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朝廷派人(1 / 2)

  宣府城外,原本狼藉一片的官道,現在卻被收拾的整齊萬分,整個官道上重新鋪上了黃土,看起來頗為整齊。

  從宣府城外十里左右的地方開始一直到宣府城,每隔五十步便栽上一棵樹,樹上綁著紅綢子,看起來喜慶異常。

  與此同時,每隔一里地,便用彩紙紅綢扎一個涼亭,涼亭中備著涼茶。

  “來了來了,趕緊吹起來!”劉長富站在宣府城外十里左右的地方,看著遠處逐漸接近的煙塵,急忙沖著旁邊已經準備多時的樂手吼道。

  一時間,那些已經準備多時的樂手立馬吹吹打打起來,看起來熱鬧非凡。

  劉長富理了理自己的衣服,一臉笑容的看向前方。

  “副總兵。123。你看看雜家,這衣裝可還齊整?”劉長富忍不住心中的激動,對著旁邊站立整齊的呂大梁說道。

  呂大梁激動的渾身都在顫抖,他哆嗦著說道:“劉公公的衣裝非常齊整,沒有任何不當之處。”

  呂大梁看著前方不斷接近的煙塵,心道:“我呂大梁也有今天,哈哈,我呂大梁終于要翻身了。”

  呂大梁在宣府被侯世祿壓了這么多年,今天終于要翻身了,這如何能不興奮?

  趙文帶著宋虎和趙大牛站在劉長富的后面。/

  能不能在這大明朝徹底立足,就看今天了。

  來了大明這么長的時間,趙文還沒有一直建立屬于自己的根基地,這對于趙文來說,頗有些難受。

  趙大牛雙眼圓瞪,目不轉睛的盯著正前方,雙手不停地搓著,呼吸也逐漸的急促起來。

  宋虎到還好些,反應沒有那么激烈,一臉平靜的看向前方。

  在樂手的吹吹打打之下,由東廠、錦衣衛和兵部組成的人馬緩緩而來。

  “下官劉長富,呂大梁拜見天使!”

  劉長富和呂大梁看著眼前的眾人,急忙倒頭就拜。

  這伙人代表著皇帝。數沙人由不得他們不拜。

  站在兩人身后的各個官員與士兵,也急忙跪拜起來。

  趙文本來是不愿意拜的,畢竟在后世,除了跪天跪地跪父母之外,趙文還沒有拜過任何一個人。

  可是,現在形勢比人強,就算趙文不想下跪,也由不得他。

  “圣旨到!”

  一個穿著緋色長袍,留著山羊胡子的中年官員從馬上跳了下來,拿著一卷明晃晃的圣旨,沖著劉長富等人喊道。

  “快快快,趕緊準備香案!”劉長富急忙沖著旁邊的兵丁大聲吼道。

  幾個呼吸之后,那已經準備多時的香案被端了上來。

  魏云中捧著手中的圣旨,高高的舉過頭頂,朗聲道:“圣旨到!”

  劉長富和呂大梁急忙從地上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又三叩九拜,行了一個大禮,重新跪在地上,大聲道:“恭請圣安!”

  “圣躬安!”…。

  魏云中將手中的圣旨緩緩打開,讀了起來。

  “奉天承運皇帝,制曰:自草原韃子入關以來,朕所聞之事,皆乃糜爛千里,百姓流離失所之言,朕聞此言,甚驚。然宣府鎮鎮守太監劉長富,副總兵呂大梁有勇有謀,不懼韃子兵鋒,以妙計屠滅犯我大明之賊,并斬獲無數,解百姓于水火之中。其中,兵丁趙文,更是赤膽忠心,不懼韃子,親領數百兵丁,吸引韃子入城……”

  整篇圣旨繁雜綿長,主要意思就是贊賞這宣府城內的人有勇有謀之類的廢話。趙文跪在下面聽的昏昏欲睡,如果不是他旁邊的趙大牛扶著他的腰,估計趙文早都倒在了地上。

  其實,魏云中這些人并不是來宣賞的。123。他們只是來驗查斬獲的。具體的封賞還沒有出來,估計最快也要等到魏云中等人回到京城之后,將斬獲的韃子頭顱交上去之后,才能下來。

  魏云中將圣旨緩緩合上,笑瞇瞇的對著眾人道:“諸位起來吧!”

  “大人,起來了。”趙大牛湊到趙文耳邊,低聲道。

  “什么?讀完了嗎?”趙文一個哆嗦,從地上站了起來。

  他揉了揉發酸的眼睛,看向前方。

  魏云中將手上的圣旨交給劉長富,笑道:“你們這次可是立了大功啊。/

福建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