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暴行(2 / 2)

  一時間,整個河北狼煙遍地,局勢瞬間緊張起來。無數告急的折子如同雪花一樣飛向朱由檢的案頭。

  “哈哈,這些明人真是廢物。”

  這韃子軍官正是趙文之前遇見的蒙克臺吉,當時他帶領著人馬,準備攻打獨石口,想從那里找尋一個機會,殺入長城之內。

  可惜,遇見了趙文等人。

  當時他帶領的人馬不多,被趙文打的大敗。

  現在。123。他又帶領三千人馬,繞過獨石口,直接從龍門堡一帶殺入長城,為的就是盡可能的掠奪糧草牲畜。

  無數村莊被韃子攻破,他們扔出手中的火把,將整個村莊點燃。他們揮舞著手中的彎刀,向那些手無寸鐵的百姓揮去。

  他們不顧百姓的苦苦求饒,在百姓驚懼的眼神下,揮出了他們的彎刀。

  “噗嗤,噗嗤!”

  彎刀從百姓的脖頸處劃過,一瞬間便被韃子梟首,鮮血噴涌而出。

  “求求你,求求你,別殺我,別殺我!”一個二八年華的少女跪在地上,不停地磕著頭。

  她的衣服已經被撕爛,下體不停地往外流著鮮血。在她的旁邊躺著三具面目猙獰的尸體。/

  “哈哈,明人的小娘子就是水靈!”一個韃子提起褲子,兇神惡煞的怪笑道。

  少女不停地磕著頭,連連求饒。

  “嘎魯,趕緊的,大人要走了。這個村子已經沒糧食了,趕緊的。”柴門外傳來了一個低沉的韃靼語。

  “嘿嘿,這就來,這就來!”嘎魯嬉笑一聲,隨即抽出腰間的彎刀,向著少女緩緩走去。

  少女一臉驚恐的看著嘎魯,不停地往后爬著,“別殺我,別殺我,你讓我做什么都可以,別殺我!”

  少女驚慌失措,臉上滿是淚水和污垢,她不停地求饒著。

  可是,嘎魯對這一切置若罔聞,他揮起手中的刀,在少女驚恐的目光下,朝著少女的頭顱狠狠地砍去。

  “噗嗤!”

  鮮血濺射了他一臉。數沙人他伸出手,向臉抹去。

  “嘿嘿,說什么話呢,我一句也聽不懂!”嘎魯滿臉鮮血,猙獰的一笑,隨即扛起地上的糧食,向外走去。

  少女的尸體在地上不停地抽搐著,脖頸處的鮮血將地面染成猩紅色,空氣中充斥著血腥味。

  少女的頭顱在地上翻滾了兩圈,她的一雙眼睛是那么的迷人,可惜現在卻失去了生機。

  少女終于閉上了雙眼,離開了這個丑惡的世界。

  一時間,無數村莊如同落入地獄一般。整個大地都燃燒了起來,無數道黑煙沖天而起,將半邊天染成了黑色。

  韃子沖進長城的消息飛一般的傳遞著,一時間,無數百姓拖家帶口的向外逃去,可是,他們又能逃到哪呢?

  整個大明這么大,卻沒有一處是他們的容身之地。

  那些韃子離開宣府時,侯世祿也小心翼翼的派出夜不收,讓他們跟在韃子的后面。

  無數情報涌到了侯世祿的案頭,侯世祿看著眼前的這些紙片,揉著額頭。

  “該死的韃子!”侯世祿突然站了起來,一腳將眼前的桌子踹翻。

  。

福建22选5开奖