。

  崇禎聽著外面施鳯來的嚎啕大哭聲,冷笑道:“似這等尸位素餐之人,如何能當的內閣首輔之位?若不是朕怕被臣下說朕性薄寡涼之類的話,朕一定會將你拿入詔獄之中。現在,朕饒你性命,你還哭上了,真是不知好歹。”

  侍立在旁邊的曹化淳聽到崇禎這話,心里沒來由的顫了一下。

  登基不滿一年便對內閣首輔下黑手,這種事情一旦傳出去,當然會引起軒然大波。就算事情平復下來,可是史書上卻會留下重重的一筆,這昏君的名頭是摘不掉了。

  整個大明朝,還從來沒有那個內閣首輔在活著的時候掉腦袋的。如果一旦此時在崇禎的手里,被打入詔獄,殺頭的話。

  那這污點一旦留下,可就再也摘不掉了。

  崇禎為了自己的聲譽著想,只好放過了施鳯來,讓他自己上書乞骸骨。

  。

福建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