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大亂將起(2 / 2)

  夜色濃郁起來。數沙人黑暗統治了整片天空。

  天上那輪殘月被烏云遮住,將天地間最后的一縷光芒遮住。

  一片雪花從云端而來,帶著潔白的顏色朝著地面紛紛揚揚而去,企圖用這一片潔白,來改變地面的黑暗。

  雪越來越大,直到最后變成了傾盆大雪,整個天空中布滿了雪花,如同夏季的傾盆大雨一般,向著地面沖去,整個大地被白色的大雪遮蓋。

  干旱已久的三秦大地終于迎來了滋養萬物的大雪。

  可是,如此詭異的大雪,真的是滋養萬物的大雪嗎?

  好久沒有見過如此大的大雪了,這開春以后,一定是一個風調雨順之年。

  如此詭異的大雪,真的會是風調雨順之年嗎?

  無數農戶窩在茅草屋中,身子底下的土炕燒的火熱,看著窗外飄飄灑灑的大雪,枕著來年風調雨順的美夢,睡著了。

  忽然有北風吹來,將地上的雪花又重新卷到天空,再落到地上。…。

  北風吹過沒有樹葉的樹林,發出哨子聲,在這風雪夜中,顯得詭異異常。

  高迎祥騎著馬匹,消失在風雪夜中。

  馬蹄經過留下的痕跡,也很快被風雪重新遮掩。

  ……

  趙文推開房門,身上裹著大氅,走在院子里。

  他看著正在院子里掃雪的李小三,便對著他喊道:“小三,你過來。”

  李小三停了下來,他抬起頭,手中拿著一把掃帚,一臉疑惑的看著趙文:“大人,可有什么事嗎?”

  趙文緩緩問道:“昨夜的雪是什么時候停的?”

  “好像是子時,我也記不大清了。”李小三回道。

  “哦哦!”

  趙文隨意的應了兩聲,便緊了緊身上的大氅,朝著大廳走去。

  大廳中早已被下人放滿了火盆,趙文剛一走進大廳,一股熱浪便撲面而來。

  趙文坐在主位上。123。端起一杯茶,細呷了一口。

  “舒服啊!”趙文長出一口氣,嘴里吐出一股白煙。

  “大人,早飯已經做好了。還請大人移步。”

  一個穿著厚重棉衣的丫鬟走了進來,對著趙文行了一禮,躬身說道。

  自從趙文當了守備之后,也不知道范正是怎么想的,竟然給趙文送了幾個十五六歲的丫鬟。

  趙文本來是不想要的,可實在是拗不過范正,只好將這些丫鬟收了下來。

  趙文畢竟在后世生活的時間長,對于人伺候睡覺穿衣這種事很是反感,有手有腳的,還要像癱瘓一樣,受人伺候,簡直不可理喻。

  于是,在第一天的晚上,趙文便將兩個給他暖床的丫鬟從被窩里踹了出去。

  剛開始的時候。/

  也是,李小穎出身書香門第,他爹乃是舉人。雖然不是什么名門望族,可金舉人,銀進士也不是說說的。

  估計李小穎以前在家的時候,身邊的侍女也有不少。

  現在府里有幾個丫鬟,也好陪著她說說話,解解悶。

  不然的話,整個府里都是些大老爺們,對于李小穎來說,也有些不太合適。

  趙文看著丫鬟,擺擺手,說道:“你讓廚房將飯菜給我端到大廳來吧,外面太冷,我懶得動彈。”

  “是!”

  那丫鬟弱弱的回道,隨即轉身出去。

  趙文的早飯很簡單,一碗稀粥。數沙人一個雞蛋,兩個包子,再加上兩碟小菜。

  這樣的飯菜在后世來說,雖然算不上什么,可對于現在的趙文,倒也吃的津津有味。

  “你吩咐廚房,熬點雞湯,給小穎端過去。前天小穎在雪地里鬧騰了一天,稍微受了一點寒,這幾天身子骨弱,要好好補一補。哦對了,喝完雞湯之后,要趕緊讓她將藥喝完。”

  趙文放下手中的筷子,皺著眉頭對侍立在旁邊的丫鬟說道。

  “都多大的人了,還嫌藥苦。真是的,不喝藥,這身子骨能好嗎?”

  趙文看著退出去的丫鬟,端起碗正要喝粥,忽然瞧見了趙大牛風塵仆仆的跑了進來。

  “大牛,發生什么事了?”

  “大人,那范正來了。”

  大牛話音剛落,范正便穿著黑色大氅,頭戴皮帽子,眉頭緊鎖的走了進來。

  “哎呦喂,原來是范老兄來了,快請坐,快請坐。”

  趙文急忙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招呼著范正坐下。

  范正摘下皮帽子,拿在手中,還顧不得坐下,便一臉愁容的對趙文道:“安塞高迎祥反了。”

  。

福建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