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范兄近來可安好?(2 / 2)

  趙文在源福祥門口沒等多長時間,一個穿著灰色長袍,帶著瓜皮帽的范正一臉笑意的走了出來。

  “哈哈,我就說今天門外怎么有喜鵲叫喚,原來是有貴客上門了。趙兄弟,哦不,趙大人,好久不見啊!”

  范正沖著趙文拱拱手,臉上滿是笑容的道。

  趙文急忙道:“哎呀,范老兄你這是干嘛啊?你這可是折煞我了。”

  范正一把拉住趙文的手,對著旁邊的小廝道:“趕緊上好茶,快去。”

  “哈哈,趙大人,里面請。”

  范正回過頭來。數沙人笑呵呵的道。

  趙文沖著范正拱拱手,笑道:“既然如此,那在下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趙文被范正帶到源福祥的后堂之中。此時,后堂中的桌子上已經擺放好了冒著熱氣的熱茶。

  范正笑嘻嘻的道:“趙大人,請坐。”

  趙文推辭不過,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范正坐在了主位上,看著趙文道:“趙大人不去龍門堡上任,怎么有閑情逸致來我這小店啊?”

  趙文端起一杯熱茶,抿了一口,笑道:“范老兄是真的會享受,這可是雨前龍井啊,不可多得的好茶啊。”

  趙文那里知道這是什么茶,只不過以前聽過雨前龍井乃是好茶,所以信口胡謅道。

  范正看著趙文一臉享受的樣子,哈哈一笑,說道:“沒想到趙大人還挺懂茶的?”

  這哪里是雨前龍井啊,這分明就是雀舌茶啊,只不過范正看趙文喝的挺享受,也沒有拆穿趙文。…。

  雖說這一個小小的守備對于范家來說不算什么,可是多個朋友多條路嘛。既然趙文喝的高興,那現在這雀舌就是雨前龍井了。

  趙文放下茶杯,砸吧著嘴,說道:“在下可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啊。”

  范正笑道:“怎么了?難道還有什么事情能難倒趙大人?”

  “范老兄,你快別叫我趙大人了,聽起來也太膈應了。不如你叫我趙老弟吧,聽起來也親切。”

  “哈哈,如此一來豈不是我占便宜了?”

  “咱哥倆說什么吃虧占便宜?你只管叫就行了。”趙文說道。

  范正撫摸著下巴上的胡須,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叫趙大人為趙老弟了。”

  “嘿嘿。123。就該如此,就該如此。”趙文笑道。

  范正端起茶杯,細呷了一口,隨即說道:“不知趙老弟有什么難事?在下能幫一定會幫的。”

  范正心里也打著小算盤,現在這趙文乃是龍門堡守備。

  范正自己之前就覺得這人肯定不是池中之物,沒想到這才多長的時間,便當上了這龍門堡守備。雖說這個龍門堡守備不是什么大官,可誰能知道他以后會不會再升官?

  現在這趙文乃是最為艱難的時候,現在幫他就如同是雪中送炭。到時候。/

  趙文看著范正,緩緩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藏著掖著了。在下還有一批貨物想出手,我這不是想著嘛。咱們都是老熟人了,我賣給誰不是賣啊,還不如賣給范老兄你呢,你說是不是啊?”

  “難道又是高麗參?”范正的心臟擱楞的跳了一下,當時他參加家主壽宴時帶的那株高麗參可算是狠狠地為他長了一把臉,受到了家主的極力稱贊。這現在要還是高麗參的話,那可不得了啊。

  范正雙手有些顫抖的看向趙文。

  “高麗參乃是可遇不可求的東西。數沙人我哪來的那么多啊。只不過是一些皮貨而已,我想著將這些東西賣給范老兄,換一些銀子,到時候,好有錢修繕龍門堡的城墻。范老兄你也知道,這龍門堡都被韃子打成廢墟了。城墻都被扒了,我一沒錢,二沒人的,我總得想些辦法啊。”

  說到這里,趙文換上了一副極度惆悵的表情。

  范正聽到趙文這話,長出一口氣,是啊,這高麗參哪里是這么容易得到的啊。

  “怎么,趙老弟當這個守備,朝廷沒有給老弟銀子嗎?”

  “銀子?一個人都沒給我,現在整個龍門堡,總共就7個人。現在眼看著就入冬了,我得趕緊將龍門堡蓋起來啊。”趙文長嘆道。

  范正捻著胡須,思索了一會兒,隨即說道:“這貨物不是問題,可趙老弟你想過沒有,這龍門堡修繕起來可要花費不少銀子啊。這老弟光靠這些貨物,能行嗎?”

  。

福建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